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子夜呓语之黄昏素描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1-10-04 15:43:41 人气:
编辑按:
    不雨不晴的黄昏来得稍早。

    天空云层浓密且低,西天略微显现些微黄,没有风,也不见落叶的动静。

    院子的西边是一棵核桃树,硕大的树冠里并没有藏着多少果实,叶子倒是不少,不到黄昏,地上已落下厚厚一层。东边是枣树,以前两棵,后来伐了一棵。余下的这棵结了好多大枣,枝头上、叶层中,到处都是。只要起风,这些骄傲的果实就随风跳跃,似乎要惊醒这沉睡的黄昏。

    枣树底下是花,一盆,两盆,一株,两株,都是些平凡的花,有小白菊,有马蹄莲,有牵牛花,有白薯花。它们在树下凌乱地生长着,各开各的,谁也不需要别人的辉映。杂花的花荫里还庇藏着一些不知名的野草,还有我特意种下的彼岸花和麦冬,彼岸花只在春季探出个头就没见踪迹了,只有麦冬还顽强地生长着,只是跟一茬乱草已实无二样。

    院子南边一角放了个挺大的泡沫箱。这个箱子曾经是一个蛋糕盒的盖。中秋那天邻居送了一篓大闸蟹,有两只小个子的蟹居然逃走了,没赶上下蒸锅。后来就把它们养着了,用的就是那个蛋糕盒盖的泡沫箱。箱底放了一些细沙,是淘洗的挺干净的沙粒,沙子间搁了几个鹅卵石,这两只小蟹就在这个箱子里横行穿梭。原本想养几天就扔掉,实不曾想这俩小生灵居然活的很好,不仅没有病倒死掉的迹象,反而愈发欢快。每个清晨或黄昏,都能听见它们在箱子里徐徐梭行的沙沙声。

    院里养着一只不足一尺的小黄狗,就是那种最普通的土狗。小小的脑袋,矮矮的个子,只有那俩小眼贼溜溜乱转,一会儿狂奔,一会儿打滚儿,一会儿叼个核桃,一会儿衔个枣儿。小家伙昨天居然学会叫唤了,与邻家的大狗铆上劲对着叫,只是那稚嫩尖锐的叫声实在有些让人忍俊不禁。邻家的狗应该时日不多了,那呜咽的叫声里充满了沧桑与不安。

    黄昏的天空嘈杂而寂静,院子外面各种车声、小孩哭闹声,还有邻家大兄弟粗犷的叫嚷声,给这压抑的黄昏平添了几分浮躁。突然一声凄厉而尖锐的刹车声,随后其他声音全部凝住了。对街刚结婚的少妇在胡同口骑车撞死了一只狗,少妇也摔了一跤;在刹车声里过膝的裙子正好撕破,几乎过了大腿,白花花的肉煞是眩眼。人们都屏住呼吸看着、张望着,空气一下子就凝住了。少妇自己爬起来头也不回的推着车走了,只有那小狗的尸体摆在当街诉说着这段过往。人们又开始了新的议论。新的浮躁随之弥漫在这寂静黄昏的天空。

    天空最后一丝光亮还没有消退的时候,一群飞鸟掠过小院的上空。此后,这一画面在我脑海定格。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