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胭脂情@梦断红尘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2-09-10 22:19:33 人气:
编辑按:
    忘不了,佛祖劝诫:“尘缘从来都如水,罕需泪,何尽一生情?莫多情,情殇已。”

    尘缘?不,世上本无缘。所谓缘分,只是托辞罢了。

    一切本不该若此,却又如此,何为?那些相守的,亦或分离的,暮暮朝朝,受够了红尘的侵扰。一段情,若如此终结,只怕那红尘的牵绊,絮絮绕绕缠绵到下一季花开;一份爱,若就此割舍, 只怕那良心的歉疚,牵牵绊绊相思到终老。红尘,若太纷扰,只会祭奠了凄凉。也许是过于执着,但只要生命还 有一口气,那些执念就将永生, 将再也逃不出红尘的缠绕。

    一个人的红尘,满是寂寞与伤感。可能所谓的尘缘就是最终分离。有没有一股力量,能唤醒回忆;有没有一方净土,能埋葬记忆?

    当离殇散尽,余温尚存,该走的总是会走,该留的却不一定会留。稀释年华,看不到的风景;听不的懂故事;说不出的情感;终将不复存在。

    夜无眠,风起云飘,远处秋风隐隐,窗外雨声凄凄。屋内寂寞相伴,敲击键盘,把一腔悲墨伤感诉说。风起吹开一夜相思,云飘带走一地碎梦,千年的佛语没能融化千年的相思。千年的誓言已被风雨冲刷的无法辨别清晰,为什么还要站在三生石前苦苦相守寂寞?

    红尘一梦醉千年,寂寞一世歌相伴。为你,醉了千劫不复的轮回,苍白了这滚滚红尘那一抹短暂而永恒的挚恋。千年的诗情画意中,在拈花一笑间醉了你迷人的酒靥,曾经沧海化作几许梦愁,昙花的瞬间,谁的指尖不经意流过了千年的时光,在惆怅心事里锁住了刹那的芬芳。

    铅华褪尽,苍茫的呼唤,终被遗忘,挥洒情丝,把酒临风于江南夜色中的惟美,铺就成今夜无眠的相思,落寞一地青丝摇瘦,清风抚琴本无意,明月透窗岂无情。执手提笔,垂自丹青之时方觉欲书无字,红颜寄语,情已无言,情何堪言?

    总是在无名的伤感中编织经年的一帘幽梦,总是在淡淡的暮色中默默洒落新增一地清愁。相思成灾,苍老了年轮,微醺了岁月。

    千年回眸一场空,一切都是梦,镜花水月何时休,一梦悠悠。

    有多少人醉梦红尘不醒,又有多少人为情锁一世,情为何物只让人生死相许,难道千年相思只为梦?

    白的风华,燃尽了青春的无知,岁月的分离,只不过在继续书写断章的流年。一个人的朝朝暮暮,一个人在灰白的空间独自谱写悲伤华丽的乐章!

    心颤颤,破离歌,望穿秋水只为梦中影,谁知等尽黄花落满河,假如能在没有离别的红尘遇见你,准会让自己的灵魂住进你的骨髓,不再让爱搁浅。

    红尘如梦,醉一场,那是布满尘埃的昨夜梦。曾叹笑望云卷云舒,却原来,那份潇洒不曾拥有。一缕情丝,几点离愁,又有多少俗事缠。谁人不被红尘累?何人不为红尘瘦。来来去去,红尘梦;悲欢离合,红尘泪。追问清风梦几多,借问明月情何从,却道静观残红归去。一曲红尘引,惹多少红尘泪,雨洒尘间。

    多少,红尘逐梦人,纷乱红尘路。多少,红尘独行者,回眸泪断天涯路。

    红尘梦相随,寂寞歌相伴。独吟相思,孤影漂泊,思念无絮,飘落无声。

    恨,不能拥有。就算拥有,亦还恨,恨不够长久。

    只是,早已不恨。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