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小小淑女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4-12-09 20:57:40
人气:

    故去的爷爷如果在天有灵,一定会高兴得象孩子一样仰天长笑,因为在他的后辈中终于出现了他期盼已久的淑女!

    不知道爷爷为什么总想把我们姐妹几个调教成淑女,淑女是调教出来的吗?在我们儿时的思维里淑女首先是漂亮可人的,是天生丽质的,仅此一项就让我们有那么点惭愧,虽然长得不算丑但是距离美是遥不可及的。然后我们还错误地认为淑女是可怜可笑的、装模作样的、被人欺负的、没有玩伴的、只配躲在一旁看热闹的笨笨的女孩!所以我们当不了爷爷希望的淑女也不想当淑女!

    妹妹的孩子三岁半,生得眉清目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会说话似的,眼角微微上翘,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灵巧的小鼻子也是微微上翘,小小的嘴巴红红的润润的,一张瓜子脸略带点圆形,怎么看怎么美,白白的嫩嫩的脸蛋如缎子般光滑,如鸡蛋清般透明,恍若用手指轻轻一弹就会碰碎渗出血液,微微一笑时眼睛象两弯新月,两排珍珠般的小白牙若隐若现、、、、、在车站看到她的一刹那,我呆了,“淑女”两个字以火箭升空的速度进入脑细胞。虽然妹妹在电话中已多次描述孩子的小模样,但是在我一年一次的记忆中只知道那是个爱哭的小贝贝,妹妹每次来度假,我都会有几个晚上被吵得失眠。在出站口,两检票员说哇这小女孩又来了。妹妹很奇怪,不是一年才来一次吗?不会是认错人了吧?检票员竟说:这小女孩充满了灵气,让人过目不忘。闻此言我摸摸额头-----还好没发烧!只有点晕!瞬间我产生一个念头,想办法让妹妹把贝贝留下!

    小时候爷爷常让我们围着桌子吃饭,爷爷说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才有气氛,爷爷说女孩子家要象个淑女,“吃不言”,吃饭要文文静静地吃,筷子不能在菜里面挑来挑去,吃饭时不能有吃的声音,要细嚼慢咽,我们假装听着,却能开溜就开溜,如果谁跑慢了在爷爷的唠叨中吃饭简直就是活受罪,哪来的那么多破规矩?

    贝贝吃饭喜欢喊大家都到齐了再开动,贝贝吃饭安安静静地吃,贝贝吃菜一点点轻轻地送到嘴里,贝贝吃的时候听不到声音,贝贝吃鸡腿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拈着、另外的指头翘着,咬一小口后放到自己的小碗里,吃完后再轻轻拈着再咬一小口、、、、、贝贝吃鱼将鱼刺轻轻地抿出来,用手拿着放在桌上、、、、、额头上流汗了,贝贝抽出一方纸巾,铺开来用小手在额头上轻轻地醮,然后折叠一下再轻轻擦脸,再折叠一下轻轻擦脖子、、、、、她做这些动作时一副旁若无人的神情。看得我发呆并不断与妹妹交换奇怪的眼神!

    爷爷说女孩子家要“睡不语”,临睡觉前不能叽叽喳喳说话,要安安静静地入眠,我们却常常讲学校的趣事不到疲乏不能进入梦乡。而且很多个夜晚还要脚底抵着脚底比谁的腿有力!比谁的腿修长!

    贝贝休息前很安静,不说话。她看电视看得入迷,坐着小凳子,手肘放在膝盖上,双手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也不眨,看到动情处,会流下几滴清泪;她听歌听得入迷,竖起耳朵,眼睛似在沉思,不知是在听音乐还是在记歌词,听到美妙处会微微的笑。看多了听多了,睡到半夜,怀中的“小绵羊”突然模仿着念出了恐怖的电视广告-----“我和僵尸有个约会”,还没等我们完全清醒,贝贝又来了一句:“我喜欢马小玲,你呢?”打开灯看,小贝贝睡得沉沉地,发出着均匀的呼吸声、、、、、如果不是夜深人静我一定会放声大笑!去超市购物,她听到《冲动的惩罚》这首歌,一边走一边合着音乐大声唱,“那天我喝醉了拉着你的手胡乱地说话,、、、、狂乱得表达,我迷醉的眼睛看不清你表情、、、所以我伤悲、、、、”售货员们忘记了手中的工作都跟着笑!

    爷爷说女孩子家要 “笑不露齿”,这一点是最让我们姐妹恼火的,也是最令爷爷失望的。每当爷爷说的时候我们就反驳“闭着嘴笑那还能叫笑吗?”只要开心一笑哪怕是微微一笑,都不可能不露出牙齿的,更何况我们全部长得清瘦?因为被爷爷教训多了,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大笑的时候就会用手捂住嘴,现在还依然不能完全改掉这样的习惯!

    贝贝笑起来天然的不露齿,小嘴唇只露出一点点缝隙,里面的白牙隐隐约约,有趣的是她笑的时候如果发现你盯着她看,她用满脸的“不屑”加上那对“弯弯的月亮”斜视你几下,眼睛在笑、黑亮的眼珠在转、头侧过去、睫毛眨几眨,那模样可爱极了!没想到两个十多岁的小表哥却对此提出了抗议,“告诉小姨,不能让妹妹这样笑,长大了还不把男生迷死?!”听了两个小男孩的“控诉”,用放大的思维去想象长大后的贝贝如此笑的模样,的的确确是有非常大的迷惑力呢!

    爷爷还说了女孩子家“说话要谨开口慢开言”,“走路要目不斜视”、“看人不能盯着人家”等等,其间的道理长大后是慢慢地领悟了,但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只学会了部分,却给人的错觉是骄傲自大、目中无人。贝贝呢现在还是小贝贝,已有一幅天生淑女的模样,应该不会让爷爷失望的吧!

    我在车窗外面,用手贴着玻璃,贝贝在车窗里面,也伸出小手贴着玻璃,她把她的小手放到我的手里,我移动她跟着移动、、、、、、

    列车要开了,贝贝脸贴着窗户打手机“姨妈回去啊!”我说“宝贝你喊错了吧?”贝贝用那迷人的笑回头看了看,转过头来羞涩地喊了两声“妈妈”!她把手机一直拿着不挂,我也把手机一直拿着不挂,列车渐行渐远,贝贝的声音还在说“姨妈走啊”我说“你挂了姨妈才能走、、、、、、”

  

责任编辑 彧儿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