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滇城的雪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7-02-04 19:45:39 人气:
编辑按:
    昆明下雪了,雪下得不大,却是冬日里该有的表情,城市有新的慕意,人也有瑞兆的喜悦与表情,这是记在2007年日历上的符号,穿在第一季前的新衣,我想表达得太多,却又不知从何表达,诗不能,散文亦不能。

    所以昆明从来不曾有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豪迈与洒脱,它是一块暖地,适宜闲散的居住态度和碌碌的生活哲学,拥挤的小城因为突如其来的银装素裹变得活力,很难说清那漫天的雪花瓣,那穿梭在花瓣中的西伯利亚鸥鸟,是昆明人渴望适从这样一种惬意,还是惬意渴望追随鸥鸟到春之城来。

    雪花瓣中奔跑的孩子不在跌到的淘气中娇声,雪白的汽车有刻意用手指划过的图案与字符,冬日带给昆明的不是肃杀的峻严,不是冻结的倦意,昆明人大多喜欢雪,带上家人,带上恋人,约上朋友,手拿相机,走上白色的街头,定格一幅新年的画面,那是一种幸福,一种昆明人适从的惬意。

    飘飘洒洒的雪花,或落或停,或停或落,给春之城这位多情而晓礼的姑娘披上贞洁而吉祥的披肩,昆明的雪,如同苍穹刻意撒下的白花瓣,它一阵阵而不积累覆盖,你可以踩在干净的路面上看那种漫天雪花和白色屋檐的感觉,很快,你却找不到雪来过的痕迹,即使是收集雪花顽皮的孩童,也留不住瞬间融化消逝的雪花,让它化做冰水,以洗涤的方式来告别旧年的城池,迎接换季的新意。

    而在过去的一年里,每个人都曾留下多少遗憾和沉淀,又有多少叮嘱和健忘呢,往事随时间而真的健忘,如被洗礼的土壤,变得更新,更干净。时间也如融化的雪水一般,无法承载你来不及采摘的风景,或许风景,本来就无力采摘,它只为观赏而存在。

    四季如春的昆明城,在来年多了一件白色的新衣裳,多了一份适从的惬意,多了一份唯美多姿的画面,却不尽美,突如其来的雪让蔬菜价格上涨,让无暇鉴赏忙碌的打工者们多了一份奔波的寒意,当我走过拥挤的人群,看到那些以演杂技为生的小孩,倒立在被冰水湿透的毛毯上翻筋斗,折腰蹿圆筒,单薄的衣服,冻得通红的小手,他们本该和城里孩子一样,接受良好的教育,享受着童话的年龄,再美丽的风景,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它无法取代生活,它可以带来一种哲学,一种创作,一种感觉和惬意,却永远触摸不到生活的里面,昆明人赏雪,品味难得一见的景致,风景也以它缄默的方式带给昆明人更多的感觉与思想。和谐才是景致的灵魂。

    西南的雪,不如北方那般磅礴大气,不如南方那般秀气情调,它不硬般般的,也不软绵绵的,不妖娆,也不硬朗,即使你来到昆明,也很难看到这里下雪,对于安逸四季不分的昆明人来说,这是暖冬离别前最好的一种告白,像云南人的性格一般,总喜欢那么意思一下,表明风情,表明性情……

    昆明的雪,无法用言语做太多关于新喜的表述,也无法用文字做太多风情和修饰,它带给昆明人一种感觉,一种舒适。除了惬意还有很多说不清楚的东西,诗不能,散文亦不能。

责任编辑 木姊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