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子夜呓语之岁末断章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1-12-31 19:28:13 人气:
编辑按:
    若,爱上一朵花,就陪她一生绽放。若,爱上一个人,就陪她一生幸福。月华如水,涛声依旧,写下这篇断章,祈愿自己消除执念,静默安然于自己的天涯,守着一朵花,抑或一个人。

    心,终于尘埃落定,笔,慢慢浸透寒凉,临摹季节的轮廓,一笔一划,深深浅浅,迢迢而来,只为流年之末,将暮未暮时分的那一帧浅黛光景。时光里,许多人事,就那样不经意被淹没。华灯初上,宁做一株安静的草,静看萧索的冷风如何卷起尘封在窗栊的故事,冥想那一扇扇幽窗下,又会有多少新的故事在重复上演,温柔的伤感。

    我以为,在天黑时分,亮一盏灯,就可以引起蝴蝶效应,万家灯火的温暖,多少可以驱散沉沉寒意;我以为,在万物萧条的冬季,种一簇花籽,就可以绽放一剪春光,寻着花香,会回到盛世年光。

    第一场雪来了。寒凉干冷的季节,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闲情逸致,不由分说在窗前的花盆埋下几棵花籽,用一层薄膜覆上,像孩童期望每一个节日的到来,我在期望一场荼靡花事。那些安静的种子在浅浅的土壤中酣睡,薄如蝉翼的梦,贴在窗棂,化作一朵花瓣的模样。

    今夜,你窗前的那剪寒花,明日,又被谁、折去天涯?又是谁闲坐在绿纱窗下,瘦剪一夜灯花。梦里花落知多少?你在我的梦里寻一径香踪,沿着长满厚厚青苔的雨巷逶迤而来,故园尘香未央,依旧百媚千红。梦中,你睡得酣甜,一澜涟漪,是你微漾的小幸福,是我萎落成泥的无助。

    雾亦蒙蒙,雪亦飘飘,拾蕊拈花,不堪题记。友人劝说,有些花事终不得遂人愿。花期过,即使栽花之人再有心,也不过竹篮打水。花开是相逢,花落是别离。错过花期,就算倾尽一冬的温暖,也无法让花开长久。离别后,就不要回首,她不是你的如花美眷,你也不是他的君子翩然。花开,是为了爱花之人,花香,是为了怜花之心。

    每每在梦里看见蛱蝶翩翩,往来繁花丛中,出水芙蓉玉扇,落红万点霓裳。纤纤玲珑叶,云笺起草,丝红萦绕。然而我知道,梦,终究是梦,单纯而美好的夙愿。花事不再,便是一场无果的等待。可是那深铭在我心间的画面,依旧韶光媚眼。漫天的花影,在微云淡月下,做着柔柔的梦,摇曳着荧荧星光,凝盼花开的季节。

    最近,听过一首歌,歌词唱到:“爱上一朵花,就陪她绽放……”每个人,都是一朵花,浅唱四季轮回,静聆红尘之音。江南水,年年绿。陌上花,岁岁开。“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如今,那一丛芦荻已然是缟衣霜袂,再也寻不见昔日红颜。尝浮生清欢,品红尘冷暖,萧萧北风掀起一片炊烟,我闻到了人间最真实的烟火味。

    举芳樽,别酒盈觞,向花香,美酒拚千场沉醉。且不顾其他游丝别绪,我梦中的那朵冰花,在冬日里含苞欲放。我的文字在花蕊中吮吸阳光雨露,横—竖—撇—捺,每一笔都逐渐丰腴。若说,梦,是人生的一双翅膀,那么我是否可以说,单纯而清澈的文字,是翅膀上的每一根雪白的翎羽?倘若今夜我把满怀心语都倾注素笺,那么,我的梦是不是就要展翅飞翔?我怜爱的冰花,是否就在此刻绽放?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