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小小淑女正成长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7-03-14 11:09:26 人气:
编辑按:
    人世间有一种情叫做亲情,无论岁月如何变迁,无论年龄是长是幼,无论距离是远是近,由血脉关系衍生出的那份爱惜、依恋与牵挂却是坚不可摧的,更不会随着时光的匆匆流水而远逝……

    再见小小淑女,已是二年多后的今年春节。

    其间每每听妹妹在电话中诉说贝贝越来越难以调解、越来越伤透脑筋时,我便会以“幸灾乐祸”的心情笑说没有不听话的孩子,只有不听话的家长。若你要孩子听从你的指挥,你为什么不听听她如何想的呢?

    听说贝贝在幼儿园深受老师与小朋友们的欢迎与喜爱,并在零五年十一月份被选送参加市里的少儿歌舞大赛时,我正在上海市委党校与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习,便极力支持让贝贝参赛,但是妹妹却不愿意且信心不足,经所在市电视台做工作并破例免除了贝贝的参赛费后,贝贝获得所在城市少儿组金奖,随后又被送往长沙参加湖南省的少儿歌舞大赛(费用又破例免去,且在长沙期间的一切费用都由选送的电视台支付),贝贝终以其天真活泼的童稚与一个小男孩将一曲《刘海砍樵》演绎得惟妙惟肖,一举获得湖南省少儿组歌舞大赛金奖。

    当我从视频中看到贝贝演出的系列录相(含戏曲《女附马》,领舞《辣妹子》等)时,心中有的只是感慨:多少有天赋的人,皆因了个人的出生和生活环境的制约而失去了获得公平发展的机会!好在个人发展的空间不是唯一的,人潜在的才能也可以是多面的。此路不通,可寻找他途。

    春节见到的贝贝,则是名一年级小学生了。

    打开家门的瞬间,贝贝的笑声、喊声随着拥抱一同扑入怀中。

    问及考试,略显羞涩地说:数学一百语文九十八,扣掉的两分是做题时没有看到题目,漏掉了。

    关于考试成绩,有一小小插曲,贝贝拿回成绩单时,对她的爷爷奶奶不说成绩,只说:过年的时候,你们给我一百压岁钱就行了。因为爷爷奶奶准备了两百元钱给她考双百的,她很自觉自愿地主动把另一百元舍去了。

    午后的阳光下,我们到楼下的草坪与树丛间拍照,每选一个景点,贝贝便抢着摆一个造型,逗得亲戚们开心的笑。但若让她表演节目,却是坚决不肯。与三个表哥一起玩,全成了被她欺负的对象。她的个人主见在这玩耍中也不受人摆布。

    晚上,我的儿子与贝贝睡在中间,两小孩子不停地说话,学各种小动物的叫声,学得声情并茂,恍然如真,初始我们没有注意他们的谈话,当贝贝说:哥哥,你妈妈把热量传给你了,你又传给我了,等传到我妈妈这边的时候,就凉了。我才注意听孩子们说些什么。因为脸挨着脸,贝贝说着说着话高兴得亲了下我儿子的脸,我妹妹随口说了句怎么亲哥哥啊?她感觉很奇怪地反问:他是我哥哥,我怎么不能亲呢?我没有亲他的嘴,只是亲脸啊,再说我是个小孩子啊,小孩子亲大哥哥怎么不可以呢?妹妹被问得无正当理由回答,便说可以可以,行了吧?没等妹妹说完,贝贝又抢着话说:大人才不可以亲别人的,你记得吧?有次啊有个叔叔要亲你啊,我就哭啊哭啊把你拉走了,记得不?妹妹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贝贝说:当然有啊,你忘记了吗?有一次啊,我们去参加人家的婚礼啊,爸爸不在,那些人在上面做演示亲嘴的事情,然后有个叔叔把你拉上去了,也要做演示,我就哭啊哭啊抱着你的腿,把你拉走了。妹妹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不记得呢?贝贝说:当然有啊,你不记得,我可是记得,那时候我很小很小的,却记得。

    贝贝还不满六岁,却说着“很小很小的时候的事情”,听着她的话语,我们都没有笑,也许有些道德观并不是后天教育的结果,而是一种天性而形成的。也许有很多我们大人所认为的微不足道的玩笑话或者小事,却会在小小童心中造成深深的伤害。妹妹问:怎么以前没有听你说过这些话呢?贝贝说:你不听我说啊,你总说我是小孩子啊。

    妹妹问贝贝:你以为我们家幸福吗?贝贝说:我们家当然是幸福的,你和爸爸相亲相爱我们家是幸福的。但是你发爸爸的脾气的时候,这种方式是不对的;你生气地骂人的时候,这种方式也是不对的。

    在她们母女俩的对话中我沉思默想着关于家庭与婚姻的事情,他人的、自己的。尤其是深深地审视自己小心地维持了十多年却依然失败的婚姻,或许是自己对感情的期望值过高,全心地想以一种理想的状态追求完美,却反而让自己遍体鳞伤,身心俱碎。孩子的小小童心中当有很多我们缺失掉的东西,有很多我们甚至于不屑去认真考虑的东西。有时我们认为孩子是早熟,有时我们又认为孩子是幼稚,却不知这早熟与幼稚间道出的却是生活的真谛,也是我们并不敢于去直面与解决的问题。

    贝贝是个充满了灵性的孩子,她的灵性是纯净的灵性,她不恃宠而娇,也不表现出畏强而弱,如此长大后的贝贝,用我家乡的俗语“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来判断,无论淑与不淑,都将会迎来美好的阳光的人生!

    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四日夜

责任编辑 木姊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