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窗外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5-09-21 09:25:41
人气:

    在我还不懂得爱上文字和音乐的时候,我望着窗外,天是蓝的,蓝得可以吞噬年少的无知,蓝得想为理想立刻执着冲动的情商。我真的不怕,因为我抬着头,看着一无所有又像比什么都广阔的天,那是一种贞洁的蓝,直到有时候看不到那种蓝,我执着着,信任着,每每想起都会感动的信仰着那种蓝,我的童年是蓝的,我是幸运和幸福的孩子。 

    有一天我开始学习天为什么这么蓝,以后不再独爱蓝,蓝是属于每一个生命的颜色,鸟儿也是她的宠儿,我推开窗,听着BEYOND的歌,《海阔天空》把少年的妄想传得很远,像对这个世界发出一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宣言,我学会了演讲,他们总说:孩子,加油。我抬着头,用稚气未脱的声音对窗外的世界说:我要为我的蓝奋斗。我是充满幻想的少年。  

    直到有一天我不再听BEYOND的歌,不再喜欢学校,我坐在窗边抽烟,摸了摸脸上的肿块,天蓝得连云彩也不敢逗留,我的宣言还放在那里,他并没有随着窗外的风景变迁而泯灭,我失去了那种蓝,我开始向下看,一阵失足般的抽搐。我是叛逆的少年。  

    窗外的世界,原来还可以朝下看,我好奇的窥视着下面的世界,人来人往的拥挤,虚虚恍恍的争吵,那是我熟悉的世界,原来抬起头是理想,低下头是生活。等桀骜的火焰烧完,我只能对成长的疼痛偃旗息鼓的甘拜下风,我迷上了窗外,也爱上了文字,我的青春和孤独有个约会。 

    一个人孤独以后就有更多时间朝窗外看,没日没夜的看,看得更清晰,更透彻,我抬起头,看到了遐蓝的天空和更多人的宣言,看到了鸟儿飞过以后的痕迹,看到了阳光的绚烂和雨后的琉璃。我低下头,看到人们在漆黑的夜晚换钱,丢弃活生生的婴儿,很多人拼命用脚跺着活人,骨瘦如柴的人用刻薄的刀习以为常和无辜的路人开玩笑。挺着腐败肚的男人停下尼桑,把不情愿的女人的衣服在漆黑中撕光,狠狠的压在她身上,女人连呻吟的声音都那样歇斯底里。人们麻木而狰狞的看着,苍白而畅快的吐着,毫无生气的笑,面无表情的哭,我开始害怕,害怕窗外的东西,拉上窗帘,我不相信那是我生活的世界,骗人,窗外明明是贞洁的蓝色,我害怕黑色,这个世界不该有这个颜色,我拼命的写,拼命的呼喊,拼命的呻吟,却原来我也是等着医生拯救的体弱者,我是有病的青年。 

    听着阿桑的音乐,阅读着安妮的文字,窗外原来就是文字,文字原来也可以是窗外,原来消极和绝望都一样,只是选择不一样,我学会了面对窗外微笑,面对黑色微笑,然后我彻底爱上了黑色,在黑夜里守着固执的哲学,毅然果敢拉开了窗帘,我还是孩子,是爱上黑夜的黑孩子。  

    我对父亲说写作和警察其实都一样,我们都只在黑夜里勇敢起来,做人做的事,说人说的话,父亲听完后不再勉强我去警校,我的生活却逃逃避避,一蹶不振,说不清是爱上了黑色还是朝窗外看了太久,可是我还在朝窗外看,像隔世的观众。我学着在蓝与黑之间找调和色,抬起头与低下头的瞬间先审视自己,听着黑金属,喝着白开水,恍若隔世。 

    拉开玻璃坐在窗口,黑色的肺熟悉着上瘾的尼古丁,我叹出今天的第一口烟,凝望着烟灰色的天,沉重的灰云彩吞噬着天上仅剩的每一存蓝,像把那些宣言也吞下了,随后震耳欲聋的消化声,那闪电如此张扬,下面也有一群喧嚣的牌客,和消化的声音一样轰鸣,我放下手中的补考资料,享受着暴雨前的新空气,又忍不住望了望那群牌客,他们是一群中年人,像是一群不用工作的游民,雨点越来越大,牌客却没有离开的意思,水淋湿了他们的衣服,牌客笑着、骂着,从紧贴着肉的裤子里、衣服里、袜子里艰难的摸出淋湿的人民币。  

    我以为天是蓝的,可有的时候它是灰的,我知道夜是黑的,可有的时候黑却是敏感的颜色。我不知道窗外有什么,因为我生活着。

    

    

    

    

  

责任编辑 丝穗流帘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