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您的恩情 似三月的雨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4-09-12 11:35:28
人气:

    浓浓的亲情、诚挚的友情、迷离的爱情伴随着岁月的年轮转了三十七圈,转出了一个难得清醒的“我”,糊里糊涂的日子里,总爱穿越时空回归到那些快乐而单纯的笑靥上,依稀仿佛中重返多姿多彩的学堂。看看那里的风景是不是依然清晰的模样?瞻仰记忆中那一组组不朽的雕塑群像!

    汤圆汤圆 还是那么圆?

    二年级新来的语文老师,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嘴,圆圆的身材,笑的时候不黑不白的脸上有两圆圆的酒窝。就因为这两酒窝的一点点可爱,才没有被一个坏坏的小女生叫出更难听的绰号。汤圆,这名就跟定了老师您!

    音乐课(应该叫唱歌课才对吧),您让同学们不断地唱《学习雷锋好榜样》《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小小镙丝帽》,大家拼命高歌,一个调皮的小女生也不例外,可是当您站在这小女生旁边仔细倾听时,她故意把嗓子压得低低地,来来回回几个回合,您笑了,那小女生也诡秘地笑了。下课的时候,您宣布:“草叶是本班的起歌委员!”可把那小女生乐得害羞!

    飘雪了,早晨上学的时候地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家家户户房屋的檐下挂满了长长的冰凌,树杈全变成了冰冻着的枝条,如果有大一点的风刮过,冰枝会断落不少。小孩子最喜欢这样的冬天!可以在穿村而过的冰河上面行走,可以在庭院堆很多高高的雪人站立,还可以敲碎家中水缸里面的冰块偷偷地含在嘴里、、、、、放学了,雪地融化了一点,穿着厚厚棉靴的小女生站在教室门前发呆,“小精怪!来,我背你回去”。汤圆您的话音未落,小精怪已经斜挂了书包等着老师您弯腰。回家的路只绕过一座村庄、穿过一条河流,实在是太短,一会会儿就到了。

    雪地的冰一天天在变薄,屋檐下的冰凌一天天在缩小,冰枝也一天天褪去晶亮的外衣,小女孩每天都穿棉靴上学而故意忘记带雨鞋,“老师,您从我家门前过的时候,让我奶奶送雨鞋吧?”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汤圆老师您总是笑笑什么也不说。在汤圆您的背上,那个小女孩渡过了一个飘雪的冬季!好暖和的冬季噢!

    仙女仙女 印痕还在吗?

    启蒙老师是一美女,听大哥哥大姐姐们说因为太美了一直嫁不出去!不懂!男人都是笨蛋!如果我是男人看她一眼就要娶她!话虽如此,草叶却狠狠地咬了她一次!

    妈妈要去外婆家,草叶要跟着去,请假您却不许,不许不会跑吗?跟在妈妈后面哭喊着追赶,仙女您却也追赶上来,一把抱住那不听教诲的小女孩。踢呀踢呀推呀推呀,您还是紧紧地抱住不放,伸出指甲本想抓您的脸,却看到了您黑葡萄般幽深的眼睛,小手指是收回来了,尖利地牙齿却对着您搂着脖子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下去,看您放不放?还是不放?咬着也不放!哭闹得累了,妈妈也走远了,松开牙齿,您白白的胳膊上两排深深的齿痕是紫色的!那是一个风轻轻地吹,水蓝蓝的碧,杨柳在河水中袅娜地照影子的清凉夏季!

    中学的校园重见您美丽的倩影时,听说有个在教育局工作的骄傲青年娶了您!心里好欢喜!虽然初中三年您并不是我的科任老师,但每次送作业到办公室,您都会对我露出一脸好看的笑,办公室的男女教师也总是出其不意地摸摸我的头拍拍我的脸,让人羞得象做错了事!那天晚自习,我捂着胃做作业,校长(我班的语文教师)让我出去,您和我初二时的数学老师站在外面,您说“又没回家吃饭吧?胃疼了不是?这样子咋行?”。跟着您走到您的寝室,窗边的书桌上摆着我最爱吃的西红柿蛋汤,还有白白的肉馅包子四个,一碗米饭,两个煎蛋。三下五去二,汤和饭解决掉了。两煎蛋在两老师的“威胁利诱”下咽下了。肉包子在两老师的“软硬兼施”下打包上路。学校到家步行五里!那一年我十五岁。

    工作后再见您时是在我的产房。倔强的草叶不想留下疤痕拒绝剖腹生产,十八个小时的疼痛让弱小的生命差点葬身胎中,为了抢救没有呼吸没有哭声的孩子,院方通知备五千元紧急抢救,夜半拔响仙女老师您家的电话,不到两小时,您的先生把钱交给了医院并和我的朋友一直守候在我的床前。第二天清早,您提着已经炖好的鸡汤和冲好的蛋花花,用您已经不再年青的手一口口喂进您学生的口中!该死的草叶啊,竟然没有感动得痛哭流涕!只盯着岁月在老师您脸上抹过的痕迹!那一天是公元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冬月二十四。天空飞舞过雪花!

    洋婆洋婆 絮叨的婆婆?

    大学的班主任是个和颜悦色的矮胖妇人,据说因为她的和颜悦色吸引着别人的老公“抛妻弃子”成了她的老公。这在三十多年前的过去不仅少见而且不易被人接受,因之和她的姓氏“杨”连在一起,混淆出一个谐名“洋婆”。“洋婆”并不教我们的课,只是当一个管家的婆婆!

    入学的第一天,一个同班的“老女生”抢了我的床铺,把我的铺盖搬到另外的地方了。有人小声地说她的叔叔是我市负责毕业生分配的人事股长,言下之意我惹不起,就凭她的叔叔?可笑!当官有什么了不起!“你怎么抢的就怎么给我退出来!”“不退你怎样?”“用你的方式还你!”“你敢?”“你看我敢不敢?”正争吵着,“洋婆”带着一群“打报告”的同学进来了,大概看咱个小吧,“洋婆”先要我让她,我不让!要她让我,她也不干!我说:“你有没有脸啊?抢别人的床位也不害臊?这么大了欺负小同学!”她没有想到我会在老师面前如此奚落她,脸红一阵白一阵地气得发抖,我装作若无其事地“开溜”,至于“洋婆”浪费了多少唾沫说服她“床还原主”大家从未提起过。

    三年的大学生活,“洋婆”给了我很多特别的关爱,为了看小说,我经常只呆在图书室而不去教室上课,为了打羽毛球,我也经常找僻静的地方和好友一起练习而不去上课,为了看印度和巴基斯坦的爱情大片买一张票在电影院连看四场,为了学跳健美操也经常旷课。每天要查二遍学生数的“洋婆”您总是用怜惜的眼光看着“我”撒谎找各种没上课的理由。学校成立诗歌创作会,您说我们班草叶参加,举办报刊设计大赛,您说我们班草叶参加,组织演讲您说我们班草叶参加,举办歌会您说我们班草叶参加、、、、、、每次看着您的眼光,草叶的心就会很安静,就会很自信,就会闻到阳光的味道!带着阳光的味道,草叶离别了“絮叨”的您,那是上一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六月天!

    

    因为有“您”的呵护,有“您”的关注,有“您”的怜惜,草叶有了一棵坚强而乐观的心,有了一份植根于沃土的深情!

    老师:您好吗?!

  

责任编辑 彧儿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