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公交车上观世态

情绪漫游之六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6-10-31 22:22:56 人气:
编辑按:
    跑步乘坐公交车,快速抢座位,是我国城市上班族一道趣味风景线,只要你有闲情逸致旁观,可发现很多有趣的归类,比如抢座位的人,部分是衣着随便的人,以年青男女居多,部分是化妆的人,以三十岁左右的妇女居多,部分是中年男人,以长得壮实的人居多。比如让座位的人,则多是学生、挂着MP3听着音乐的青年男女、衣着很整洁的男士。在让座位这个组成部分里面,中青年妇女让位的很少,中青年男人让座的多,尤其是那些可能才做父亲不久的人让座的多,反而是可能刚成为年青母亲的一部分人让座的特少。

    我几乎属于站车一族,一是不愿意抢,便总在后面上车,二是想抢也抢不到,三是就算有座位,也是坐不长久的,看到年老的人得让,看到孕妇得让,看到带孩子的人得让,看到一些长得肥胖的中年人站得难受也得让,所以就干脆不坐了。有时就算是有很多空位,若只须坐三二站下车,也便站着懒得坐了。站着看那些坐着的人和其他人的面部表情,很少看到大家的脸色是愉快的,好象都受到重压很凝重一般,前去上班的乐趣与欢快的心情是很难感受出来的,而在下班的车上看到的则更是一张张疲于奔命的脸。似乎人们都不会笑一样。彼此看着的眼光都只是十分呆滞的一望。

    或许因为自己尚未习惯于深沉,与人眼光对视时总爱一笑以示问好,有几次竟因为这一笑置抢座位的人以很尴尬的境地。一次车上有许多空位,上车的许多人便眼光捕捉着座位,我没有看到座位,只看到后面下车的门槛第一排有个老奶奶目光炯炯地看着前面的人上车,与之眼光相接,便对着她笑笑,然后随着人往后走,前面有两个人分别到那奶奶的旁边要进去坐里面的空位,她不让进,招着手说对我说你过来这儿。想想那两人也是小青年,让他们站站也无妨,尊老爱幼是美德,在他们眼里我也很老了,我便笑笑坐了。又一次与一个拿报纸的女孩同站在一个妇女旁边,妇女站起来的时候,回头望一下,我便笑笑后退着给她让走道,拿报纸的女孩便伸腿试图去占座位,那妇女怪了,又退回座位,用胳膊挤着女孩子,指着座位对我说,你来坐。那女孩子可能不好意思,拿着报纸便到后面去了。另一次更搞笑,全车只有一个男青年和我两人站着,我在站着车的前面,那男青年站在车的后面,我看着窗外的树木和一闪而过的街道想着一些事情,突然感觉身后一阵快快的跑步声,回头一看呢,原来我背后的人要下车了,那后面的男青年可能是箭步如飞冲到了座位上,我禁不住一笑出声,车上的很多人也跟着笑起来,男青年在座位上把头低了下去。当然,笑也有笑出问题的时候,一次遇到一位把友好一笑当成别有心意的人,我下车他竟然敢跟着我走,我突然向后转立定问道:是不是要我报警来抓你?他楞了一下急忙转身而去。

    有时候车上的人很多,拥挤着,站也站不稳,手也没有放的地方,人们的脸上呢又一幅相互防范的样子,如果不说请让让谢谢啊,是定会被挤倒的,尤其是有些女人更奇怪,她可以立在那儿像树桩一样不动,不管旁边的你是不是有站的地方,反而是男同胞会自觉地让出空间来给你站。这时可以看出男人在很大程度上是比女人宽厚的。有次,实在是站立不稳了,且车内的空气不流畅,头昏眼花得似要晕倒,便请问可以不可以把手抓住前面两个男人的肩膀,那两男人很友好的笑笑说没关系,你抓着就是。旁边的人都笑。我便抓着那两男人的右肩和左肩一直站到有空位出来。又一次,站着的人很多,到下一站只一人下车,我和另外两个男人站在下车者附近,空位出来后,两人均不坐,我也不坐,也没有别的人来坐,我有些惊讶,怎么没有人来抢呢?看看站着的人,全是男人,且是衣着整洁的一群,应该是文化背景和工作性质都具有相似性的一类人。我心里一个闪念,这个座位是他们让给我的,尽管谁也不说话,但是谁也不会来坐这个位置。我坐下后,便开始数站着的人数共十二人,并在心中分析他们为什么都不坐,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比拼的是礼让的优劣,而不是谁的体质更强健,行为更敏捷。如果他们中有谁坐了却有一个女人站着,那坐下的人便会在心理上比另外的人处于弱势了。男人是都希望自己处于强势且很绅士的。我的分析应该没有错的,再到下一站,有人下车的时候,这些人便开始就近坐下了。

    双休的公交车上,则多是结伴逛街的人了。一家一户相携着可以让人感受到浓浓的亲情与关爱。难以忍受的是看到了两个浓妆艳抹却仍还在车上描绘脸谱图的女人。她们补着睫毛膏和眼影,谈论彼此使用化妆品的昂贵,却不知若只略施粉黛或许会让他们的老公感觉更美,她们彼此摸着对方的服装说如何如何的高档,却不知那些衣服穿在身上事实俗不可耐,她们大声数落老公买彩票打牌输了多少钱也不在乎,其责备中却是炫耀着自己的老公多么会赚钱,她们说自己又去什么学校培训做饮食,每天给老公配做不同的好菜(她们说的菜名闻所未闻),然后相互恭维说你真贤慧,她们又谈车,说自己的老公就喜欢买车,买了几辆了……车里的人只听到她们俩人的声音,可能她们太幸福了,太富有了,太需要有人知道并分享她们的快乐了……若不然的话,家里的车先生不开出来陪同老婆上街,让这么贤慧的老婆们挤公交车,实属不该!换作是我,一定会把他的牌场掀个底朝天,一定会把他的车也砸烂。当然是威吓而已,也不会真的做。

    想想好笑,这世界也很公平,有的男人是专门为女人花钱的,有的女人是生来就会花男人的钱的,有的男人是一辈子也不愿意为女人付出金钱的,有的女人是一辈子也不愿意花男人一分钱的。

    任它多么小的一个空间,任它如何的人来人往,形形色色的人在公交车上把世态演绎得淋漓尽致!

    二00六年十月三十日夜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