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子夜呓语之七夕何夕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2-08-26 19:02:17 人气:
编辑按:
    “云天收夏色,木叶知秋声。”

    谁家风,偷剪了六月的姹紫嫣红,斜阳处,醉眼看落花,紫薇无声。谁家风,又吹落了夏荷的心事,相思如莲,便也一季一季滋生,疯长,直至苍凉成瑶池里的半阙秋词。茉莉花也败了,悄无声息地跟依偎了一个夏天的桂树辞别。两月后,粒粒桂花将笑影婆娑,替代茉莉的香雅芬芳。

    风息了。息吧。

    旧梦中,那素衣女子,发如墨,瞳似水,着一曳地长裙,在漫天的长风中裹挟着一袭香尘,妩媚多姿地走过,拈了额前的碎发,销魂处,惆怅又结。伊人默然伫立,神情淡然且傲然,只一个回首,一整夏的风月和沧桑便消融在一袭长裙中。

    夏去了。去吧。

    轩窗上,映出一片菲薄的素写泼墨。秋风翻书,案头放着昔日喜欢的《诗苑》,久未打开,豆蔻年华的往事涌上心头,温暖感动瞬间袭来,依稀记得那个羞赧少女,红着脸将一封折成纸鹤的信央人捎来,信的内容早已忘记,只记得信的末了写了一句七夕何夕。

    呵,七夕何夕。

    俗世里,理性随年岁渐长,儿女情长,早已此去经年。渐行渐远的,还有昔日传唱着的童谣。七月的葡萄架下,俏牛郎,织布女,浩瀚的茫茫银河,陪着我们走过了一个又一个青葱年华。一场美丽的邂逅,造就了几世的幽怨缠绵和欲说还休。隔河回望,绵绵的相思被拉得老长老长,许是心有不甘,遥遥相望的两颗星便将这思念扯到了地上,于是就有了凡间俗世红男绿女的相思相怨。待到尘埃落定,终于懂得,以小小素心,度漫漫俗世,平平淡淡即是福。心心念念的真丝长裙终是没买成,是想将此念想留待明年,抑或后年。若年年有今朝,则年年似今朝。七夕,在别人的相思里,独将这份期待搁在冷秋清梦里,经过三百六十五日的沉淀和发酵,它将会更显韵味无限。

    流年似水,七夕何夕。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