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月魂的传说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10-09-23 17:47:13 人气:
编辑按:
    喜欢抬头望月,或许是与生俱来,无论是弦月还是满月,都有一种清幽却恍若可以透过骨质的美。

    喜欢看日出并暴晒自己,亦是与生俱来,无论是烈日还是煦日,都是温暖的感觉并包含着光的味道。

    每天早起或是晚起甚至于可能是晚至天黑,第一件事一定是打开窗户,寻找发散阳光的方向,捕捉风影的信息。

    每天早归或是晚归,灯光下亦会望月光,无论月光是否存在,抬头望,其实只是一种习惯,然这种习惯,却雕琢成了自己的人生所站立的姿态。

    月,它给予我的感受远非人们思乡时所拥有的那份伤感,而是一种力量。即使它偶尔会于心底泛起一阵独处的失落,亦转瞬消逝,概因为,唯独处才让自己沉静,唯独处才益于反思,唯独处才能剔除掉自己人格中残存的污浊。

    尘世的喧嚣只有在月晖的洗涤下,才能涤去尘埃与浮燥,还世界一片宁静与和谐。

    当夜亦睡去的时候,耳畔只有大自然在轻轻昵喃,对着遥远的月诉说默默情怀。置身这样的夜晚,就好象拥抱了月的幽魂,其极致的喜悦往往超越了天地人的存在。

    唯月的光晖。

    而自己就恍若随了月晖的投影融入、熔入、溶入并飞升……

    孩提时代,蛙鸣声中,朗朗的月下,清凉的竹床上,享受奶奶轻摇蒲扇的悠然,倾听日月星辰的传说,随着奶奶轻柔的话语,半梦半醒间辩认那些正飘飘起舞的仙姬……

    那些故事,既是想象的羽翼,也是梦想的开启,它们陪伴着我在缤纷的世界里自如地游曳,自由地飞翔。

    秋夜的月,蝉叫声里,略有几分清瘦的寒意,爷爷的花鼓戏、父亲的二胡、母亲纳布鞋的剪影……还有斑驳的树影,随着秋风飘摇,形成无数流动着的画,游戏的孩子们,便成了穿棱于画间的精灵。

    红月亮,难忘的生日;红月亮,大漠的落日下;红月亮,夜航的天幕上,它们以血色的灵魂终结一个曲折的华丽转身并一曲讽剌的戏剧片断,赋予我全新的生命与通灵的心魄!

    关于奶奶的梦境、关于母亲的梦境,无不关联到月,月亮船里,她们温柔的眼光静静地看着我。千言万语的凝聚,不是担心不是责备不是疑惑,尽管她们有足够的理由来呵斥来忧虑来质疑,然她们只是静静地等待,用无声,等待着流浪的孩子有一天成为自己从小期望的那个样子!

    窗外的夜空,历经几场秋雨,凉爽得有点儿过份,思念着天堂的亲人,想念着家乡的亲人,含泪而笑:“我爱你们!很爱很爱!”

    2010年9月21日中秋前夜于北京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