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子夜呓语之岁末遗事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2-02-17 12:18:38 人气:
编辑按:
    我喜欢岁末的日子,在这时候,所有的故事都已成形,而结局尚未来临,我微笑地再作一次回首,寻我那颗彷徨凄楚的心。

    流年似水,太过匆匆,尚不及察觉,时光便已悄然流转到了岁末。只一晃,林花已谢,年华又在我们茫茫然间添了一轮沧桑,几丝岁末情绪沉淀在这不曾期许的北国年夜里,飘摇浮沉。凉风吹起书页,让尘封在书卷里的词章和故事弥漫在微润的空气里。经流年,回首岁月转角的水月镜花,一弯残月映着沉醉在柔波里的光阴。  

    时光冰凉,沉淀下所有微熏的往事,光影交错间,淡了些人影,又添了新颜。从来,我们都是人间匆匆过客,既然注定只是过客,就该携一颗从容淡泊的心,走过山重水复的流年,笑看风尘起落的人间。凡尘来往,你去我流,不过如此。交错而过,匆匆回首,一些故事还没来得及真正开始,就被写成了昨天;一些人,还没有好好相爱一场,就成了过客。  

    缘份当真奇妙,有时候,在人潮拥挤间行走,总会有些莫名的感动,叹世事轮回。也许,偶尔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前生可能便是知己,是亲人。而待得今生,一场擦肩而过,一段尘缘就了却了,再无因果,只是相逢,也好。然,有时候想想,是否今生伴我们相随一程的人儿,来世也只会有一场擦肩而过、陌路相逢无须相识的因缘?  

    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会忍心责怪。缘深缘浅早已注定,春去春会回,花谢花会开,而人一旦把缘份了却,就再不相欠了。也或者说,人生本就没有什么相欠,别人对你付出,是因为喜欢,而你对别人付出,只因为自己甘愿。守在岁末,独自一个人剪下一段时光,雕琢雕琢,就很好了。莫名地喜欢两个字“惜缘”。这世间大多情爱,都有因果,是缘,就好好爱一回。  

    很喜欢席慕容的一首诗歌《暮歌》“我喜欢将暮未暮的原野,在这时候,所有的颜色都已沉醉,而黑暗尚未来临,在山岗上那从郁绿里,还有着最后一笔激情。”将暮未暮,很有意思的几个字。须知,将暮未暮,也意味着所有的情绪都已落定,而结局尚未来临。譬如我们将暮未暮的年末,在这时候,苦苦乐乐都已淡然,而年末的钟声尚未敲响。还能容我们欣欣然再作一次回味。  

    人,只有在寂寞时才会思绪泛滥,任自己沉寂在往日的悲欢交错间,将那些泛黄的往事读了又读。新年的钟声,总会敲落许多布难尘埃的往事。有时候,怀旧是一种孤芳自赏的高雅,将自己低到尘埃也未必是对生活的妥协。  

    岁末了,新年至,也许每个人都有一个简约的追求,或期待一场湿润春雨,一季灿烂花开;或是一场不期而遇的浪漫邂逅;抑或是,在某个时光的角落,记起某人,被某人记起。  

    往昔不再,岁月流长。活在当下,做每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去每一座和自己有缘的城市;看每一道动人心弦的风景;珍惜每一个路人。学会享受寂寞,一个尘封的世界,一杯茶、一本书、一帘梦,寂静又冷清,静的时候,不累于外物,只和自己的心说话。

责任编辑 浅紫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