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漂泊者 打工妹

情绪漫游之三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6-10-13 22:24:48 人气:
编辑按:
    我是怎么与那个湘妹子开始聊天的,**堑貌惶媲校皇欠路鹞颐呛芩嬉獾叵嗍佣渤鲇诶衩驳乇舜宋使貌⑽适欠癯怨怪嗟幕埃沧谕徽挪妥狼翱垂缡恿纾缓笥幸惶焱砩舷嗷パ甲旁谠孪禄袄肷恕

    湘妹子是长沙人,也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很沉静地样子。她剪着一头短发,头发很黑很浓密,长着一张圆形的娃娃脸,眼睛大大地。若不是她告知已三十多岁,我以为她是才出校门的学生。她大学毕业后留学英国,学的财务****专业,为一段情,毅然回国,那该是怎么样一段刻骨铭心**星槟兀课颐挥猩钗剩恢谏虾5攘肆侥辏挥械鹊剿鹊娜恕K寡艘恢怀栉锕罚ち怂拍甑难啊⒐ぷ饔肭楦猩睿涯侵怀栉锕返弊约旱暮⒆右谎牛墒遣痪们八某栉锕繁怀底菜懒恕9返乃廊ト盟男牧槭艿搅酥卮矗暇胪饨绲囊磺辛担镜袅怂诠饴厶车奈恼拢侨チ税嬷鳎乇樟耸只悸弈康牡仄础

    她在上海工作本是很顺心的,生活过得已经很平静,可是父**亲为她的婚事整天**心,替她物色了南方某城市一个事业有所成就的医院副院长,她对那人**芯醪⒉缓茫**亲却以心脏病**捶⑽廴盟牌俗约旱氖乱担墒蔷私夂螅杏址侨耍憔龆ɡ肟男」啡赐币蚣胰苏展瞬恢芩烙诔祷觥K邓研」吠懈陡笥颜展耍裁挥谐鱿秩魏尾畲怼H绻淮由虾5侥戏嚼矗男」肥遣换崴赖摹

    她不能理解为什么伤害她的人都是她爱的人,是她最亲近的人。她无法原谅他们,一个人四处游走。我不知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给予她安慰,因为对于男人,我认为他们活得比女人更可怜比女人更累,有太多的社会因素**迫得他们虚伪、卑鄙、冷酷、唯利是图、见利忘义,能置之度外者也并不见得就能活得轻松。所以我只是劝她不要怨恨,更要谅解自己****。男人对女人可能有刻意的伤害之心与利己之私,认识清楚了就舍弃,谁对谁错并不重要。但是父**亲对自己的孩子是不可能有伤害之意的,他们的初衷是为了子女过得好,只是爱的方式错了。

    她要了我的邮箱,却不肯告诉我她的通讯方式,她看了我用另一个笔名发在一个纯文学论坛的贴子,第一句批评是:写得太差了,不像是读文科的人写的。我没有告诉她我所谓的学文科是出于爱好半路出家改学的。听到她的批评我直笑。对他人的坦言我是愿意笑着接受的。她评价《为谁痴狂》用了**鲎郑耗阃**了!然后她说她收藏了那一组文章,以后将推荐给别人读。

    她对我说了许多分析男人的观点,我不能接受,但是我假装自己能够接受。几天后她走了,她没有告诉我她将去哪里,只说要去很远的地方,谁也找不到她的地方。待她可以原谅一切了,她会开机。

    她离开后,我似乎是昏睡了一个星期,那个星期的雨下得**别**别大,白天黑夜都会有暴雨阵阵,有时我从昏迷中醒来就去吃一点点东西,然后再沉睡,其实我什么也没有想,什么也不愿意去想,却自知在深层的意识中,某根脆弱的神经被她的分析击断了,思维陷入近乎麻木与停滞状态。夜半醒来,我心痛难忍,便打开**络,查看Q图标上郁积的文字,看看电脑桌面上我儿子可爱的笑脸。我宁愿相信用**芯醯奈粗亩魇俏薹ㄓ盟嚼碇堑难杂锢醇右苑治龊团卸系模夷赶嘈抛约**的那些色彩纷呈的梦是对未知世界的提前感知。即便是自欺,也暂且自欺好了。

    一个年青的中医,为我把脉检查身体,结论是:健康得像头小牦牛。但是他依然为我开了四天的药片,几种不同的小药片,每天合起来要吃三十片。我只少吃了一粒不小心掉地上去的。

    湘妹子,你现在哪儿呢?记得给父**亲打电话!一定要!我默默为你祝福!

    探访打工妹的住所是一个偶然。

    我无所事事地闲逛了一天,无聊地询问别人用什么方法可以把全市的航空售票点全查到?答案是不知道,去问航空公司好了。再问再答是得先弄清楚是哪家航空公司的售票点,分布在**銮颉7裨蚝苣鸦卮稹K坪跷视氪鸬娜硕荚诹男┠髌涿畹奈侍狻

    天快黑了,我返回栖息地,下车的时候有个清纯漂亮的女孩子一同下车。

    漂亮的女孩子让人看一眼都会喜欢,因其清纯便又多看一眼。那女孩害羞地对我一笑,并主动问好。我看着她走路不太自然的样子问她的脚怎么了,她说周日与同事们爬山时不小心扭伤了。然后我们边说话边走路,竟然是往同一个方向走在同一条街道上。

    女孩要提前拐弯进一条巷道,我突发奇想,想去看看她住的地方,一提议,她竟然同意了,而且很高兴地说:你和别人有点不同,这儿的人都瞧不起我们,不和我们说话。我问你们有什么让人瞧不起的呢?她说因为没有钱。我问谁有钱是写在脸上的吗?没有钱又怎么就低人一等了?她说因为是打工的啊,我说谁的工作不可以称为是打工呢?

    到了她住的楼门前,守门人对来客询问得很仔细,她说我是她的朋友。

    我知道了她姓张,也知道了她只有十八岁,是从十堰附近的山区来的,同时知道了她的家境并不贫寒,她**盖自诒本**包工头。她与广东、广西的另两个女孩子合租了一间房,每人每月的租金加水电费一百三十元,她的工作是在一个很大的购物广场卖皮包,每个月一千三百多元,有时候会多一点收入,除去交通费和生活费,一个月还可以存五百元钱。她说经常有人去找她让她去别的公司,给她介绍新的工作,可以赠很多的钱,但是她认为那些人不怀好意,所以不理睬,也从不出去玩,宁可赚少一点钱。这是一个十分自重的孩子。我不明白那些用歧视的眼光来看待外来妹的人心理是不是真的正常。

    看看几个小孩子精打细算过日子,想起我爷爷在世的时候常说“吃不穷穿不穷计划不到一世穷”的话来,心中暗自惭愧。我决定从公寓搬出去住,并让女孩帮我在附近打听下独立的民居。为表示感谢,我请她吃了一顿饭,并叮嘱她如果有男孩子追她记得要带给我看看,如有什么麻烦和困难可以随时找我。也不清楚若她真有事找我的时候,我到底是不是能帮呢?只能到时候再说了,什么事情到时候都会想到办法来应对的。

    二00六年十月十二日夜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