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如是你爱,请你放开

作者: 雪秦  发表时间 2016-08-31 14:57:51 人气:
编辑按:
    阿杜在天桥下唱着《撕夜》的时候,我在七道堰街上成日听远叽哩咕噜地念叨Jay的《半岛铁盒》。

    长头发的男人总有一种美,比如年轻时的齐秦,比如《东京爱情故事》里的三上。CD盒封面上的阿杜略侧着脸,几绺发丝随风拂漾着脸庞,似隐含着一丝笑意,眸子里却透着一丝忧伤。

    我发了疯地喜欢上他那沙哑的嗓音:ANDY,活着是不需道理;我一个人住,点着蜡烛,眼睛模糊;就走破这双鞋,我陪你走一夜……

    1

    很多时候,我们是凭着内心的信念或是一份自欺的爱情孤独地活着。

    但是,有总比无好。至少,那证明我还是我。无论走到哪里,有些痛感虽然自找,但我还能安慰自己:我就是我,不是你眼中的那个我,也不是大街上行色匆匆不苟言笑的那个我。

    “上天给了你一株茂盛的身子,所以你只能做一间温暖的树屋!”

    我笑。“你呢?康晴是什么意思?”

    健康、阳光,多有诗意的名字,我想。

    感谢163的风花雪月聊天室!

    2

    健从死党江那里要到了我的电话号码,回成都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打电话。

    晚上,我赶到河边。临近一看,原来除了健那壮硕的身子外,还有两人。细细一瞅,那女的名蓉,我认识,是江的老婆的唯一闺蜜。她的前男友是河市镇上的一哥,好象还拿过56公斤级散打冠军,听说后来进局子了,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健有点高兴的过了头,一张嘴老半天合不上来。反复地说着得有十年不见了吧,一边不停地劝酒。

    三杯啤酒下肚,我脱下外衣。蓉向我端起了杯子,对着我的紧身黑色毛衣瞅了瞅,调笑道:看不出来,你居然有如此发达的胸肌。

    健与另一朋友闻言大笑,我只好跟着讪讪地笑。

    临走时,健再三叮嘱我没事就给他打电话,常约一处耍。我点头,推着单车欲走,蓉拉住我,问我要电话号码。

    “我这儿有,回头我告诉你就是了。”健在一旁招呼道。

    3

    “树,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的女朋友啊!”一个女声嗲声嗲气地在电话那头说道。

    “再问一遍,你到底是谁,不回答我立马挂了。”

    “莫挂莫挂,是我,前晚一起喝酒的蓉。”

    哦,原来是她,我虽然感到略有些意外,但也觉似乎预料之中。毕竟,我所识的女性里,只有她有这种鬼精气了。

    蓉在华西院校读书,离着我就几条街的距离。那通电话之后,几乎每晚都喊我陪她出去逛街。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