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假如生命在三十岁老去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6-06-13 22:15:40 人气:
编辑按:
    或许是闲得太无聊的缘故,或许是心的茫茫然的感觉作祟,更或许是很浓的睡意侵袭几天后对于无从把握的情感的恐惧,竟然会沉入一个虚拟的“事实”中反反复复思考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延续父辈的生命?在生活的磨砾中接受苦难的教育?体味到苦辣酸甜悲观绝望才能算是圆满人生?若此,假如自己的生命在三十岁时已然老去,今天的“我”活在亲人、同学、同事和朋友们的大脑中岂不是最美好的记忆了?

    三十岁前,好像不时有过对于死亡的忧虑,不清楚到底有什么由来。似乎很小的时候认为三十岁是个遥远的年龄,然后想我会不会活不到三十岁就死了呢?再然后闭着眼睛在心里说一定让我活到三十岁啊,一定要活到三十岁啊!

    记得有好几次是自以为与死亡擦过肩的。最早的一次是被医生打针用错了药,在医院昏睡七天后奇迹般地醒了过来,只是这次经历是长大以后因为一段躺在医院木阁楼上的记忆和村里有个长辈多次说你是个死了又活过来的孩子呢,而后找母亲追问才知道的。

    第二次则是村里的小男孩们夜幕下在空阔的禾场上用小石子小砖头小瓦片开战,误击了我的太阳穴,我倒地昏睡了一会儿,击中我的小朋友跑过来说我不是要打你的啊。我好象笑了笑说我没有怪你,然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个人抚着墙壁,拉着一户一户的墙面上嵌着的大钉子一步一步往家里挪,那些大钉子是村里的姐姐们搓草绳的时候要用的,她们时常把草绳在上面缠绕,比谁搓得多比谁搓得快比谁搓得长可以把一条村巷全围起来,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有几岁,只清楚尚不够资格参与且没有学会女孩子们的活动。回到家里的时候,奶奶在灯下纺线,母亲在桌前缝制我们新年要穿的棉靴,姐姐在灯下写字问我怎么不玩了回来这么早,我抱住母亲的腿不让自己倒下,她问我怎么了,我说头晕会不会死了呢?母亲摸摸我的额头后说不会的,去睡觉明天就好了。叔叔当时在黄石铜矿厂工作,回家来过春节,他已经休息了,我就过去说要和他睡,我记得他说让我睡他怀里,我却又不干,担心我会死在他的怀里了,又好害怕自己会死去,就紧紧地抱住他的腿,好像抱住他的腿就不会死了一样,一会儿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直到今天他们谁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我当时是多么地害怕。

    第三次则是落水了。记得那天太阳很好,我和两个小朋友在青石搭起的河板上玩耍,小学门前的红旗高高地耸立在旗杆上在风中飘,红旗并不是学校的,而是生产队用来告诉队员们收工的钟点,如果红旗下降了,在地里做活的人就可以收工回家吃饭了。我一边玩水一边就看红旗飘,一边想着队里的人插秧比赛听说母亲总是在前面而本家一个胖婶总是落在最后。待听到一声喊叫后我好像在水里了,我现在记得在水里时我心里说过一句我不要死啊。有个在小学上课的美女老师听到喊叫飞快地跑来,提着我的脚把我拧了上来。听说老师跑来时就看到我有一只脚在水面上,我上岸后看到奶奶在哭。这个老师我已经写过她的文章。几年后在相同的地方我也提着一个小男孩的脚被他拖了上来。然后有人提了N个鸡蛋去我家了。

    第四次也是落水了。那次落水吓得一群人都在岸上哭,我自己却从水里爬了出来。记得是涨大水,河水漫上了生产队晒谷物和棉花的空场地,我和数个小孩在水里淌来淌去的玩,看不到危险就继续往水深的地方走,慢慢地接近了停泊的船只,就试着去拉,结果反而推远了,就再往前移动试着再拉,一下子滑了下去。岸与河交接处有很多水草,有一种水草的叶片很大,茎蔓也很粗,剪回去可以炒了当菜吃的,小时候我一度曾以为是竹叶菜,我在水里出于本能地手脚并用乱抓一气,手脚都碰到了水草,就抓住水草往上爬,大概头露出了一点点就被人一把提出水面了,等我咳了几口水出来,奶奶又哭来了。这次经历让我上中学后一次利用水草救了两落水姐妹,然后她家给我家提了一篮子鸡蛋,不知道他们攒了多少天才攒下来的。直到今天我们三人回想当时的情景和细节都不敢相信是真的而且会傻傻地笑。

    第五次、六次、七次……则是看着同伴们患病多数生还,个别消亡了,而害怕自己会不会死了呢?每当遇到这样的时候,就不再拒绝打预防针和喝赤脚医生们煮的中草药了。如果同学中无人病着,每每在打预防针和吞一些苦药的日子,我和很多小孩子就会不上学跑到亲戚家去躲一天。

    年岁渐长,害怕也渐忘,却依然认为三十岁是很大的年纪。在学习与工作的间隙听到有些人因意外而夭亡,偶尔也会想想,自己能不能活到三十岁呢?

    当母亲专程跑来为我过罢三十岁的生日时,我突然如释重负,啊我终于轻轻松松地活过了三十岁,原以为很遥远的路程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过了呢,且只是短短的一程而已。三十岁也变成了很小的年岁,四十岁也并不觉得有多大了,到五十岁的时候也可以依然年青,六十岁呢也可以神韵犹存的吧。

    只是过了三十岁,思想上工作上生活上的重负倍儿地增长,便忘记了时光流逝,忘记了生与死这样的概念,也算得上忘记了自己为自己而存在,仿佛过得很充实也有了世人眼里幸福的一切。

    某一天,歌还在续唱,世界却已改变,对于死亡的恐惧又卷土重来,只是此时已不是害怕死亡本身,而是太多未竟的心愿等待着完成,若未能付诸于现实突然死了怎么办?其实又明白这样的担忧纯粹是多余的。人的生生死死是天注定的!

    如果说把有意义的生命划一条分界线,三十岁前只能算是人生的筹备阶段,二十一岁前是求知,其后是与社会的融合,当个人的一切趋于成熟时才是真正的人生开始的时候。三十岁后则更能体现生命存在的意义与价值,也是目标明确地前进的起点。

    假如生命在三十岁已然老去,划下的当是一个青春永恒的句号。如果可以选择在三十岁中止,让生命只开放一半的花,留无限的遗憾给他人给自己,存活于心的会全是最美好的记忆。

    假如生命在三十岁已然老去,不知晓母亲离去后的无依,不知晓朋友消亡的痛楚,不知晓儿时玩伴的不幸,不知晓两相望难相聚的苦旅,不知晓痛彻心肺时更需要忍耐,不知晓身临绝境时更需要坚强,不知晓冥冥中真的有叫做命运这样的词语……也便不知晓笑中也有泪,乐中也有哀,寒中也有暖,恨中也含爱这些复杂的人生际遇。

    假如生命可以重头再来,任其选择在三十岁老去,我想我不会选择美丽的恒久,而愿意选择三十岁后的风风雨雨,不是为了延长的生命,而是为了在生命中经历更多未曾感悟的一切,无论面临多少险境或是绝壁,坚信只要抬头望,一片天总不会消逝,虽然它似乎很遥远!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