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子夜呓语之风染水韵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2-04-21 23:01:41 人气:
编辑按:
    清凉的风,习习吹在身上。衣襟紊乱地纠缠在风里。

    我把清风当成了我的恋人,一次次任性的缠绵,一次次轻柔的慰抚,一次次怡悦的蜷缩。只想恋着这一丝幸福;只想攀着这一丝温柔;只想缱绻在风的怀里,静静的凝望,浅浅的笑,幽幽的雾湿云山。

    一季季的跋涉,一季季的婆娑,更换不同的霓裳,变换着不同的风情。却总是撩人心窝,我浅薄的意志便总也经受不住诱惑的醉倒在风的怀里,心甘情愿的听聆、温顺、恬静。

    清风以一个少女般的轻柔明媚着我的心怀,以一个男子般的敦厚沉稳着我的心悸。我眷恋,我欣羡,我欲罢不能的揽风于情,揽情于怀。在一个个婆娑清幽的夜里细数那些粼粼细细的琐碎与斑驳。时光似浮在水魅光影中,跌进了清泠里远去。湿淋淋的贴敷,清朗朗的感觉交错在冷幽邈远中。

    攀折下一根颀长的青草,放在风的门扉处轻轻守候。清风携带着湿凉的气息,将柔绿的色泽背负在身,馨香袅袅中,是千年的清孤与跋涉。我闻到零露漫漶的气息,我看到了柔绿翠嫩的蔓延。千年的伊人,似风里的蒹葭裹满了白露微霜。萋萋复苍苍,风化成一条丝带,牵拉着遥远的记忆,轻舞着亘古的幽香,而柔绿就在无声中被安静地染满了霜白,风华流泻在风里,采采地溯洄在琼隆玉宇中,遗下一片辽远的旷域。独自凝立的年华,淬炼成清风明月。清朗朗的照在夜深露重,晨曦未已中。轻抹着清风荡过的彼岸,平复那千年的孤独与清幽。伊人形销骨立,矍矍清姿依如来时般的婷立,羽化的风韵袅袅萦萦。一梦千年,载入我的迷离,我无知无觉中开始漫长的守候伫立。

    月光杳去,星光隐隐,烟青色的天穹,雾朦朦的清凉。风颤微微地掀起我的长袖满盖的窗帘。在那一刻,涩涩的星,浸满了幽怨,湖水般的微澜透过那盏明灯轻起褶皱。泛滥的波光水韵涌满了眼眶,不知道是轻轻的疼痛还是涩涩的酸。总也眨不完的情韵,总也睁不起的忧伤,在放射状的光芒中投射于苍穹云霭里。

    斯时,趴低着混乱的意识,斜睇着天眼处,于是我的世界便成了倒立的世界。座座楼宇,照耀的灯光皆成了远远天涯处穹隆上的星芒,点点地放射着柔和又刺眼的光芒。似开满了碎碎花儿的帘布,重重轻巧地裹着大地。远处那盏明灯,成了我眼里的火焰,灼亮的燃放照耀。水润润的眼眸里,灯光罩着一层粼粼细细的光环,晕黄着似波光漾漾,涟涟地抖泻在黑沉沉的夜色里。向着夜幕放射出无数支鳞细的箭芒。

    倏忽,它在我迷离的眼里成了一个黑夜里的太阳,烙黄的光晕,伏波轻滚,层层叠叠次递迭变而去。灼热地散发着生命的力度,纹理由细微扩放至明晰无限,似一池汪洋的湖水,布满了夜幕穹隆。转辗的思量中,它又成了我婆娑视界里的一朵向阳花,吸收着天地精华,绽放着黑暗的光泽。在黑夜里盛放,灼灼其华,熠熠其辉。朗比明月,灼似骄阳。

    我的眼里,蕴藉了太多的色泽,蓄满了太多的湿润。年华翻滚,似琉璃的潋滟,荡漾起的风华点点洇湿了我的江湖古道。清风总是轻轻绾起如水莲般的发丝,游弋在我的生命疆域里,以蔓延的姿势迅速爬满了篱篱古墙。而我总是在一低头的瞬间采满了姗姗曲韵,在再抬头的片刻,饮下所有的雾露,将目光镶嵌在天穹上。于是,我说我也捕捉到满天星光,漫天月华,满幕忧伤。

    辰与商何其的遥远,我不明了何是辰,何是商,却似闪烁的灯花呈现在我的黑夜里,清清静静地演绎着斑驳陆离。旷远的遥迢,如水如光的涉猎而来,淌过哗哗流水,我听到雨滴溅落在水中的清脆的叮咚声,淙淙的似远古的曲律,串起了涟涟的浮光掠影。我守在生命的洞口,满目苍凉,水光朗照,盈盈光韵揉碎了生命的肌理。我想残碎,残碎成那水韵里的雾霭,丝丝连连永远都扯不断,剪不完。生命的缄守一如未出世。

    夜倾城,黑夜以一座城堡的姿态侵进意象中。听流水婉转潺泻,听虫声唧唧嘤唱,听心花绥绥绽放,听光韵灼灼放射。眸子氤氲起浓重的轻烟雾霭。我的涩涩,轻轻合上,缓缓打开,缝一样的开阖间,世界迷离一片,旷远而寂静。打开,合上;闭上,睁开,一派流离,一种沉敛。何时,你的眸眶似一湖池水?你的眸子似一粒水晶,饮浸着水润的光蕴,却总也抹不净那丝烟霭,迷离也就被深深种在了眼眶里。萦绕的重重雾裹的茧。从你眼中抽取的薄光,从你眶中浮起的涟漪一直抵达到心田深处,又以放射状投向夜穹。

    很想一直地闭上眼,然后在我不假思索的轻轻打开时,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我的世界一片空茫。我会以为生命浪漫唯美,不忍惊动任何生灵,轻轻随风丈量这个世间,牵绊些微的生命。

    不经意的合上,漫漶的情韵便涌上了眸,浸润着静凝呆怔的眸子,似水与石的相倾相恋,水与风的相缠相绕。水中会有青苔、藻丝、石块、沙粒,会映满天宇,会蓄满幽韵,会滋生风情。而我的眼中除了水润,除了痴眸似乎不再有任何,那丝被风拂过的幽情只是无关痛痒的浮泛。莹润的温婉掉进了河流中,撩拨起古旧的水渍,蕴满浅薄的诗情画意。

    夜,寂寂;心,蜷蜷;情,绻绻;灯光,依旧,在轻轻眨着的眼眸中忽闪忽闪。远处传来犬吠声,还有那些间断的喁喁人语声,打破夜的沉寂。我从倦怠的伏趴中倚立起身子,面对肃静的人间。

    水声潺缓,风丝轻抚,凉意轻袭。涩涩的水润眸子轻轻阖上……

    寻梦的路途,我依旧轻轻凌空涉过彼岸江渚,在水湄碧草处守候着霜白的苍苍蒹葭。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