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武汉伤城——一封陌生人的情书

作者: 曹鹿  发表时间 2008-03-16 19:26:00 人气:
编辑按:
    Andy,你好,

    当你收到这封信时,一定感到很奇怪吧!

    请你不要惊讶于接下来一句句你可能觉得突兀的话和陌生的情节。

    请你看下去。

    你从不知道我喜欢你,你从不知道我的这种暗恋,你甚至从不认识我。

    你在我的生活中只是真实出现了10天,在我眼前的时间共计27.5小时。然而你可能,不是可能,是肯定永远无法知道,在我的心里,你始终和我在一起。细腻的回忆着都市浮躁中,喧闹中我们宁静的每一个时刻。黯然此刻充溢了我的心,使我变得太满太沉,甚至连想你都变得如此之累,我担心的是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会因为这种持续而长久的累耗尽所有的精力,再也没有办法这样的爱你。

    爱你是我的权利,虽然你没有义务同样的回应,甚至没有必要知道。我想你一定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吧,是的,这是肯定的。当时有很多的人,我也在其中,都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蜂拥进一间教室,据说有人要在里面免费办一场讲座,据说演讲的人非常迷人非常魅惑,我都没有去在意,我想这,与我无关。只是,那是最后一刻的与我无关。剩下的,都是与你无关。

    现在的我,不想把你的幽默,你的坚韧,你的个性,你的外貌,你的品位与我的感情联系起来。如果是那样,我也没有资格在这里给你写这封情书。如果是那样,只不过是仰慕,喜欢的是你的某一种特质,仰慕的常常是一个人的优秀。对不起,我并非要挑拨些什么。我只想说,不曾暗恋的人,就无法有着这种区分。暗恋,并非能解释。我只想最朴素得说,我喜欢你,有种特别的感觉。

    情节未免会落于庸俗,绝没有荡气回肠,只是,可是,让我不断地想,不能再忘记你,我猜是不想去忘记你。我真得无法记起那个具体的时间,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无法停滞的情感的。也许是我听完讲座后一星期上的培训班的第一节课上,慵懒的抬起头,我看见了你的笑容,听见了你的声音。你说:“来,我们上课吧!”我欣赏的简洁,我喜欢的音色,我觉得可爱的想拥抱的口音。忽然明白这一星期来,郁结在胸中的是什么,勾起缠绵的是什么,突然颠覆自己路线是为什么。原来我只是有一种预感,有一种期待,希望在这里遇到你。你一定注意不到我眼中瞬时流露的欣喜。你要顾及太多太多的人,那是你的工作,我真的能理解,我真的不会因此伤心的。瞧,就是一种特别的感觉,并非那些甜蜜美丽的语言能形容的。

    你不记得吧?呵呵,200多人,你不记得也是正常。我是坐在第六排061号的一个,你想测试一下我们的语言水平,于是从第一排开始,我们坐在最外面的依次被你点起来。我当时很紧张,甚至不想说话,因为我感觉自己的水平和你相差太远,我不想让你知道和感觉到我和你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可是当第四个人问你“do you have a girlfriend?”你立刻说道,“下一个问题!”你脸上的那种突然的羞涩告诉了敏感的我这个真实的答案。不知道你是否相信人的潜能是可以激发的。被这个窥破的秘密振作的我,那天说得异常的流利和丰富,我真想偷偷得看看你的表情。可是你的一句“perfect”让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小幸福中。我敢肯定,如果你看了这封情书的话,一定会不相信的想,会吗?情感似乎来得丝毫就没有过程的。

    请你一定相信,暗恋的感觉,并非需要过程的积累。暗恋的极致也并非只是细水长流的喜欢一个人,而是突然间的爆发而失去控制。

    你留给了我们你的博客,我知道很多人立刻就去过。我没有,我坦白地说,我确实没有。因为那时的我,中暗恋的毒还没有现在这样深,我还想控制着自己。很遗憾,我仅仅抵抗了两天,第三天,我再也忍不住想要了解你更多,迫切想要看到你的文字,因为那样就像你和我贴近的在一起,可以轻柔的聆听你的气息。你一定很清楚的,你的博客开在一家很特殊的网站上,并非所有类型的网都打得开,你一定不清楚的是,那天的烈日有多么毒辣,就像昨天下午那样的。我在大街小巷一家家网吧的穿梭,希望能够找到合适的网吧。当我最终在一台电脑边坐下打开你的博客时,我的手都是颤抖的。

    但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果然了解了你很多,你博文里面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给我一段快乐的梦游。我能发现了我们的相似之处,我会为这种全世界没有其他人会了解和注意的小秘密而什么困难都觉得有希望。虽然这种情绪的莫名高潮过去后,我会失落的在暗夜里无法入睡,甚至有时因为这种虚拟的幻想太甜蜜,觉得没有办法在现实中生活下去。后面的两三次课上吧,我终于知道你常去的一家购物超市,知道了你对咖啡的情有独钟,知道了你肩上来自家庭的压力,知道了你自己的目标,知道了你想去的地方,知道了你房子的户型,知道了你家里的情况,呵,原来我们经历相似,都是来自单亲家庭。原来我们都曾经在家庭的压力中受伤害。这,只是让我更加爱你。

    接下来,你知道吗?因为你对咖啡的研究,神经衰弱的我又泡起了医生几年前就我禁止喝的茶,我又打算开始收集如今很少有人有耐心收集的泉水,雪水和雨水,我又将扔在角落里已久的一套套器皿找出,洗净,陶的、玻璃的……我没有去试着多了解一些咖啡,因为我不想让你感到我是一个强求的人,我知道你一定欣赏缘分。

    茶与咖啡,碧螺春与卡布奇诺,铁观音与上岛,龙井与拿铁,都是永远不会结束的话题,永远不会庸俗的对比,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想象着你品味着咖啡低调的样子,我会自己傻傻的笑,会在自己在睡不着的夜里让茶的清幽荡入整个屋子。在失眠中更清醒地想你。

    因为你想去的地方,我完全颠覆了自己逻辑。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要踏上异国的土地,特别是个抵制去欧洲的人。可是当我知道你计划去剑桥那一刻起我就开始搜索牛津的申请情况和专业,虽然我很清楚,选择那里的话,我就是放弃了去美国或香港得到奖学金的机会,可是有谁知道,我是多么想有一天能和你在伦敦相遇。那时我会对你说些什么呢?呵,原来你也在这里,也许我会让你知道我爱你。

    因为我知道你住在15楼,因为我知道你的户型中有一间房是三面落地玻璃,时而挂着厚厚的窗帘。每当遇到这种房型时,即使我是坐在飞驰的车上,即使我不在那座城市,我都会探头望望那座高楼,哪怕有十万分之一的希望和奇迹你会出现。

    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因为你常去那家超市,在那些日子里,我每天晚上都会在里面出现。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来,所以我从傍晚就一直在附近转悠。我在超市里一遍遍的走着,看着一对对情侣从我身边走过,我感觉我也是幸福的,因为你让我有机会等着你。看了这些,你一定也在竭力回忆吧,那么你还记得我们那次的相遇吗?我在超市里等了你四天,我丝毫不缺乏耐心的相信你会来,因为像你这样单身生活的男人,习惯丢三落四,免不了要多跑几次。在我等待的第五天,你果然来了,推着一个大推车,像是在寻找什么专柜。我不远不近的跟在你后面。“那个,洗发水,那种,最大的……家庭装的”你询问起营业员,原来你是在找这个。我可爱的人,你这时候的错乱无序与平时你的妙语连珠截然不同,然而这还是只会让我更爱你。

    “Andy!这么巧,在这看到你?”如果你还能想得起的话,你一定记得我当时的平静,你一定不知道我内心强压的激动和紧张。你也是一脸的惊讶,不知道眼前的是谁,手不由自主地摸着额前的那缕略长的头发,对了,这是你常做的一个动作,如今我紧张的时候也会这个样子了。“我是Bambi啊,你不是还让我回答过问题吗?”我相信我微笑的很得体,表现得很完美,因为这是我在几天之内期待了无数次的。“噢,是你啊,我记得的。”你假装回忆的样子,双眼像是在远方寻找着什么,也是那样定格在我脑海里。“我正买洗发水呢。”这是你第一次单独同我说话,虽然这样简短,但是我印象还是这样深刻。

    “你一般用什么样的洗发水?”你的略带求助的目光扫过我的脸。

    “你看,我总不知道买哪种好,”那种无辜的笑容只有在你的脸上才显得那样的自然。

    “呵呵,以前都是我妈买,最近我搬出来了真是觉得这些事为难。”我永远忘不了你一抬头给我的那个笑容,灿烂,无奈,孩子气。

    以至后来发生过无数的事,见过无数的人,心底最清晰的始终是那一刻眼神的纯净和明亮。

    我怎会错过这个机会呢,我等了这些天,心里准备了这么多次。于是我借着洗发水与你越讲越多,我们在这座城市宽阔的马路上,漫步着,你一定惊讶于我对咖啡与茶的了解,感慨于我们梦想的相近,暗叹于我们有着共同的家庭背景和对生活的无奈,欣喜于我对摇滚音乐的独特见解,我告诉你我喜欢“the doors”,瞧,多么有个性的乐队。我猜,你却没有感觉到我的个性,至少是那天所体现出来的,与你的相似。冷幽默与敏感的交织,颓废与坚韧的融合,你不知道的,但你千万不要觉得可笑,喜欢一个人如果真得太深,他的爱好和习惯就变成了自己的。明白吗,我在向你坦白,我并非是那个你看起来有品位有个性的人,当然,如果你对此还有一点点印象的话。我一直不想让你知道我是在刻意塑造我的举止,去成为你一直想要的那种样子,因为虽然我是如此的爱你,却不愿让你看到任何的卑微和不自然,那都是你所不喜欢的

    做自己,可是我做得是不是我自己,你能告诉我吗?坐你坐的车,听你听得歌,看你看的小说,我早已分不清哪一部分是你的,哪一部分是我自己的。

    我们谈到了各自的单亲家庭,我甚至忘记了父亲给我带来的伤痛,因为你告诉我你母亲的不易,你妹妹的懂事,你自己的压力,对你父亲的爱恨交加。这些都是你的博客上看不到的,可是你现在却讲给我听,说到小时候没有父亲的你受别人欺负的时候,你看着我,眼圈里盛着某种让我感动的液体。请原谅我的情不自禁,情不自禁的揽着你的肩头安慰你,告诉你我也一样,告诉你一切都会好的,告诉你,紧拥着你……至少这一刻,我是最真实的,没有任何塑造的痕迹。你当时甚至不知道我真正叫什么名字,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不难过,真的不难过,路上的行人看着我们的时候,一定都是带着羡慕的眼光的。

    你在我的手掌上写下了你的手机号码。你还记得我们的对话吗?

    “手伸出来!”你说,

    “???不,你要干吗?”我错愕。

    “别问那么多,拿来就是了。”你懒洋洋的语调,一如既往的简洁。你微笑,然后抓住我的手,认真地写下了132………

    “手机也交出来!”你似乎有点蛮横的可爱,

    “打劫?,你还是抢钱包吧,手机我还要报警呢!”我也学着打趣。你还是抢过我的手机,按下了你自己的号码。瞧,我们交换手机号的方式也是那么特别。

    第二天的课上,我总是想尽量的闪亮,可是你好像没有注意到一样,吃饭的时候,我刻意地坐到你附近,看见你边吃边在打电话,脸上笑吟吟的,看得出来那边的人与你关系不一般。你就这样从我身边走过,就像每天遇到的无数个陌生人之一。我的心猛然下沉,什么话都无法出口,也径直地走过去了。现在想来,我只是喜欢你,这与你做什么事有什么相关呢?与我有关的事,不一定与你有关。

    在你的生命中,像我这样的人,女人,你要经历多少呢?

    我没有给你打电话,因为我忽然觉得荒唐,我们之间有什么呢?也许像我这样的人,每天从你身边走过很多。我想我们的缘分也许只有这么浅吧!我晚上不由自主地又走到那家超市门口,我没有去刻意,也许潜意识只是想为心中这段没有开始的情感做结束。但是,我麻木着腿走进去的时候,你正好出来。谢谢,谢谢你让我又遇见你,丰富了我今天的记忆。

    “你也来了?我昨天忘了买点东西。”你说道,你的脸上分明有欣喜。

    “我也是,来买点水果。”我们的对白都很简洁,仿佛默契的约好了从不需要任何的过渡。“那我在外面等你。”你轻声说,却足以卸掉我所有的决心。你还是对我一无所知,我还是这样义无反顾。

    那天晚上,我们压着马路,你陪我去买包,我知道你最讨厌买包。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不会在哪一家店停留太久,我们才能在暧昧的黑夜里有足够的时间,空间……你可记得,那天我们最后来到一家咖啡店,你要了蓝山,我要了冻顶乌龙。我们讲着老庄,讲着周易,讲着张爱玲,讲着历史上的英雄美人,帝王将相,仿佛多少岁月都在咖啡与茶香气的弥漫中轻描淡写。应该是11点左右吧,你突然看了下表,说:“家里有点事,我可能要先回去了。”平淡的语气,自然的出口。我能说什么呢,我多想问你,我多想告诉你我跟你一起去。可是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我无法开口。

    “那,你快去吧,我想再坐会。”很艰难,但我应该还是微笑在说吧。你一定不知道在你身影闪出门时,我忍不住潸然泪下。请不要责怪我的莫名其妙,我只是有种猛然间被截断的生痛,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仅仅是精神的交流,在现实中,你我还是陌生人。

    只是我那股傻傻的勇气啊。

    第二天,你又好像不认识我了。我甚至怀疑,根本就没有昨天的事发生过,一切都是我太想你而致的幻觉。在课上,你和很多人嬉笑怒骂,可是再也没有看我一眼,如果你注意过的话,你一定知道,我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你的脸。心中又开始空落落的,不想吃,不想做任何事,在街上乱晃着。

    手机响了,是短信,不过我一点也不想看,因为没有我想看到的。我继续在街上晃着,短信不停地来,大概是第五条的时候,我忍不住拿出来看了。竟然全部是你的!!是你的!是你!“你在哪?在做什么呢?”“下午和晚上有时间吗?”“你在哪?我来接你,晚上来我家吃饭吧!”“你怎么不回短信?”

    在几天之内,主宰了我快乐和伤悲的人,我怎么能不回你的短信呢?

    我在中南商厦的楼下等着你,忘却来几天来所有的悲伤,那种特别的感觉在心里扩散着,干吗要想得很远呢?四点的时候我们到了你家。你的家,一个承载着我心中无限温馨的地方,一个不管有多少风雨,我都想陪着你的地方。我真的来了。我用手真实的触碰落地窗上玻璃,因为我没有机会这样的抚摸你的脸。我看到了你那代替了一面墙的书架,翻看着被你摆成S型的古香的书籍。我们甚至打开你的两台电脑,玩起了仙剑,我知道,那是你最爱的游戏,呵,你了解吗,那天你所看到的我的水平,是几天之内速成的。你看出来了吗?

    那餐饭是我们一起做的,也都是我们第一次做饭。你从不在家做饭,天天吃外卖,厨房里连电扇都没有。菜一炒起来,我就大汗淋漓。

    你拿着把纸扇,你没有说话,只是为我摇着。我甚至不敢迎上你的目光,很多年没有见过的那种纯粹的温柔。

    我知道你是个怕热的人,所以想支开你。

    “你也别闲着,切菜去!”我亲密地推着你的肩膀离开,你听话的去摆弄着那些菜。你知道吗,你的样子有多可爱。“Andy,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掐你的脸。”我一边不熟练的应付锅里的菜一边情不自禁道。还记得你是怎么说的吗?你一边在我嘴中塞入一个布丁一边说,“我的脸不是用来掐的,是用来长肉的!”

    那餐饭我们做了很久,只记得已是万家灯火亮起时,我们还在你的厨房里打闹着。一个个菜被我们做得惨不忍睹,只有几个青菜可以吃。我早已不记得被煎焦的鱼和被烧坏的红烧肉的味道,可是我至今记得那餐饭的味道。我们依然谈笑风生,妙语连珠,偶尔有点故意的争执,我是真的快乐啊,虽然这快乐是你主宰着,我只是有时候有着使用权。其实我真想知道你的想法,可是我又是多喜欢当时的幸福,丝毫的不想去破坏它。在你送我回家的路上,我还是,什么都没问。

    我想,你也可能说不清楚什么意思,很多事,并非我们能解释和定义的。

    第二天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以为,我们现在至少是朋友了,我想去跟你说点什么,同时也期待着你会说点什么。可是,你匆匆拿着包走了,匆匆,匆匆,我最深刻的印象。除了远去的身影,什么都没有留下。你不知道,你的眼中,如果能映着我的脸,满是失落。

    从头至尾,不过十天,你还是不了解我的任何事,甚至不了解我真实的名字,我们的交往中Bambi已经足够了。呵,Bambi不过是个英文名,是一个代号,没有多大感情色彩的单词。我来自哪里,我多大,我现在是做什么的,世俗爱情男女的一切必要了解,你全不知道。

    你知道的是,我们有共同的爱好,相似的个性,靠近的理想,我们分别爱着茶与咖啡。

    如果这也算爱情,它是多么不食人间烟火啊,不能在这世上生存。

    我给你发过一封封邮件,也偶尔收到过你的回复。但你显然不知道我是谁,邮件举目一望,满是陌生的客气。我在你的博客上留过言,我悄悄的提到过咖啡与茶,提到过我们相同不幸的单亲家庭,我提到过你想去的地方,我提到过很多很多,可是你从没有过回复。

    你知道我第一次收到你回复的邮件时那种惊喜吗?你想起来了!你终于想起来了!你会说些什么呢?我期待着。可是点开看到的是,寥寥数语,三言两语都是学术上的内容,你好和谢谢触目惊心。

    这种情况下,我没有给你发过任何的短信。因为我要保护我心中属于自己的那段过程和幻想。我很怕发送键按下后,有着我不能接受的现实。你可能不相信,我手机的草稿箱中满满的存着写给你的短信,只是一条都没有发出去。

    世界上没有什么暗恋一个人,而不知道他的任何消息更可怕的事了,每天的心都是空的。看到的任何东西都是虚弱的。

    亲爱的,我现在真的累了,我真怕很快就会精力耗尽而不能再这样的想你。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你的生活有哪些变化,是否有人能让你感到不寂寞。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不管你以后会怎样。我那傻傻的勇气,我所承受的一切思念,都不用你来偿还什么,更不是要和你交换这样的情感。

    亲爱的,你可以在我眼前消失,你可以和你最爱的人手拉手出现在我眼前,你可以与我隔山隔海,从此再无音讯,你可以说我爱你,但就此作别,你也可以……

    虽然,想你的心,百转千回着,虽然常常有想去找你的冲动,可是,我想,这不必了。就让我记得,希望你也记得,也不为谁带来什么麻烦。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就要在一起。你也可以不知道,不了解。喜欢你,这全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亲爱的,如果这爱是误会,请答应我不要让我知道。

    亲爱的,我真的没办法写下去了。我脑子里全是你,叫我怎么有心思写呢?

    亲爱的,匆忙人世中,我从没怀疑过我的这种选择。

    亲爱的,这是一封你永远收不到的情书,所以我才把所有的爱刻在这里,所以我才把所有的暗恋展露无遗。那么,如果有一天,你我再相遇的话。我一定会对你说:“别忘了那天,你我之间。”

    而你,会对我说些什么呢?

    ……

    ……

    如果你能想起的:Bambi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