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似水·流年

作者: 曹鹿  发表时间 2008-03-16 19:26:00 人气:
编辑按:
    一晃,很多年了……

    那时的他们正值年少,带着少男少女对情感的憧憬,到如今,镜中的容颜憔悴了,人的心也老了……

    26岁,刚刚完成一份作品。宛词闭上眼用笔在地图上随意勾画,当她睁开眼时,命运的笔尖指向了湘西古城凤凰。

    一星期后她动身独自去凤凰了,那里有她敬仰的沈从文先生的不散的魂灵,有苗寨的别样风情,有反璞归真的文化底蕴,还有,她当时不知道的,在那里有她一生的心结……

    闭上眼,听我来讲这一段故事。

    林宛词到的那天,凤凰有种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韵致。那里的古镇遗蕴和夕阳烟波给人一种恍如昨日的幻象。很多人说丽江是艳遇之城,但我觉得湘西的凤凰是最适合在怀旧的氛围中上演恋爱和抒情的一幕幕皮影的。

    她是萦绕在忧郁文字中的人,她的朋友很多,但她内心的孤独彷佛从来无法淡去。宛词内心深处的忐忑敏感,彷佛期待,又立刻怅若惘失,一如这古镇纵深的光阴……

    一文,也是孤独的,从小数学天才的光环使他不能不层层包裹起自己,尽管他一直是众星捧月,尽管他身边不乏愿意陪伴他的人,不乏愿意纵容他一切的人。罗一文内心表面是满足的,在那遥远的繁华都市里,有他可以展翅高飞的空间,有爱他的人。他的内心深处又是渴望的,一如平静地表下的汹涌岩浆。

    当两个相同的人相遇时,一定会有故事发生;当两个同样敏感孤独而又渴望的人相遇时,那故事一定痛彻心扉,如古罗马废墟上的惨烈和决绝。

    所以当罗一文和林宛词相遇时,当他们穿越时间空间,沧海桑田,在沱江上相遇时,他们一定深深的魅惑。那天的凤凰,下着大雨,整个古城就显得格外冷清,青石板上或是江上,都只有雨水冲刷的痕迹。

    雨中的沱江上此时只有两个人,一文和宛词,他们分别站在两岸,点燃自己的花灯,沉浸在他们所习惯的一个人的世界中,当然这是他们这一生中最后一刻,世界里只有一个人……

    一文所住的清云客栈在沱江左岸,他在右岸;宛词所住的望城客栈在沱江右岸,她在左岸。当花灯消失在各自的视线之中后,两人在沱江石桥上,狭路相逢。桥其实也就是石墩,一般只能容一人通过,两人就站在桥上互相张望的一瞬间,他们彼此一定深深的魅惑和迷离,这个面容恬静儒雅的男子是谁?这个清丽姽婳的女子是谁?一路走来的老朋友?前世今生的约定?

    雨又下起来了,模糊了两人的视线,他们才想起自己要过的桥。雨中两人渐渐贴近,林宛词天生怕水的,此刻沱江也因大雨而汹涌奔流,,当他们走到同一石墩上时,她再也不敢往前迈一步。不知是时间停了,还是两人的心同时凝固。雨越下越大,宛词心一横,走上石墩,这时一文也走上桥了。遥遥雨景中两个影子越来越近……

    “把手给我。”他说道,瞧,多么简洁。她只是看了他一眼就伸出手去,他的手白皙修长,坚定有力。他们眼里有着同样的惘然,多么默契。他紧握着她的手,旋过身子,让这个似曾相识的人走过,背后是滔滔的江水。

    还有没有下文?他们是就这样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还是……?罗一文不知道,林宛词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的是他们同时出现在午夜的酒吧。罗一文去的时候林宛词已经在那里了,她的手中是一杯“黯然神伤”,她幽幽地啜着,目光流转在夜中的沱江上。伤感是与生俱来的,必须有同样与生俱来的人或事才能解开……

    罗一文也选了一个临窗的位子坐下,服务生送来一杯颜色迷离的液体。他是习惯孤独的。很多年他都是独自生活在数学王国里面,有人关心他,但少有人理解他。数学也需要他足够的孤独去思考去演算,更多的时候他是与自己为伴,与自己的想象为伴,不似今天……

    他们俩遥遥相望,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林宛词站起来准备离开,午夜的酒吧只剩下两个人,她和白天桥上碰到的那个男子,气氛氤氲。就在此时,她发现罗一文也站起离开,瞬间消失在夜色中。

    她定定地站在酒吧里,心里竟有些许失落,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她怅然走出酒吧,却突然有种心跳的感觉,他就在附近,他没有走开!她与生俱来的感应。

    猛然抬起头,他,就在她面前。他们的眼中有着同样的默契和一路走来的疲倦,这谋杀了彼此的理智,夜太静,此刻只有他们急促的呼吸声。天哪,让他们拥抱吧。就在那一瞬间,热烈的拥抱化成千言万语,没有庸俗的过程,不需要过程,默契可以代替过程。

    ……接下来的一星期,他们的足迹踏遍了凤凰古城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小细节都如此的对味,他们怕浪费这种情绪的错觉,除了宿命,再也无法用别的办法来看待这对疯狂的男女……但是他们还是不得不离开,他们有着在远方的生活,二十六七岁的人不会再为不可触碰的感情而冲动,他们留下了只有孤独着一路走来的男女才懂得的暧昧。

    我在叹息,我希望故事就此结束,因为现实中没有这样这样的爱情,不如,让他们保存那份莫忘那天,你我之间的怀念。

    然而他们又都回来了,二十六岁的女人还是女人。割舍不下心底最深处那份萦绕的牵挂。林宛词走进凤凰那个古色古香的旅馆,她在开一间房门,门打不开。“我来吧!”罗一文就站在她的身后。呵呵,他像是有感应的,他们其实一直有感应的,只是一直没有相遇而已。“我知道你还会再来”,“我知道你知道的”。瞧,多么默契,现实中的我们就不要寻找这种默契了,太凄艳的感情只会太无常。

    让他们拥抱吧,他们是太相似的人,其间不需要太多的过程。想你的心,百转千回,此刻却不需要一言一语,他要说的她全明白,她为什么再来他也全明白。一瞬间就是永恒。一转身就是山高水长,天涯路远,他们害怕……北京与雅加达,隔山隔海算的了什么呢,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的心灵交流,所以她决定跟他去印尼。

    我心中顿觉凄然,林宛词注定不可能留在那里,所谓大团圆的爱情总会在年华似水中消磨,淡忘……爱一个人的极致就是分离,心中刻骨铭心的伤痕在,心中那份永恒的情感就在。沧海之中,红尘尽头,有时相见不如怀念。

    而且一文和宛词的世界并非只有两个人,还有瑟娜,那个一直暗恋着罗一文的华裔印尼少女。她等了他7年。没有经历的人永远不会明白那种暗恋的苦,不会明白那种沉默的落寞。是啊,我爱你,与你无关。多么超脱,其实这种落寞是只能以超脱解脱的。瑟娜灿烂的笑着,她灿烂的背后是多么难以言喻的伤痕。“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她只能用这种自言自语的方式来表达自我安慰。这伤痕,一文知道,与他心灵相通的宛词不可能不知道。

    爱一个人确实具有排他性,我很残忍的庆幸他们的爱情却没有落入这种俗套。相爱是多么简单的事,一个眼神就可以解决,但是要在一起……北京,宛词决定回去处理好一切事情,然后也许是永远的离开这片土地。雅加达,那里有令她深深魅惑的人。然而此时北京有让宛词不能回去的理由——家中失盗,她千辛万苦写好的作品,不在了。文学,是她生命的一部分。有着心脏疾病的林宛词,昏迷了,在床上躺的太久,她的腿暂时肌肉萎缩了。在身边照顾她的是顾明曦,她的高中同学,一直仰慕她的人……一切的一切,林宛词再也回不去了。当暂时不得不坐在轮椅上的林宛词被明曦推出去散心而不得不放下准备要发出的邮件时,她放下的不仅仅是一封邮件。

    一文还在遥远的雅加达等待着宛词的到来,他变得更加沉默。宛词的电话早已因欠费而停机,他发出的一封封邮件,都没有回音。只要他的课题完成一有时间他就会开车去机场,希望有惊喜的出现。一个月,一年,两年,从希望到失望,从失望再到绝望……

    一文以为,他将这样度过一生,和以前一样与数学为伴。在瑟娜面前他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也不知道她的想法,日复一日……“我爱你。”当这声伴着少女暗恋的眼泪幻化出哭泣时,一文做了一个决定。

    三年后,在明曦悉心的照顾下,宛词终于康复了。他们一起经历了太多太多,悲,欢,离,合,他们之间已经有着亲人般的细腻,也许他们是时候走在一起了。宛词提议去印尼旅行,有些心结是要解开的。

    终于到了雅加达国际机场,云淡天清的环境让她百感交集,不知这一切是否还与三年前一样呢?宛词的面前忽然出现了庞大的玫瑰花车,她惊异地看着明曦。明曦并不是一个只懂利益的商人,他笑吟吟地说:“这10001朵玫瑰,因为你在我心中永远是万里挑一。”他在机场拥吻了林宛词,并跪地求婚。整个机场沸腾起来,很多女性尖叫起来。一瞬间,万次的思维彷佛凝固了,心像眼眶一样湿,她不知自己该不该来到这里。有人举起相机为这一刻拍照。明曦随后礼貌地问那位异国男士能否把照片卖给他,外国人慷慨一笑:“a gift for your wedding by the God!”

    在雅加达的第三天,洗好的照片送到了他们手上,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刺痛了宛词的眼睛。那个她想彻底忘掉的人,那个被她视为心结的人。心里的刺痛告诉她,原来那个人她从来就没忘掉,一直呆在她心底,那是,罗一文。一文的脸并没有正对着镜头,他在看什么?被顾明曦拥吻的自己……

    一文那天是对自己说最后一次去机场,给自己的心一个交代。

    宛词觉得自己要疯掉了,他还记得他们之间,虽然仅仅只有一星期的记忆,却像一生一样缠绵,两个只有一星期共同记忆的人,在这份你我旁人看来缥缈到虚假的情感上有着如此相同的惊人执着和默契,那么他们又有什么理由去放弃呢?因为明曦的温存而在心中找的种种理由一瞬间全崩溃了,她语无伦次地像明曦坦白,然后去了华人街,义无反顾,断了退路。

    罗一文家是雅加达当地华人的望族,很容易就能找到。

    但她要去做什么呢?她,也不知道,也许是想让故事有个完整的结局。多数女人在爱中总是执着的,执着的即使放弃爱,也要找个理由看到撕心烈肺的结局,将遗恨装在心里,陪自己度过余生……

    一文,还在等她吗?

    此时的唐人街一派喧闹。然而对于有些人来说这种喜庆不仅仅是春节。宛词找到他们家的那天晚上,风很冷。那栋唐人街上无人不识的醒目别墅被装饰的格外喜庆。花园的露天酒会上,有人正在宣布着,“罗一文和瑟娜?李,订婚了……”瑟娜脸上娇羞地幸福着,一文脸上挂着淡淡的笑,而宛词呢,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在灯火阑珊处,黯然……

    他们是多么的心灵相通,宛词此刻的撕心裂肺一文怎会感受不到。他转身看到了站在欢闹人群中的的她,瑟娜也看到了她。也许这一刻,瑟娜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也许觉得自己不该是自己爱的人的束缚,所以她转身离开,满脸的泪痕似乎预示着结束,梦……

    一文和宛词还是那样默契,在我看来,三年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有太多的误会要去解释。可是他们只是需要热烈的拥抱和彼此奔涌而出的泪水就道出了所有的牵挂和爱……“我来,就是——”,“给我们一个结局的,我知道的”

    ……

    一坛沉酿的女儿红,三年前一文从湘西带回的,他们由凤凰开始,现在凤凰的女儿红听他们一夜缱绻不尽的话。天亮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文送宛词去机场,离开雅加达。这是已经料到的结局,但心中还是难以名状的空。热带的雅加达,雨,突然下的很大,看不清脸上的泪水,他们似是哭,似是笑,宛词知道这应该是这一生最后一次抚在这张温暖的面庞上了。这个和她有太多相同的人,最后一次真实深切感受着他的温存。还是在机场,只是主角变了,情节变了,于是基调也变了。依稀听见一文说:“就放在心里,永远——走吧,走吧……”没有人知道他说的有多么艰难。宛词点头答应,最后看了一眼一文,看了一眼雅加达,转身离开……这一转身就是山高水长,天涯路远了。

    一文和宛词从此再也没有联系……

    一文陪一直爱他的人走过了一生,给瑟娜幸福是他的承诺。

    想她的时候就闭上眼睛,谁能说她不在身边呢?

    一星期的温柔,她每年也有358天可以去回忆。

    时间走过了深秋,又走过了寒冬,是什么让我们将爱弃而不顾。

    我们沉默着束手,任年华似水流。

    用回忆去幻化美好,去安慰自己,去铭记自己的爱,用回忆错误来给心灵一点解脱。

    我爱你,但就此作别。是一文和宛词的选择,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一个人的极致或是无奈……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