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子夜呓语之江南梦晚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2-02-28 19:02:23 人气:
编辑按:
    梦入江南路,过往客,烟波处。万载依依,却把眷情轻负。暗许无人,怎解知心苦?怕相逢,又恐暮。

    落红数,染泪何缘故,千古也成荒墓。欲说相思,静听夜雨低诉。虚幻从前,远信归鸿误。叹来生,与谁度?

    ——题记  

    走近记忆的远古,却是我明媚的忧伤。轻轻捧起的眷恋,还不回我守望的春天。流连的那一世天荒地老,只剩,被百花写满的千年痴情,随一滴泪滑落红尘,在一场瞬间的烟花中细数成经卷,此后,我也在所有的日夜轮回里,苦参那种忧伤的经纶!  

    几世千秋,满怀的思绪,却不能借浅吟低唱的诗篇,将那些在词汇里,半世流离的细腻情感搁浅。所有为绝世之恋而赋的,卷卷凄美,墨笔飘飞里,忧伤的大片经年,只是在绿影红衣中种植着思念,而我,也在画下的伤痕里,追逐着逝水流年的记忆。

    回望远古,水墨画般的江南,匆匆岁月,湮灭了曾经的笑靥。一次又一次,沉沦的豆蔻年华,一袭白衣一袭情,歌不尽悲欢,唱不完离合!一季错失的妖娆,一帘烟雨,一岸风絮,那柳絮纷飞,那烟雨凄迷,是因思念而起吗?若是,却为何独独没有,马溅飞花的打马归来?一纸断桥岁月的曾经轮廓?  

    前世的因,后世的缘,我为你背负了万丈尘寰,千般恩怨!远古纠缠的美丽回忆,秦淮河畔的锦瑟无涯,那沉醉入迷,谁在沉醉痴迷?又谁能唤醒?  

    倾尽所有浮生,千山万水的的寻找,依旧是月下的长相忆。天涯海角的执念,一场疲惫的跋涉,依旧是前世到今生的距离。看过往,俗念纠结,心碎断肠,要用多少来去自由,才会抛下繁华落尽的孤寂?  

    此生,暂借芳华,欲追赶上漫天烟花的绮梦。怎奈,零零碎碎的心事,又能将思念安置于何处?  

    故事里幽湿的情怀,任谁的朱颜泪倾落如雨,都无法释怀时光逆转的悲伤!  

    滚滚红尘,又有谁,可以淡忘了人间烟火?  

    茫茫人海,又有谁,可以放下悲喜与牵绊?  

    千丝万缕,总是画扇难掩的风华绝代!总是短亭长廊的红尘辗转!  

    一个遗失久远的梦,滴落的花香,染醉了千年的风尘!而,你我的轮回,却丢在了古道荒烟中,目送三千若氺的繁华,无痕!无期!  

    苍白的古迹,小楼风雨谁人守?谱一曲琴瑟,唯见心酸!  

    一段风花雪月,讲述着千年离别的凄凉!  

    一页亘古未释的篇章,仍在梦醒后,挽留那最后的绚丽!  

    泪眼婆娑的轮回,定格在唐风宋雨,秦月汉关中!一纸墨痕,掠过空灵的彼岸,诉说着眉目传情!长短句的诗行,泛黄记忆,于一池月色中,演绎着昔年的变迁!千年情愫不老的红颜,也在短暂停顿间,刻着你的誓言,她的眷恋!  

    梦里梦外,舞落的一世温婉,斑驳了日夜凋零的前世今生! 听风、听雨、看花、看雾,一声幽怨的叹息穿越远古!  

    理不清的情结,远古的影子,一半明亮,一半朦胧!  

    那年君嘱我,一句不离弃,我于萧风瑟瑟里,守着一袭不变的秋梦!  

    今别天涯,纵有心不甘,断了眼眸,却又奈何?  

    昨日的魂牵梦萦,无论是千年因缘,还是百年倾情,我只愿在暮色苍茫中,挥尽我一袖的风尘,一世的牵念,与往事诀别,只用笔墨怀念年华,祭奠你回眸的那一刻。  

    缘尽一生,情结一世,莫再有缘,不再情殇!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