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一点零碎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8-07-03 21:31:31 人气:
编辑按:
    这些日子,我抽了许多烟,对着镜子,约略只有些抽烟的姿态,不曾吸入肺里。不大的房间有两面墙壁是用茶色玻璃安装的,我没法不看到自己抽烟的模样并视镜自审,在袅袅烟雾中思考很多很多并不复杂的问题但却是复杂的事实,我于是选择沉默,也终于明了沉默的力量有多大,也于是学会内敛。

    其实我早就应该学会内敛的,却,忘记了。

    如同与人在牌场上较量,有一类人从不输给那些陌生人或者敌人,但,却十有八九会输给自己的朋友,余下的一两次胜局是因为不想再输。

    他人眼中的那个你都只是自以为的你,离真实的你实在太遥远。

    人世间最珍贵的友情是以诚挚之心回归本我才站立得起来的,若**不到这一点,所有的情谊皆会蒙上厚厚的灰尘……

    幸而人都会自省,主动的或者被迫的自省,存在着时间与过程的差异的自省。

    假若一群人同**诼飞希龅接腥松比嘶蛘咔澜伲械娜丝吹搅嘶崾佣患怨俗缘刈吖ィ械娜巳椿嵬O吕淳∽约耗呐挛⒉蛔愕赖囊坏懔ζプ柚梗蛘哂锌赡苊髦崾芤馔馍耍只蛘哂邢葳澹廊谎≡褡约喝衔Ω眉岢值姆较颉

    有人用很纯粹的语言骂了我二次,且骂得理**巢****裸**猩钜濉5谝淮危移骄驳厮等擞肴耸遣煌模」芪业哪谛某渎朔吲坏诙危矣昧撕芏嗉偃绲睦嗨凭渥樱挥辛朔吲坏谌文歉鋈怂担何也恢皇锹钅悖一孤钭约耗兀阋院蟛灰**一些于己无益却腹背受敌的傻事,要学会利用学会自我保护你才可以在大海中游泳……那晚,我们抽完了整整一盒烟……我并非不善于保护自己只是还没有学会利用他人。倘若一条船上,那些掌舵的人那些划桨的人,每人去卸一块木板,都认为是理所当然,那么船上的所有人,终归只有一个结局,就算是习惯了游泳的人找到了另外的船,若上演相同的故事,待终于力所不支时,还是会导向一个结局。如此浅显的道理,却会纠缠得人迷失判断力。

    当我越来越发现自己的内心缺少一种情感或者说缺少一种持续愤怒的情感时,我愈来愈感觉自己十分的可悲,我努力地想要把一种临界的愤怒情绪沉淀下来,然后爆发出去,却,**不到。

    我同时又很想很想看到一股力量是强劲的向着明朗的方向,与我内心的渴望保持一致,才不觉孤单,然而好象总是事与愿违。

    我的心上又似乎确有一面魔镜,它能看到很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或者事实或者过程或者过去或者未来。唯独看不清自己。

    这些发现违背正常更不符合逻辑。

    而其实看不清自己是件应该开心的事情,清醒者的痛苦是微弱的生命力难以能承受之重。

    一道深深的悲悯无形地捆绑得我难以自如呼吸。

    但,在模糊的睡眠中,有一个意识是:很多事需要去**。

责任编辑 浅紫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