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一线天 贫民区的街道

情绪漫游之五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6-10-28 15:52:23 人气:
编辑按:
    看一个城市的富有阶层与贫民阶层和中间阶层,从房屋的居住地集中所占有的绿化空间和自由活动场所就可以分得清清楚楚,当然因为房屋都只是休息的地方,再大的空间或再小的床,也只是睡眠,睡眠的质量则是由心情的好坏决定的。

    了解一个城市的包容性及个人发展空间的大小,最值得看的当是贫民区那些外来人口生存的空间环境了。如果大家生活很安定很踏实,那么城市的度量与潜力都是巨大的。一个包容性比较狭碍的城市,是会想方设法挤压流动人口的心理承受力的。

    通常我们到任何一个城市旅游,所见的都是该市的形象工程即所谓的脸面,走马观花是走不到那些僻狭的街道上去的。

    我走路记不住路线,更难记住数字及一些代码和符号,不曾想到这些缺点有一天会带给我致命伤。在心灵和智力均已受到自我重创的疼痛中,四处游逛,拼命想记起一些街道名,哪怕只是一个店名也好,努力想记起邮箱名,却什么都记不得,竭尽脑力去想的时候,却发现大脑会突然间失去思考功能,瞬间断掉所有的电路,而进入昏迷状态。无法清楚这是什么原因,连续发生数次后,我便以残存的一点理智唤醒自己以后再想,未来的路还很漫长。但有一点我却异常清醒而且直觉特别奇怪,自一场车祸让我明白生死瞬间、人生当无憾后,我不再限于只想做一个所谓的好人,且发现一些伪装好人的背后有着更残酷更阴险更恶毒的手段,因为被不自觉地运用了,便不自知。相反的一些所谓的坏人却是自己承受着坏而实质并非如此的名声。我深深明白,人性是复杂多变的。或许豪不犹豫对已知的舍弃与对未知的选择,的确是超出了正常思维的范围,但是谁的人生路不是靠自己走的呢?谁又能明白下一步路是沟壑亦或是坦途呢?

    在一条普通民居的街面上,有一间几层楼的私人旅馆,我不记得名字了,进去登记时有一中年男人和一个年青女子,态度倒也和气,进得房间调试热水器却发现是坏的,且没有牙刷牙膏和沐浴露,下楼请予换房,却说没有了,我说若没有我便退房另择他处,那男人突然变脸说已进去房间动过东西就不得退了,我说不退的前提是你得保障我最基本合理的要求,况我进去后的房间已整理得比先前更整洁,你进去看看便知。他说你用过我们的水了,得扣除一半的钱才退,我语调平和却十分坚定地说你一分也不许扣,如数退还给我。那人说登记了再退就得扣钱。我说是吗?你认真看着我说话,我是不是像不讲道理的人?是不是像没有出过远门的人?也是不是因为孤身一人就可能会怕你的人?他说我照规定行事,只要登记了要退房就得扣掉一半钱。我说那好打电话吧,找人来请教一下。他语气有些紧张地问打哪儿的电话?我淡淡笑笑无所谓地说,你想打哪儿就打哪儿,或者打你的上司或者主管这些店的部门或者街道派出所或者公安局或者报社或者电视台,随便打,每个地方的人都会给出解决办法的。他说他先去问老板,我便等着。我才不信,在一个以诚信和善良占主流地位的社会,出门在外可以随意地任人宰割。这个男人出去了不到五分钟回来便让女服务员把钱如数退还给我,我回声谢谢给你们添麻烦了。带好自己的行李转住别处,然后出去走走.

    有很多窄窄的巷道,路面可以让二人擦身而过,而相隔的楼顶由于房屋年久或者建造时根基就有问题发生倾斜,几乎要靠在一起了,行走在这样的巷道凉风习习,因见不到阳光,只能抬头望见一线天,感觉也有原始得远离现代文明的味道。这些街道居住的人口十分密集,什么样层次的人都有,一部分人把它当过渡期的住地,一部分人是长久的租住,也有一部分是随着工作地点的变化而择居。

    在一些较宽的街道,则形成了无数的适宜薪水不多的人群消费的集中地。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应有尽有,有很多服装才十元钱一件,看上去很不错的鞋子也有只卖十多元的,有些质地和面料都不算差的服装也才四十多元钱,这就让人很不理解,无论是小作坊还是流水线作业生产出来的产品,不计算原材料价值,单是劳动付出也得花不少时间的。想想外国人反我国的商品倾销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自己把来源于土地的作物资源和国人的劳动力价值已经贱卖到几近无价了。

    这些住宅区内的商品街生意十分火暴,概多是满足居住此处的人的需求,因生意店铺一家挨着一家,来往的人又多,下水道也可能不畅通,地面脏乱,不少地方流着难闻的水,空气中弥漫着各种近乎腐臭的味道,令人呼吸不畅闷得十分难受。但是人们的脸上倒是笑逐颜开过得很舒坦的样子。一个缝纫店铺,几台缝纫机在转,一个漂亮的大眼睛小女孩一手托着腮一手拿着笔,聚精会神地思考着作业题,全然没有被周围的喧嚷所影响。

    看到一处狭小的街道有几家小的美容美发店,我进到一家门前较清静的店,几位美发小姐均在给几个男人洗头,我问可不可以修下眉,她们说等会儿。又进去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男人,头发梳得油光光的,贼溜溜地在里面似乎想找什么,一看就是个恶心的嫖客,除了特定的职业场所男人因工作需要把头发梳理得顺顺地,以示公司形象外,其他的场合头发梳理得油光的老男人十之八九不会是好角色。看这种人在里面,让人只想呕吐,我便走到门外去,那老男人看没有人理睬便出来了,我又进去,又等了会,理发还没有结束,一个美发小姐说如果有事你可以明天来,想想修眉花几分钟,只需付两元钱,两元钱的生意她们忙的时候也是顾及不到的,不修也罢,我便告辞。出得门来,见那个老男人从另一个理发店门前探头探脑又探到这家店门前来了,倘若他不开口说话,断不会挨我一顿骂。他在门前低声问了句什么鬼话,我听不懂他说的方言,里面的人全没有理他,观他的眼神闪闪烁烁可能是话中有话,没经思索一串骂人的话竟从我口中飞流而出:你几十岁的人了,不要到处犯贱,这儿的人都可以做你的孙女,明白?他一定听懂了我骂的什么,如果不是心怀鬼胎,他必会分辩,但是他一句话没敢说,低下头匆忙地滚了。

    我从几家美容美发店走过的时候,发现每家店内的装修都很简洁,没有什么隔开的隐蔽的角落,服务员们也素面朝天,没有人打扮得花枝招展穿裸露的服装,后来找时间看了别的街道相同的地方也全是如此。我便又想不明白了,当一些男人写文章大骂女孩子坠落在发廊的时候,不知有没有看到更多的只凭手艺赚取几元钱收入的那些理发小姐是怎样工作的,也不知那些人有没有调查过,到另些小店寻找刺激并以金钱和道貌岸然的关心引诱那些女孩子走上不归路的人,恰恰多是与他们的父辈处于相同的年龄层的男人。

    有人说,是贫穷导致社会的坠落与犯罪,如果真的深入到贫穷者阶层去看看他们努力谋求工作和生活的境况,会发现这句话是多么地可笑,倘若贫穷才会让人犯罪,那么官场就会清明无比,而民间则处处会发生杀人越货的事情了。

    二00六年十月二十七日夜

责任编辑 求空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