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一瞬间,却已是万水千山

作者: 夏晓夜  发表时间 2008-03-18 22:35:10 人气:
编辑按:
    题记:今生我是来还债的。我还了你的,你却又欠了我的。来世,你要怎么还?

    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谁也不欠谁的。

    十年,一个瞬间。十年,恍若隔世。

    只不过是十年,只不过是十年,你已完全认不出我。你也不可能认出我。

    改头换面。改名换姓。十年前的我,死在他人的记忆里。

    你站在我对面,礼貌地对我微笑。而我,却看着你,失去表情,无法言语。

    已然成为中年男子的你,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我怎么可能忘记,怎么可能忘记,这个男人的脸,眼睛,眉毛,鼻子,下巴……

    那曾是我认为最美的风景。美得让我的心隐隐犯疼。

    当你对我怔怔的眼神开始露出困惑的表情,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回你一个淡淡的微笑,目光还是没有从你脸上移开。只是我的眼神里,开始有了内容。你捉摸不透。

    你不会知道我似笑非笑的嘴角那抹似有似无的嘲弄从何而来,你不会明白我深遂的眼眸里蕴藏了多少翻涌的情感。

    所以,我痛恨你不安而无辜的脸孔。

    那样的无辜,于我,是致命的残酷。

    只得庆幸,十年后的我,学会了理智和掩饰。再痛,也可以不动声色。

    “祁先生,非常抱歉!因为个人原因,我无法出席我们的合作,再次为我的失信表示深深的歉意!但是为了不让您的计划落空,我找了我朋友夏辰小姐代替我成为你租用的妻子,不知道您可否接受?”

    呵呵,祁然,从未想过你会落迫到这种地步,居然“租妻”应付家人。

    我以为我的退让和成全能让你幸福,未想,你却辜负我十年的隐忍,辜负我一生的企盼。

    要我,怎么样,怎么样才能不恨你?

    惊讶过后,你毫不介意的笑笑:“没问题,但是你可得保证她不再像你一样临阵放我鸽子了。”

    洛洛仿佛获得大赦,连连拼命点头允诺:“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那种情况发生!您放心!”

    我面无表情。

    当初心软决定帮她这个荒谬的忙时,谁会想到对方竟是你。

    上天冥冥之中给我们安排十年后如此一遇,是我曾幻想过万千重逢版本中没有想到的。我还没来得及想好如何去接受这一事实。

    你,租用的“妻子”是你旧时的女友。而你,却很不要脸的毫不知情。

    这一次见面,我没有说一句话。

    我只是微笑或者没有任何表情,对于你们谈的条件和要求,我仿佛视若未闻,又仿佛沉默认同。

    洛洛十分紧张地不时看我的脸色,生怕我会突然变卦。

    朝夕相处了六年,就算她不是很了解我,也知道我随时拒绝是很有可能的事。

    一直到咖啡完全冷却,你们也没有继续谈下去的理由,只好起身道别。我也没有表态。你用很古怪我的眼神看着我,欲言又止。终是没有开口,转身离去。

    我的目光追随着你的背影,直至你消失在拥挤的人流里。你可感觉到,那一道沉黯的力量,紧紧贴着你的背?你可知道它来自何方?

    洛洛小心翼翼地问我:“夏辰,你要是不愿意帮这个忙可以说,大不了我赔他那笔失约费。你不要这副吓人的样子好不好?”

    “洛洛,我认识他。”

    她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平静的我,发出一声惊呼。

    “他是我前男友。”我的声音,不紧不慢,没有任何起伏。

    她失声尖叫:“怎么可能?”

    “他不认识我了。十年前,我死过一次。十年前怡安公司那场大火,唯一的一个受害者就是我。容颜尽毁。公司为逃避法律责任,花巨资给我整容,又给了我一大笔补偿费,但是让我签了一份协议,隐瞒有人受害这一事实,不得上告。当时的我,早已一无所有,对生活、甚至自己的生命都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我就默然接受了。现在的我,与十年前的我,没有人会知道是同一个人。早已面目全非,名字也不是真的。”

    “我隐姓埋名,也埋葬了所有的过往。我以为,这辈子,我们将不再相见。所以,我把所有过往都遗忘。”

    “然而,见到他的那一刻,所有的,又复活了。十年了,我还是那么清楚地记得他的眉眼,他的神情,原来我从来就不曾忘记过。”

    “洛洛,你知道吗,见到他,我有一种仿佛又要死掉的感觉。”

    “这就是命吧。我这一辈子,注定被他牵着走。”

    十年.不接受任何一个男子的心意,无视他人的猜疑与嘲讽,难道我只是在等待,等待十年后这一邂逅?难道潜意识里我还是认为我们会有一天重逢?

    多年以前,曾经玩过一个命理测试。测试说,我前世欠你的情债,今生是来还债。

    于是,我就信了。

    十年前逃过那场死劫,侥幸存活。也只因为,欠你的,还未还清吧。

    “祁先生,很抱歉。我想我无法完成这份交易。那笔爽约费,我来付。”

    你看着我的眼神里,却并没有多少惊讶的成份:“早就料想会有这种结果。”

    “不过,我有个建议,你完全不毕耗费钱财与时间去“租妻”。只要你愿意,一个小时的时间,拿着你的身份证和我的身份证去民政局,领一张结婚证。只不过是一张证书,我们还是不相关的人。如果你觉得这样太冒险了,会给你带来某方面的损失的话,完全可以不理会。我只是提个建议。“

    我只是微笑地看着你,等着你的接下来的反应,眼里那些许的挑衅,是用来掩饰我此刻慌乱的心。

    我想了三天,决定跟你赌一次。十年前的愿望,就是跟你成为法定的夫妻。现在,我只是想可以抱着那份有名无实的证书入眠,可以自欺欺人地以为拥抱了我等待已久的幸福。如此卑微的爱情。

    你沉思的动作依然没有改变,还是用右手的食指深深按住太阳穴,来回摩挲着。很久很久以前,我总是喜欢撑着下巴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你这个动作,内心泛起无限的柔情。

    并没有让我等待太久,你淡淡开口:“我已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我接受你的建议。”

    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那么颓丧而悲凉的句子。是什么让你变得如此颓败?

    你的家人,我早已熟悉。只是十年光阴的改变,也有些许的陌生了。

    小你三岁的弟弟,他孩子都有五岁了,生得挺俊俏可爱的。假如现在的我,也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该是多么幸福。

    我大方得体的表现,让他们很是满意。

    你的爸爸责怪你,怎么结婚了也不跟家人说一声,再忙也得办个酒席。

    他一如既往的慈祥,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上深深浅浅的沟壑。他是真的很老了,你已三十好几了他还未看着你成家,始终未放下心中那块石头。你太不孝顺了。

    回你房间休息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你床头柜上摆放的相片。

    灿烂如花的一张脸,有着咄咄逼人的美。她眼里不变的明媚与骄傲,十年后的今天,还是会刺得我眼睛生疼。

    那应该是很多年前的照片了吧?你们是因为什么事离开了呢?为何现在还把她的相片摆放在最醒目的地方?直到现在,你还是会在深夜时梦见她吧?我很想知道,在被她占据了你大部分记忆之外的那一个小小的角落,有没有,有没有一丁点一丁点哪怕只是一粒尘那么大的位置是我的。

    你主动对我介绍照片的主人:“我前妻。六年前去世了。”

    前妻。你们果然,果然没有浪费我成全的美意,果然,比我幸福,即便短暂,也足够你一生回味了吧?

    “忘不了她吧?”明知故问。

    “怎能忘得掉?”

    你看着她的眼里,满是温柔与深情,仿若深不见底的汪洋,永远都不会干涸。

    曾经,我也拥有过你如此注视,只是,你看我时的柔情可有像看着她那样深?

    “可以说说你们的故事么?”

    明明知道,你们之间的一切,都是我的伤口。

    “我这辈子,欠两个女人的。一个是她。六年前,我被人诬陷,惹上官司。她为证我清白,瞒着我,到处千方百计寻找证据,甚至找到诬陷我的人,跟他谈条件。这一切,我都是在她死后才知道的。她是自杀的。为了我,她付出了她的贞洁。

    “这辈子欠她的,永远都还不清。”

    祁然,得此女子,不知道你积了多少世的德。或许就是因为你太幸福了,遭到天嫉,上天才会把你的幸福残忍掐断。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叫艾艾吧。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恨过她,甚至不忍去嫉妒过她。因为从看见她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她对你的爱,绝对不会比我浅,我也知道,她比我更适合你。

    “那另一个呢?”

    问这个问题时,我很自作多情地认为,另一个,应该是我吧。

    “另一个,是遇到她之前,我的女友。很善解人意的一个女孩。”

    原来,你也未曾忘记过我,原来,在你的心里,也还有那么一小块位置是属于我的。只是,你是因为心怀愧疚才忘不了吧。

    “她是为成全我和我前妻才离开我的。也正是她的离开,替我作了选择。”

    是吗?是因为我离开之后你才做的选择吗?那么,如果当初,我自私一点,你是否会留在我身边?呵呵,就算留在我身边,心里也还会想着她的吧?

    “据说她后来结婚了。后来就再没有过她消息了。不知道现在的她,幸不幸福,希望是很幸福的。那样,也可以减轻一点我心里的愧疚。她是那么坚强的一个女子,就算没有我,相信她也会活得很好的。”

    原来,坚强,才是我的致命点。太会为你着想,太会把心酸的眼泪装进肚子里,所以才让你心安理得地认为,即便你没有兑现你的任何承诺,即便你爱上了他人,我也可以微笑承受。

    我不愿再听你讲下去,假装睡觉。眼泪却无声滑落。只是你不会看得见,就像你从来都不会看得见我的悲伤一样。

    其实爱情里,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当初我的成全,并不是因为我伟大,而是因为无法接受你的心里,装着别人。与其和别人一起分享你的爱,不如全部让给她。为你付出、隐忍了那么多,再隐忍一次又何妨?代价不过是我一辈子的幸福,可是换来的是你还有你爱着的她,一生的幸福,让你幸福,是我今生最大的愿望。我可以把你的幸福当作是我的幸福。笑着把泪吞进肚子里是我最擅长的本领,伪装坚强,伪装快乐,是我最大的本事。

    离开你家的路上。你说:“夏辰,遇上好的男人就不要错过了,嫁给他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你也不小了。”

    我看着你,半开玩笑地说:“我已经遇上了呀!我不都已经嫁给他了吗?”

    你笑笑:“我们的证书,只要你开口,随时都可以注销。”

    我却收起脸上的表情:“能给我幸福的男人,已经是别人的人了。我拱手让人的。”

    你也不再说话。一路上,我们各怀心事地沉默着。

    不知道,你是否在想曾经把你让给别人的那个女子。

    不知道,如果你得知她并没有如你所想的过得幸福快乐,你会怎么样?

    一句再见,结束我们的沉默。然后各自转身离去。

    我却突然叫住你。

    你回过身,问我还有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一路上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我很好奇,如果你再遇到你前女友,而她还是一个人,你会不会她在一起,哪怕只是出于想补偿她?”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很平静。对于你的答案,我很期待,却不紧张。

    很显然你没有想到我会问这样的问题,或许你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天。你站在我三十步远的地方,沉默许久。我看不清你眼里的表情,无从猜测,你此时的心情。

    时间仿佛静止在我们三十步距离之间,安静地定格。

    许久许久,你淡淡说:“我给不了她幸福了。我欠她的,今生是还不了了。”

    祁然,你不是还不了,你是不愿意还。你不是给不了她幸福,你是害怕给。

    十年光阴,已是沧海桑田。你再不是原来那个祁然,而我,也早是死过了。我们之间相隔着的万水千山,此生都无法逾越。

    既然不能相濡以沫,那么今生,我们就这样,相忘于江湖吧。

    什么都不必再说。

    “再见。”

    “再见。”

    再见到,应该是来世。

    来世,我要你先还你欠我的。来世,我会和她争到底。

    来世,我们再也不要谁欠谁。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