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子夜呓语之众生难渡

一次剧烈的心灵挣扎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1-08-23 17:03:14 人气:
编辑按:
    方钊白佛:世间何有许多遗憾?

    佛曰:世界婆娑,婆娑即遗憾;无遗憾,幸福再多亦不快乐。

    方钊白佛:何使人心不再孤单?

    佛曰:心生而孤单残缺,带着残缺过一生,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或疏忽错过或已失去拥有它的资格。

    方钊白佛:如遇爱,却又怕没法把握,何如?

    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

    方钊白佛:何能如你般智?

    佛曰:佛亦过来人,人亦未来佛,佛也曾如你般天真。

    方钊白佛 :我心悲伤时,为何下雪 ?

    佛曰:冬天将过去,留点记忆 。

    方钊白佛:雪何至无意之夜 ?

    佛曰:不经意时方错过真正的美丽 。

    方钊白佛:未来有无雪 ?

    佛曰:勿盯这季,错过冬,来年才懂珍惜。

    方钊白佛:人何有善恶之分?

    佛曰: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 。

    方钊白佛:如何能静?如何能常?

    佛曰:寻找自我。

    方钊白佛:世间多苦恼为何?

    佛曰:世人不识自我。

    方钊白佛:人为何而活?

    佛曰:寻根。

    方钊白佛:何谓之根?

    佛曰:不可说。

    方钊白佛:佛多大 ?

    佛曰:算一岁,我亦为佛,尔算百岁如固守己心则亦为人 。

    方钊白佛:世事本无常为何意?

    佛曰:无常便是有常,无知所以无畏。

    方钊白佛:我之情感何以起落不定?

    佛曰:一切自知,一切心知,月有盈缺,潮有涨落浮浮沉沉方为太平。

    方钊白佛:何以故?

    佛曰:执着如渊,为渐入死亡之沿。

    方钊白佛:何以故?

    佛曰:执着如尘,为徒劳无功而返 。

    方钊白佛:何以故?

    佛曰:执着如泪,为滴入心中破碎,破碎而飞散 。

    方钊白佛:何以故?

    佛曰:不求五百年,入我空门,是已超脱涅磐。

    我再拜无言,飘落,坠入地狱无间 。

    佛曰:缘为冰。

    我拥冰入怀,冰融,缘没。

    佛曰: 一切皆为虚幻 。

    我信缘,不信佛。 缘信佛,不信我。

    方钊白佛:何为缘?

    佛曰:缘来天注定,缘去人自夺。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笑面对,勿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唯变,只在百年后,一朵花开间。

    佛曰:刹那即永恒。

    佛分世间万物为十界:佛,菩萨,声闻,缘觉,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

    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为六道众生。

    六道众生历因果轮回,从中体验痛苦。

    在体验痛苦中,唯有参透生命真谛,方能得到永生。

    方钊白佛:何为凤凰涅槃?

    佛曰:人在世如处荆棘,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方钊白佛:何为菩提?

    佛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人本是人,不必刻意做人;世本是世,无须积心处世。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方钊白佛:何为爱?

    佛曰: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佛曰:爱生忧,爱生怖,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方钊白佛:何为心动?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佛曰: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方钊白佛:何为虚实,何有善恶?

    佛曰:以物物物,则物可物;以物物非物,则物非物。物不得名之功,名不得物之实,名物不实,是以物无物也。

    佛曰: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

    方钊白佛:了命于所爱之人面前,瞬间痛苦,永恒幸福,无法抵挡之诱惑。

    佛曰: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方钊白佛:何为禅悟?

    佛曰: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方钊白佛:何以故?

    佛曰:吾法念无念念。行无行行。言无言言。修无修修。会者近尔。迷者远乎。言语道断。非物所拘。差之毫厘。失之须臾。

    方钊白佛:何以故?

    佛曰:如人锻铁。去滓成器。器即精好。学道之人。去心垢染。行即清净矣。

    方钊白佛:何以故?

    佛曰:净心守志。可会至道。譬如磨镜。垢去明存。断欲无求。当得宿命。

    方钊白佛:何以故?

    佛曰: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

    方钊白佛:何以故?

    佛曰:“不放不住,方可久持心念”,如是执着,实有违做人之道。

    方钊白佛:何以故?

    佛曰:少欲,则少烦。

    方钊白佛:无欲则刚,何以故?

    佛曰:出口即错。

    方钊白佛:说错即对。

    佛曰:人在荆棘中,不动不刺。

    方钊白佛:人在莲台上,不动即佛。

    佛曰:心在俗世中,不动不伤。

    方钊白佛:心在俗世外,不动即亡。

    佛曰:前世五百次回眸,换今生匆匆一瞥 。

    方钊白佛:何以故?。。。。。。

    佛曰: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即为离于爱者。

    伽叶白佛曰:释尊,人生八苦,生、老、病、死、行、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如何无我无相,无欲无求?

    佛曰: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伽叶白佛:释尊,世人业力无为,何易?

    佛曰: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伽叶白佛:世人心何能及?

    佛曰: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伽叶白佛:有业必有相,相乱人心,如何?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方钊白佛:红尘十丈,却困众生芸芸,仁心虽小,也容我佛慈悲。情之一字,如冰上燃火,火烈则冰融,冰融则火灭。

    佛曰:不可说。

    方钊白佛:何以故?

    佛曰: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迦叶白佛:何以故?

    佛曰:以物物物,则物可物;以物物非物,则物非物。物不得名之功,名不得物之实,名物不实,是以物无物也。

    迦叶白佛:何以故?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迦叶白佛:何以故?

    佛云:一刹便是永恒。

    迦叶白佛:何以故?

    佛曰:纵有弱水三千,只取其一瓢饮.

    迦叶白佛:何以故?

    佛曰:凡事太尽,则缘分势必早尽。

    迦叶白佛:何以故?

    佛曰:一切皆有因果。

    迦叶白佛:因何来,果何去?

    佛曰:欲海无边。

    佛是佛,佛重禅,佛曰乃禅曰,佛道乃禅道,悟佛乃悟禅。

    方钊曰:我只愿做红尘路上一粒忧郁之顽石。

    方钊曰:水湄,绿堤,枫桥。。。。。。

    方钊曰:一潋柔波,撩了风动,软了尘心。

    方钊曰:你说,前世我们约定,

    方钊曰:紫藤铺香的月晚,我们相见。

    方钊曰:紫藤花……地老天荒!

    方钊曰:长相守,意悠然,纤指冰弦,琴瑟永合。

    方钊曰:愿十年渡,百年枕,千年缘。

    佛曰: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方钊白佛:唯思之苦,无姻之缘。

    方钊曰:未看破红尘方为上岸。

    方钊曰:我愿做红尘路上一粒忧郁之顽石。

    方钊曰:莫愁湖,风寒轻拢烟雾。。。

    方钊曰:长亭路,目断不知归途。。。

    方钊曰:碎香,凝寒露,心执着。

    方钊白佛: 何——

    于是,

    佛曰:众生难渡!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