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我放你走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7-04-05 20:23:21 人气:
编辑按:
    也许是命不该绝。

    姜妮刻意地制造失足坠楼的谋划被一系列的巧合给冲掉了。

    “不幸”事件发生的起因是:她在擦玻璃窗。从十八楼‘不小心”地掉到水泥地面上去几乎是没有生还的可能的,“死者”手里依然紧紧握着的白色抹布、家中的窗口放有的一盆清水、洗衣机旁边的地面上堆放着的尚未来得及洗完的窗帘便是做清洁的证据......若查阅“生前”的身体健康状况记录,“死者”有头晕、低血压及恐高症,故失足坠楼便是再正常不过的推理了。

    姜妮布局自己离开人世正处于最美好的人生阶段,可算是完美无缺的了。那些疼爱自己的人一阵剧痛后只会在记忆中保存着更完美的遗憾与惋惜来,而不会发生知道了事实真象或者看到将来可能残缺的生活后为之长痛。

    但据说电梯是突然停电了,又据说七楼有一户人家从窗口吊一套沙发下去,再据说姜妮不小心掉下去的时候,恰恰又摔到了沙发上,然后随着沙发一起往下掉,又弹到了距水泥地面一米远的草坪上。这些天方夜谭似的巧合破坏了姜妮求不了唯一但求永远的完美计划。

    姜妮从昏迷中醒来时,眼睛上蒙着纱布,头上缠着绷带......她的手感受到丈夫温暖的掌心中汗淋淋的湿度。

    她获知的自身状况是,除了眼睛受伤,其他部位完好无损。

    姜妮是H市建设银行ZQ分理处负责人,她的丈夫江鸿远在市政府办工作,作为被众人看好的年轻有为的后备干部,江鸿远的才干与工作的勤奋度均是无可挑剔的。

    姜妮深爱自己的丈夫,结婚八年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现实生活没有减弱掉对丈夫一丝一豪的爱惜与依恋,她爱他的笑容,爱他的声音,爱他的神态,爱他的身体,什么都爱,爱他吻遍她的全身时颤抖着说的话语:“你是我的小美人!”“是我永远的小美人!”姜妮愿意生生世世都是他的小美人。她一直不要小孩也是不想分散了对丈夫的爱。

    姜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感受到隐隐地不安,女人特有的直觉让她恍惚看到在他们的床上有了第三个人的影子,似乎学文学的女人都具有超强的嗅觉。姜丽从丈夫晚归的歉疚目光中承受着伤害,从丈夫每周一天不正常的行踪中捕捉到另一个女人的气息,从丈夫的爱抚中也能感受到她人的存在......这些像利剑地一样刺穿着姜妮的心脏。

    她太了解江鸿远了,尽管他处事老练,却不属于那种暗藏心机的男人。他们是在全市金融系统的重要会议上一见倾心的,两年的交往后,奉献给对方的均是彼此的初夜,二人的浓情蜜意也是在相互的探求中共成长的。丈夫不是那种对女人的身体产生点有欲望和幻想兴趣的男人,唯如此,他对另外的女人就决不是逢场作戏而是动了真情。

    姜妮不恨那个女人,也无法恨自己的丈夫,她只知道那个“永远的小美人”已经不再是丈夫的唯一了,她只知道属于自己的幸福正在自己的手中流失,她甚至于能够体会到另一个女人也如她这般爱着自己的丈夫。她深深地了解像丈夫这样的男人,感情的闸门一旦放开,便会如潮水般汹涌奔流......

    如果在尚来及之前,做出一个孩子,或许能够把他永远地留在身边......姜妮思考了这样的计划许久却没有付诸于行动。在倾斜的情感上增加其他的比重,有什么意义呢?留得住人,心往他处,又如何?那份伤痛只会更深。

    姜妮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丈夫的事情而毁掉了他的事业与前程,无论是为官还是从事其他工作,他都是一个十分优秀的男人且会不负众望的。

    做不了你的唯一,我就做永远吧,做你的永远便永远地留在你的记忆中了。

    头上的绷带拆除了,眼睛上的纱布取下了。

    “看得清吗?看得清吗?”,丈夫紧张的神情跃入姜妮疼得模糊的眼睛。

    “很清楚的呀,瞧你紧张得什么样子唉。傻瓜,都是我太不小心了,以后再也不会的了。”

    “眼睛痛不痛?痛不痛?”“不痛,一点也不痛。”姜妮歪着头浅笑着望着丈夫。

    一个月后,姜妮把一份签好自己名字的离婚协议放在丈夫的电脑桌上,收拾好自己的衣物,上了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

    “要不要转去市政府再看看?”驾驶室传出一个浑厚的男中音。

    “不必了。心中有便永远存在着。”

    五年过去,广播、电台、报纸不间断地登载一则相同的寻人启示,几乎全市的男女老少都知道了有个双目失明的女人叫姜妮,但始终没有人打听到姜妮的消息,江鸿远已升职为H市最年青的副市长,却孑然一身。

    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