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浪子终回头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6-07-11 14:51:33 人气:
编辑按:
    接到姐夫的电话,他说出差路过此地,想来看看我.我在电话中沉默一会儿,没有回答,他说我有好几年没有见到你了,看看你过得好不好,也好回去告诉你姐姐,你姐姐也有三年没有见到你了呢.我又沉默了会儿,勉强回答说好吧.

    姐夫是我高中时的同学,和我同届不同班,比我姐低一届,小我姐姐二岁.比我大一岁.在我们当时高中的同学里面是家庭条件非常优越的学生,人长得帅气,眼睛大得炯炯有神,就算是放在现在也算是美男子,担任五班的班长,时常穿着花衬衣带着一群吊儿啷当的同学在校园里面乱窜,全校大概没有不认识他的同学.每天晚自习后,我们寝室的女生总爱叽叽喳喳地谈论他的事情,如此才听得耳朵起茧知道他的情况.不知为何,我对他一丁儿好感也没有,在校园内遇到他一起的难兄难弟打招呼时都懒得理睬他们.

    高考预考时,我姐以全校第一的成绩通过预考,我们学校是全县的重点高中,我初中的同学整个学校才十几个人考入这所高中,我高中的同学没有考上大学的则很少了.谁也没有想到我姐在最后冲刺时会名落孙山.姐姐大概预算到了自己的分数,不敢去拿成绩,叔叔也预感不妙,怕性格内向成绩优异的姐姐经不起打击,和父亲商量让我去学校拿,我们那时补课正在休息中.我便又返校.姐姐的成绩只考了四百七十四分,当年的上线分数好象接近四百九十分,因为我第二年高考时的录取分数线是四百九十二分.我拿着分数离开时,校长(代我姐姐班上的物理)对我说:回去告诉你父母让你姐姐复读一年,所有的费用学校全免.在汽车上我看着姐姐的分数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因为姐姐从高一开始每次考试成绩都在全校前五名,而我呢是从来不好好学习的,除了语文成绩常在全年级第一,别的功课一般,我对小说看得入迷,还时常不上晚自习跑到外面录相厅或同学家去看射雕英雄传等电视连续剧,甚至于高考的前两晚我看完了薄仪写的<我的前半生>,姐姐性格温和,我们同校两年她不敢管我.她又文静得很,我感觉她的同学中有几个女生嫉妒她要死,有两次我听到她们班的同学议论她,一次说她时常发呆,不知在想什么,靠在树上就象个死人一样,一次说她的衣服怎么总是那么干净,是不是在勾引男生,我听到后怒火中烧,和那两人开了两战,我说她们长得难看嫉妒我姐,自己心怀鬼胎想让男生喜欢却怀疑别人,其中有次正在吵,那两人想要打我, 姐姐正好回学生宿舍,不知为何吵,在旁边哭着让我不要与人吵架,我说你别管,我才不怕她们,她们若敢打我,我会找一群人来收拾她们的,正说着,我初中的六个同学一起过来了,她们吓得不敢说话了.多年后我才告诉姐姐我与人吵两架的真正原因,姐姐还说你不知我当时在学校认为你太厉害了,总怕你与人打架,还好一次也没有打起来.

    在姐姐高考的前夕,我母亲因为生病且无法确定是什么病,我们俩人曾跑到江边哭过一场,我记得我还对她说你要考试了,就什么也不要想了吧,我却不知道当时医生给过一个错误的判断说我母亲患了绝症,而姐姐已经知道了那个错误的判断,只是没有告诉我,我哭过后跑回家去看母亲,看到她很好的样子,就什么也没有再想了.可是这件事却在姐姐心里形成了负担.这些情况是多年后姐姐才告诉我的.

    我拿着姐姐的分数,坐在车上想着回去了怎么办,让不让她知道她的成绩呢?分数得先告诉叔叔他们.

    汽车在一个站口停下了.有人在敲我座位旁边的窗户,喊着我的名字.我看到窗外车下站着后来成为我姐夫的男生.他一边敲着窗户一边很急切地问:你姐考了多少分.我说你管她考多少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他说告诉我有什么关系呢?我说我就不告诉你.然后车启动了,他又问一句考了多少分,我看了他一眼还是没有告诉.

    至于父亲和叔叔商量后是怎么找姐姐谈她的分数和给她开导的,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姐姐无论如何不肯去复读,这是我想不明白的,如果是因为我同时上高三,担心家里负担太重,这个理由是不成立的,学校已经说了她的学习费用全免.

    后来听同学们议论未来的”姐夫”,为了追求我姐姐,退学了,我很生气别人造谣把姐姐联系在一起.有女生跑到宿舍问我有没有这么回事,我说怎么可能呢?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可是”姐夫”却是真的没有上学了,他的成绩也是不错的,他们的班主任常把他当个宝一样吹嘘.这事有点怪!

    为了确定真假,周日我从学校回家,那天正下大雨,我一路泥泞回到家里,进门就看到了”姐夫”和两个衣着打扮很有气势的人在我家坐着,爷爷奶奶和父母亲全都神情比较严肃地坐着,好象在很慎重地谈论事情,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在提亲..

    我冲到”姐夫”面前对他说:你跑我家来做什么?出去!不是我家的人都出去!

    我爷爷说这小伙子蛮不错的,我喜欢,你一个小孩子掺乎什么?

    我说你们不要看表面,他不会是个好人,姐姐不能和他交往的,我反对.

    有个三十多岁的陌生人说:这小丫头好厉害啊,我们小伙子又英俊又聪明又善良,家里条件又好,为什么要反对呢?

    我说我就是反对,我认为他这个人不好.”姐夫”不自在地坐着一句话也没敢说.那天的谈判被我搅乱得不了了之,姐姐在房间里始终没有出来.

    我再次回家的时候,姐姐已经开始与之交往了.不论我如何说”姐夫”不是个好人,她都不说话,但是我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光彩.她正从高考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他们的交往在我现在想来,似乎故意错开了被我遇到的时间,因为直到他们结婚,我没有在家里遇到”姐夫”.但我知道姐夫几年间给姐姐写了许多封情书.

    姐姐出嫁的那天,美得象仙女一样,那时候我们当地化妆极少,我用”姐夫”为她买的化妆品给她化了一个亲朋好友都称赞的新娘妆.她穿着很薄的红棉袄, 盘着长发,我不记得是用什么绸子做的头花.

    婚后姐姐好象很幸福,她吃的穿的用的甚至于内衣姐夫也亲自帮她挑选,姐夫是很自豪他能娶到我姐的,而且时常炫耀说我姐是<在水一方>中杜小双一样的女人.

    因为姐夫交游甚广,虽然他没有高中毕业学校却给他办了毕业证,他们当地又送他去教师进修学院进修,并让他回去当一所学校的校长,他不甘于过那种生活,辞职跑出去做生意,让姐姐一个人教书.

    有几年间姐夫到处开公司,他的手里总有几十万的资金, 那些曾经跟在他后面招摇的几个男生进了银行工作,时常帮他弄到银行贷款,他不停地开公司,不停地换女秘书,我们知道这背后肯定有故事,但是谁也没有去给予他干涉,姐姐相信他不会离开,我们也认为他不会离开的,有一次姐夫带着姐姐和他的女秘书一起请我吃饭,饭后唱歌,我从姐夫与女秘书的对唱中感觉有种说不同的味道,看看姐姐,好象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因为姐姐过于平和与贤淑,我们也不忍心直接对姐姐说什么,其实姐姐心理是很清楚的.可是女人爱一个男人就会很傻,姐姐因为爱姐夫,从不过问姐夫的经济与公司的营业状况,.任家庭共同收入付之流水.这些倒是可以忽略不计,只是想想他换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对我姐姐的爱到底算什么呢?

    当姐夫骗了一个个女孩又抛弃,一次次让公司破产后,我的愤怒是在潜滋暗长的, 对姐夫的破产及那些被骗的女孩子我并没有多少同情, 只是怜惜姐姐不应该如此装聋作哑. 姐夫不惜一掷千金玩的也许只是游戏.那些女孩子每天跟着姐夫住在宾馆里贪的是钱财和享受.结局注定是不会好的.靠金钱维系的关系随着金钱的消失自然就会了结.

    一次次破产后,姐夫好久没有回家了,去武汉的什么公司上班,被一个富婆看中,两人又发生故事,然后那富婆逼迫姐夫与姐姐离婚,她一次给姐姐多少补偿。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打电话姐姐让她离开那个家不要他们一分钱,姐姐的才华美丽气质温柔善良的品性有目共赌,一切忍耐都应该结束了。我没有听到姐姐的哭声,只知她下定决心作一了断。姐夫那段时间到底是如何度过的,如何摆脱那富婆的,我们不知,只知他离开了公司。然后他不肯和姐姐离婚,我不清楚他用了多少花言巧语也没有打动姐姐的心,或许在姐姐的心里已经开始蔑视这个她深爱的男人。其间,有个大学毕业生分配到姐姐工作的地方,疯狂地追求比他大了整十岁的姐姐,而且他公开说姐姐的孩子他一起要,除了姐姐回家他无法跟着外,其余的时间姐姐走到哪他跟到哪儿,单位无奈,把他调离了。

    某一天,我接到姐夫的电话,他说有事请我帮忙,我十分冷淡问他所为何事,他说让我不要挂断,听他说完,我不记得听了多久,只听他说男人在外面闯荡如何如何艰难,男人遇到女人的诱惑是如何如何地难以抗拒,还有我姐姐也从来不过问他的情况他才越走越远,还有他对家和我的父母从没有放弃过责任等等,待他不说了,我冷冰冰地问了一句:还有呢?他的语调很紧张地说:还有就是我一直只爱你姐姐一人。我挂断了电话。思考了两天两夜,能不能原谅他是姐姐自己的事情,别人是无能为力的。

    三天后,我打电话姐姐,先问一句你还爱他吗?姐姐沉默。我说好知道答案了。然后我把所有的过错都违心地推到女人头上和姐姐放任他的责任上,力数男人在外面生存之艰难,因为如果姐姐心结不解,离与不离都是难以弥合的创伤。而这个心结是她还爱着他。若爱已消失,就什么话也不必说了。

    然后姐姐辞职了,带着孩子一起随姐夫在外奔忙,四年来只知他们一家人在安徽合肥生活,我们每次都是电话联系没有再见面,从姐姐的声音里听到她过得很轻松。而且今年和我一样头上长了三根白发,白发的位置也长得相同,发型也相同,长短也相同,且最近两月体重都增了三斤,和我一样也都舍不得扯掉那三根白发,说留着表明我们开始成熟了,然后我们一起笑,我能听出姐姐的幸福,也能相象到她依然比我年青的模样,只因为她是瓜子脸,长得象母亲,而我是圆脸长得象父亲。

    我下班的时候,姐夫先到了弟弟家。

    几年不见,昔日那个风流倜傥的男人脸上也有了几分沧桑,可以看到真实的生活才能刻下的岁月痕迹,尽管他依旧一幅装得很洒脱的模样,我在心里开始接受他是我的姐夫了。可是直至现在我也没有喊过他一声哥哥或者姐夫,名字也不曾喊过,都是他与我说话我才说话,当我懒得理他的时候就一幅爱理不理的样子,不知我如此的态度算不算对姐姐的不尊重。

    饭后,他说看看我的新房子装修得如何,我说我忙得很,下次有机会和姐姐一起来吧。我知道自己对他一直的冷淡已经形成了习惯。他关心地教我如何堤防男人识别男人的好坏,我讽刺地问用得着你教我吗?要不要我找个浪子来和你切磋切磋?他听后一楞,随后说了一句让我些许感动的话: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离开你姐姐吗?因为你们家的姐妹个个都很傻。然后他又说“我是男人,所有男人骗女人的花招我全了如指掌。以后有什么情况可向我请教。”我说多谢我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并非不食人间烟火,没准我真的就找个浪子来让你瞧瞧,比试比试看谁骗女人厉害。

    走的时候,他给一千元钱让我带给我父亲,我说不要,老爸有我给钱,我不久前已经寄回去五百了,他说这是你姐姐交待的,不是我的钱,是你姐的钱。我问:你们的钱也分得很清吗?他十分自豪地说:“不是分得很清,是我现在很可怜,一点经济自主权也没有,你姐管钱,儿子记帐,我出差时,你姐按天数把车票和住宿伙食全算得清清楚楚,再加点烟酒钱,回去了还要拿发票核对。”

    我哈哈大笑:“姐姐进步了,当家理财一好手。”

    其实我是想说浪子终于回头了。我好象已经感受到了姐姐的幸福。虽然他们的经济境况远不如从前,但是一家人共同拼搏,用不了几年就会再造一个物质丰富的家来。

    二00六年七月一日夜

责任编辑 风尘布衣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