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最后一片叶子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6-11-05 20:29:10 人气:
编辑按:
    窗外的冷月下飘荡着许多孤独的游魂,当有花魂、鸟魂、痴魂、怨魂,我收回忧郁的眼,想着月魂当是清净的也是无悔的,以它的幽辉普照着思乡的人、恋想的人、欢畅的人、落魄的人,把三二分深切的感动渗透于心温暖冰凉的肌骨。

    在这朗朗的月下,我并不伤悲,却似乎看见落花殷红了一地。

    我想我不是惜花人,虽然爱花却不知护花更不知种花,故我之爱也非真爱,只是为了悦己目舒己眉沁自己的肺胀而已。曾经有人送我一树与人比高正芳香四溢的栀子,我勤浇水并于冬日的阳光下在阳台与温室间搬来搬去,又待花开的时节,却见大片的叶子枯黄,终不忍看它毁于我手,也没有想到请教栽培的技术,便物还原主。

    一次次买回几枝鲜花植于瓶中,也总以为勤换水会益于花开,又听人语加些食盐进去,会叶绿持久,却不知何故,一束束的花更早地夭折,一树树的绿更早地枯黄。或许因为我缺少了花的灵性,却强加了娇贵的物以人的意志,而万物皆是有灵性的。不知冰山上的雪莲亦或沙漠中的仙人掌会不会夭亡呢?概不会如此,经风霜雨雪的吹打总会有些能超越于生命的意志而存活下来的生命。

    瓶中剩余的这株无名树一半枯萎地黄着一半自如的绿着,它原本是有名字的,我不想它有名字,便让它暂且无名,到今天整整两周了,它有一半的生命在前一周的某夜一下子枯萎,看着十七片枯黄的叶,我忍痛掐断了它的根须,只用清洁的水滋润它还没有走到尽头的生命,每天的深夜,我会一片片地数着另十七片鲜活的绿叶看着它的绿意渐渐少去,心中想着一名老画家用最后的生命画下的一片叶子。

    那是在医学还没有解决流感和肺炎的时代,一座公寓内病得奄奄一息的女孩子每天数窗外的树叶,认为当最后一片叶子飘落的时候就是她的生命将尽的时候,在一个电闪雷鸣狂风肆虐的暴雨夜,住在她公寓楼下的老画家搬了一把梯子,在女孩子看到的那棵树的墙的背景上画下了最后一片不会凋零的叶子。

    人的生命是脆弱的,人的生命也是坚强的,脆弱的是情感和心灵,坚强的是意志和信念。如若人少了支撑意志的信念,那该是怎样的恐惧与痛苦呢?当人的生命脆弱得不堪一击的时候,坚定一个信念具有多么不可思议的力量!

    在我的窗外,没有风雨,没有树冠,只有林立的高楼,还有一轮高悬在天空的清冷的月。我看到月下飘荡着许多孤独的游魂。他们也会思乡,他们也会恋想,他们也会歌唱,他们也会落魄,却也会生命不息地守望着人世间的欢悦……

    恍惚,早上的瞬息,一束强光透过白色的窗纱曾刺痛我的眼,迷糊地望去,散发的光源体呈树状,是金色的阳光在银色窗棂上的折射。树状上无一片叶子。

    秋夜有透彻的凉爽,略带浸润的寒意。

    数数无名树上依然绿着未泛黄的叶子——十三片。

    树梢正生长出两片半拥的叶芽儿。

    二00六年十一月四日夜

责任编辑 木姊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