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生命的航标灯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5-11-09 22:33:49
人气:

    在我贫弱的思维和落差起伏巨大的忧郁中,我偏执地以为,个体的生命中是潜藏着一盏神秘的灯的。它存在于你自己也无从感知的某个角落。

    也许一缕微风吹动你的发梢时,会有那倏尔闪烁的光引子灿然而过;也许一阵突如其来的暴雨湿透你的曲线时,会有那火红的霓霞化作金色的羽衣飞舞而来;也许一曲悲怆凄婉的乐音在你耳畔回旋时,会有一道亮如白昼的闪电在泪眼朦胧中横空掠去;也许一段渐行渐远的歌谣余音缭绕时,会有一声响彻云霄的惊雷在你的体内呼啸穿行……

    

    在极度的孤独与寂寞的日子里,在夜色深深与黑暗漫漫的寥落中,在星月无痕寒风轻颤的冷秋下,在茫无涯际朔风凛冽的草原上,在黄沙吹不老岁月吹断了思念的戈壁滩,在前为峭壁后为沟壑的深渊前……绝望的无助是梦中的境,窒息的狂奔是境的形,苏醒后的沉思是窗前的剪影。

    那盏可以点亮你生命的灯在你体内某个未知的角落潜伏着,它以冰冻的默然考验着你生命的意志和生存的本能,让你在迷雾笼罩的大海上,没有希望,没有光明,没有歌声,没有欢笑,没有眼泪,没有灵性,更忘却了生命中还会有爱情。

    

    可是突然间一个名字,一曲乐音,一段歌谣,一份记忆,一个梦境,所交错出的一个影像却犹如寒夜里的一团篝火,刹那间用温暖的情怀把生命中潜藏的那盏灯照亮,生命便于那个瞬间开始从灵魂到肉身变得通体透明。

    不再有草原上狼嚎的声音,不再有戈壁滩饥渴的奔命,不再有峭壁前断裂的指纹,不再有星月下幽怨的凄清……黑暗慢慢在退去。

    梦中的海洋风是平的浪是静的,海底开着各色鲜艳的花,里面倒悬着、侧挂着很多红色的房子,各类鱼儿在房子周围悠闲地游着……漫步海岸线,生命又开始有了希望,有了光明,有个歌声,有了欢笑,有了眼泪,有了灵性,也有了那忘却的两个字爱情。

    

    乌云在翻卷,幻化着形状改变着影子,愈积愈厚重。

    天空慢慢变黑。

    一座很大很大的房子,亮着很多很多的灯光。雷雨声骤起,灯光霎时熄灭,世界一片寂黑。房屋开始倾斜,房顶在下坠。阵阵断裂声清晰可闻。

    我恐惧的声音如一道闪电刺破了厚重的寂黑,我孤单的身影在将要倾塌的房子里抖个不停。

    你――我梦想之美的精灵,踏着弯月悄悄地降临。你用温柔无比的声音轻叩我的耳膜:“我来了,别怕”。你用我触摸不到的无形的手,抚慰着我的惊恐与伤心。你用深情的目光微笑着注视着我含泪的眼神……在你亲爱的面影中,我的心开始变得宁静。

    梦醒了,虽然我的脸上挂满了泪水,但我的心却在狂喜地跳跃,因为在我的耳边还回响着你温柔的声音,在我眼前依然闪现着你亲爱的的面影!

    

    我的生命继续着自己的航程。我必须要带上新的希望前行。

    海的彼岸是岸,海的此岸是岸。前行是岸,后退是岸,左亦有岸,右亦有岸,然生命的航道是无法退后的,它回不到过去。不如给过去划上一个句点吧,句点后面可以是开始,若给未来划上一个句点,活着的生命将会没有了生机。

    点亮生命的航标灯,将会照亮自己前行的路!

    我梦想中的精灵你悄悄来过,或许在前行的路上将会重见那亲爱的面影!

    

    二OO五年十月二十七日夜于上海

  

责任编辑 河边漫步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