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母亲的生日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7-03-14 11:13:34 人气:
编辑按:
    正月初八,只是个平淡的日子,和每一天的日升日落一样,没有任何的不同。多年前的这个日子,在我的记忆里,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那时候我并晓得这个日子对母亲有意义,只因为它对母亲有意义,才赋予了我健康的生命。

    在个人的内心审视中,一直自以为对父母是十分的孝顺,可是奇怪的却是直到父母亲六十岁,才知道他们的生日是哪一天,因为六十大寿在老家很是隆重,每家的老人都希望在那一天能有一个快乐的生日宴请。父亲比母亲小几个月,母亲说等到父亲生日时再一起过生日,父亲则坚持把自己的生日提前与母亲一起过,正月初八便成了于我们而言十分有意义的一天。

    每一年的正月初八,我都会整天地想念母亲。每一年母亲去世的那个日子,我也会整夜地想念母亲。想念母亲的音容笑貌,想念儿时的点点滴滴,可是却始终没有勇气来写母亲的美好写母亲的勤劳写母亲的善良写母亲的坚强。每当心有戚戚情难忍想把那些思念诉诸于文字时,眼睛便会模糊一片。所以我不写母亲的故事,也不写对母亲的思念,更不写在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下,我们虽然长在农村,却比同时代的孩子幸运得多。

    我不要记得母亲的好,我拼命拼命地寻找记忆中母亲的不好。母亲最不好的一件事是要上中学的我穿花裤子,母亲第二不好的一件事是说爱情不能当饭吃的、人好看也是不当饭吃的。母亲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只会说女孩子穿衣服要穿鲜艳一些,找男朋友要找对你好的人。

    那年,我已经上初二了,且是学习委员,每天要去办公室拿好多本子的,怎么能穿花裤子上学呢,而且是过年的新衣服,姐姐们做裤子的面料都是当时正流行的蓝色的确良和黑色的棉,却把红花的洋布留着给我。我也想要蓝色和黑色的裤子,我说我宁可不穿新衣服,也是不会要花布做的裤子的。母亲说她们大了,你还小啊,穿花裤子好看,我说我就不要。母亲什么话也没有说。

    第二天中午放学回家吃饭,在路上遇到母亲对面走来,我假装没有看见跳到另一条小路上去走,同学喊我说你妈妈来了,你没有看见吗?我吱悟着应声跳着跑了过去。我认为母亲是喜欢姐姐们不喜欢我,才把花裤子给我。待晚上再放学回家的时候,裁缝已经做好了我们全家过年的新衣服,并在饭桌上特别地说我母亲上街给我重新买的蓝色的面料。我低着头吃饭偷偷地笑。

    自母亲去逝后,我总会想到那条花色的裤子,为了记得母亲的不好,为了忘却母亲的好,三十八岁,我给自己买了一条红花的裤子,却很少穿,三十九岁,我又给自己买了一条大红的裙裤,也很少穿,临近四十了,我又给自己买了一条大红花的连衣裙,穿了一个夏天,今年春节,我又给自己买了一条形如当年那条裤子花色的裙子,今天我第一次穿上了它。

    今天是母亲的生日,我穿着红花的裙子和黑色的西装去上春节后的第一天班,我知道母亲在天堂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我知道母亲正用微笑地目光看着我获得同事们的赞美……所以,想念着母亲,我不流泪……

    二00七年二月二十五日(正月初八)

责任编辑 木姊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