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子夜呓语之死亡日记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2-06-07 21:45:58 人气:
编辑按:
    一

    夜小心地滑落在我的窗前,我眺望北方以北的天空,脑中再次浮现那句话:活着是一种状态,一种只有死亡才能够结束的状态。  

    这些日熄灯后总是静静地躺在床上,借着窗帘中渗过的微光望着天花板,回想此刻以前的自己以及自己做的事,突然就会萌生出一种自己行将就木的感觉。而心情也变得异常平静,不会粲然而喜,亦不会潸然泪下。只是回想,然后嘴角勾出释然的弧度。

    愈发地喜欢《十年》这首歌。总觉得自己不会在某个地方呆很久,于是便只是“独善其身”,根本没有“兼济天下”的打算,因而就无所谓身边人的来去;而自己又自认为是天生留不住朋友的人,所以纵使自己来去独行,也并无太多不甘。因为自己从心底意识到:十年之后,天南地北,谁都不是谁的谁。  

    前几日花开甚好,而那也意味着它即将凋零。我看着满树粉白,突然萌生出想要同它一般凋落在最美时的冲动,但也仅是冲动。隔日便看到满地落红,于是套用古人诗句,写下了“忽如一夜春风来,满园落红不重开”的句子,聊以祭奠。  

    “活着是一种状态,一种只有死亡才能够结束的状态。”如果这种状态延续至永恒,便不会有它消亡后的悲伤,亦便没有了它存在的珍贵,那么若没有了死亡,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二

    看了女作家苏雪林的《当我老了的时候》,只觉静穆。她说:“我死时,要在一间光线柔和的屋子里,瓶中有花,壁上有画,平日不同居的亲人,这时候该来一两个坐守榻前。传汤送药的人,要悄声细语,蹑着脚尖来去。亲友来问候的,叫家人在外接待,将死的心灵担荷不起情谊的重量。灵魂是早洗涤净了,一切也更无遗憾,就这样让我缕缕化去,像春夜一朵花的萎自枝头。”

    多数时候,死亡使我们觉得阴冷,心惊;然而苏雪林却描述了一种安详的告别:一个被生活涤清了的干净灵魂,悄悄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正如悄悄的来,如同花朵在夜里无声凋落。

    告别,其实不一定是件悲惨的事,假若生如夏花,恣肆地、率真地绽放过一场,有过一段有笑有泪的尘缘,那么将走时也如苏雪林所说,一切更无遗憾。

    这是个周而复始的轮回的世界,每个人都注定不能停留太久,既然这是宿命,那就好好地珍惜活着的每一天、每一刻。和生命、和世界相亲相爱。

    生命的意义从来不在长短,而在质量:沉甸甸地活一日永远胜过空虚地过一世。只有充实地活过,离去前才会如苏雪林所描述的那般宁静、安详,身心缕缕化去,温暖地消散于空气里。歌手朴树在专辑《生如夏花》中写道:阳光下,献给你,我最好的年华。

    我但愿,正在度过的每一天都是生命的最好年华,都如夏花盛开之灿烂。如若是这样,那么永远无须为那些离去的消息而黯然,世上原有一种告别如秋叶之静美。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