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子夜呓语之四重悲伤

心有千千劫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1-08-11 15:44:46 人气:
编辑按:
    一 

    走近一个人的内心,比走近春天要艰难得多。

    不管多雪的冬季多么不情愿离去,春天还是在枝头睁开惺忪的眼睛。

    毕竟季节的轮回是无法阻止的。

    一个人的内心却是没有轮回的。

    放轻脚步,小心翼翼地走近,隐隐地可以听到一声声深深的叹息,低低的回旋着,一如此时我在听这支低沉的竹箫,蓝色的,忧郁的,似乎还沉浸在冬天的满天雪花里。

    飘忽不定,似乎可以感触到,却总是难以把握。

    只是一种声音!听得到!看不到!可是很真切,犹如结伴而行,你在我的肩侧,呼出的气息就在耳畔。

    却依然不可能看到那最深最真的地方!

    内心总是很柔软吗?柔软得怕风?怕雨?只能独自开放?只能独自关照?

    在走近一个人的内心时,忽然想到自己,自己的内心又有多少向另一个人开放呢?那最柔软的最深的地方。似乎没也无法抵达,谁也不曾抵达。

    二 

    夜是最可以掩藏目光所及的一切的。

    当这个世界悄无声息的时候,连一声低呼,一声叹息,一声不知名的虫子的呜叫也听不到了,就是所谓夜色笼罩了,笼罩的,我想远不止空间和时间。

    这时才会偷偷伸展出触角,一如花儿开放。

    有时候,在一个阴沉的下午,躲进屋子,拉上窗帘,不开灯。模拟着进入夜色笼罩的境地。

    会试探着,慢慢地慢慢地伸展开。

    下雨了!窗外一声惊雷,震吓得它一下子蜷缩起来。雨或细密,暗暗契合着心境;雨或急骤,忍不住随它一起宣泄。

    这样的日子,毕竟太少了。

    更多的时候,需要奔波,需要强作笑颜,在喧嚣浮躁中随波逐流,难以休憩。

    三 

    淡然静坐的时候已经很少,不会再欣喜有人冒然叩响门扉。

    或者是童年河边遍地的欢愉,是少年枕边一个绚丽的梦境,是青年夏日里的最后一朵玫瑰,蓦然间涌向心头。

    更多的却是,掩卷默然,任脑海里一片空白,寂静,像黄昏的湖面。

    放一只轻柔的曲子,然后于其中回旋。

    这和寂寞无关,和孤独无关。

    寂寞是春天的蝴蝶,暂时栖息在某一片花 瓣上。

    孤独是秋天的树,伫立在时间的岸边。

    于是佛门里,小僧寂寞,大师享受孤独。

    世间繁华迷人眼,我辈凡人既然无法逃避诱惑,就只能在某一个下午,寻求静谧的片刻,行走的路上稍作停留。

    四 

    静静地听一个人倾诉,或者慢慢地对一个人倾诉,都是很幸福的时刻。

    一颗石子投向水面,荡起一阵涟漪,石子慢慢沉入水底,而后归于平静。

    水面上已经波澜不惊,那颗石子却实实在在的占有了一点空间。

    石子一颗一颗的垒集起来,会铺满水底。石子越垒越高,水也会越涨越高,只有水能包容沉甸甸的石子。

    倾诉的人那点点滴滴的絮浯,或许不是一颗颗石子。倾听的人却总要把自己的心变成一泓湖水。

    在幸福的时刻,还有人会想到,心毕竟不是湖,太沉重了,便不能承受吗?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