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彼岸行@清风醉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3-07-29 19:28:13 人气:
编辑按:
    清风醉

    一纸素笺,瘦了容颜,醉了清风。

    (一)槐花缘

    在故园老屋的后面,有一颗槐树,从我记事起,它就屹然立于屋后,经年的风霜,侵蚀了它的容颜,却在每一个初夏,散发出淡淡的芬芳,在我的青春里,留下了飘香年华。

    每当暮春残红褪尽,槐树就默默地开出了淡白的花束,如兰花般的素雅,幽芬散缃帙,静影依疏棂,即便无人亦自芳,斑驳疏影,映出润了白的流彩,交相辉映,渲染着绿意繁华的五月天。

    拈一束槐花,一片洁白如云,在我的眼里,溢出了五月的晶莹,槐花香里几度繁华几度枯荣,藐视了多少秋风寒霜,五月槐花,不似杏花的枝头俏,不似桃李的艳丽多姿,它屹立于参差枝桠间,与层层绿意交融,重叠有致,在清风吹拂中,洒落一地槐花雨,一地淡淡的芬芳。

    友人以笺做诗词,我仿友人,一笺槐香,一笺诗情,落满岁月淡淡的痕,一如槐花的纯情素雅,此去经年,容颜为谁展,只为了,春去夏来,百花消弭时,茕茕绽放清骨爽颜。

    蜜蜂采蜜于斑驳树枝间,一片繁忙,彰显着槐花的迷人之姿。新雨过后,槐叶翠绿欲滴展疏影,槐花于晨曦时散发沁人清香,于晚风时吟唱悠闲之态,槐花展现给了世人无限仰望的姿态,却在时光流逝中渐渐消陨,曾经洁白的容颜,在时光葳蕤中,清瘦成落地缤英。

    (二)恨相逢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往事犹在梦中。记得那年,在五月槐花飘香时遇见,但见东风千回百转,你随风而来,飘然入我梦,倚在我时光的褶皱处,衣袂飘飘,在每一个入口处掀起了万千涟漪,只待与你携手流年里的烟雨,共度风雨人生。

    千年的等候,未曾谋得你刹那的回眸,青春的容颜,终于在岁月中单薄的失去了颜色。

    人生何处不相逢,纵使尘满面,鬓如霜,萍水亦情浓,如水面上的浮萍,不知何时就会根根缠绕,枝枝相蔓。

    爱情的惊鸿一瞥,稍纵即逝,却直教人生死相许,每一份扎根于内心的爱情,都携着岁月深深的遗憾,盘旋于我们伫足过的天空,留下清泪几许。

    友情,陪伴了我们一生,直想倾我一世的眷恋,以换得友情隽永,在岁月相携中不离不弃,共同面对眼帘外的秋风寒霜,成为彼此心底的那抹“你若盛开,清风自来”的温柔与牵挂。

    (三)若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回眸之际意重重,浮华苍苍,只剩曾经的执念,残存心间,一纸一阙词,一曲一离殇,一生只为一个人。

    初见,是那美丽的邂逅,是那漫过前世的相约,从此,种下“一处相思,两处闲愁。”

    冥冥之中种下的一瞥,成为了滑过天空的一抹惊鸿,我们共同度过多少春日斑斓,秋日绵长,却终躲不过寒冬的冰封雪长,君不见,待到来年冰消雪融之时那遍布的伤痕,便是我们流年爱情的殇。

    初见虽美,随之而来的爱,更是刻骨,可是,世间一切都是那么近,又那么远,今日近在咫尺的爱,明日就成为了疏离的遗憾,烟花虽美,却终不过是日无声,水无痕,相思一曲深重扉,烟花飘散情亦飞。

    从此,结束了烛火顾盼,对影流连,结束了风月情浓,也许是前世的缘不够深,只换得今生的遇见,也许是来世的姻缘,错在今生遇见,徒增无限的怅惘和喟叹,徒增一段无果的恩怨情离。

    似水流年的繁华,只在念昔之间,你走了,我的世界从此不再繁花似锦,所有的过往,所有的爱恨,全部转化为流年一叹,红尘一笑,唯留初见时的惊艳和倾情。

    世间最美的情,最美的爱,都是带着遗憾的美,只有遗憾,才成就了我们经年里的念念不忘和一世的眷恋。

    我宁愿只和你初见,留得初遇的惊鸿长驻人生,暗香浮动最好,我与你浅浅一笑,一纸素笺,于时光的旖旎长河里蔓延淡淡芳香。

    人总说,时间会抚平一切伤痕,可是有的总会变成了疤痕,时时提醒着你过去的人,过去的事,除非你的记忆停止下来,我们把它藏在记忆的最深处,停靠在心灵的一个最隐秘的角落,“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从此岁月静好,各安天涯……

    (四)空等待

    等你,于月华初上的夜晚,于晨曦微露的清晨,都弥漫着我满腔的柔深情和期待,我在素笺上,给予了你无限的祝愿和思念。

    一缕清风,吹落了世间繁华,也吹落了我的记忆,曾经我以为的一线就可以执手相牵的千里姻缘,如今却成为扯不断,理还乱的断绪和牵绊。

    曾经我是沉湎于流年烟雨中的歌者,为一季的繁华与凋零,为世间最美的云雨邂逅,为那墨笔飘香的四季盛衰……最后,我把流年中的忧郁折叠起来,打包成满树的花开,在世间一隅绽放最美的缤纷,与流年烟雨相约,演变成人生季节的一段哀婉的插曲,一曲离殇,伤了谁?

    曾经,我在树下等你,四季风吹过,树叶新生了,又凋零了,风舞过四季的忧伤,在我眼帘深处折叠成了层层过期的船票,终其一生,没有为我兑换出快乐与欣喜。

    曾经,我在午夜阑珊处等你,冷月如霜,月帘深处的流云,掀起了我漫天的思绪,晴空繁星点点,那是我思念你的眼,清风醉意徐徐,一度摇曳着指尖漫过的青春年华。

    爱情,或高贵,或苍白,在月影斑驳的红尘俗世中,晕开了沁满心扉的芳华。

    曾经,我在黄昏里等你,被夕阳拉长的身影,凝聚成落日的绵绵忧伤,黄昏是黎明破晓之前的等待,是日落前最唯美的落幕,黄昏与黎明,构成了整个人生,右边,是晨晓破天际,为谁辛苦为谁忙,西边,黄昏日落,流年烟雨,一笑而过。

    在夕阳的影里,在这如歌又如诗的瞬间里,我轻拨往事的帘幕,一抹想念,醉了谁的温柔,我多想轻轻走进你的内心,探知你的心灵,看那起伏的心尖上,是否有我的思念在跳跃。偶有飞鸟滑过夕阳向晚的天空,在我的眼中溅起了涟漪几许,我仰望天空,眼里有泪滑下,一纸素笺,一曲离殇,在流年烟雨中,空了谁的等待?

    (五)倾世恋

    在一纸素笺上,提下了你的名字,笔墨氤氲了开去,你的名字,在我的眼里被无限的放大,和着一触即碎的相思,笑容被染成似琥珀般深蓝的忧郁。

    青春在远行中渐渐失却了明丽的色彩,我们经过山谷和河边,谁能听见花开在岁月的窸窣声,一纸素笺,倾我一世眷恋,亦有我对青春的怀念。

    曾经绽放于诗笺上的斑斓诗行,在岁月的萦绕中并未失去它的芬芳,而是,在花开的时候,我的梦,才刚刚开始。生命,本是孕育了无数的希望,虽然,我等你不到,但是,谁能说,求而不得,也是岁月赋予的另一种带有遗憾的美?

    四季的风,从未停止它的拂动,岁月,也渲染了因青春懵懂而留下的缤纷的梦,就像月色下盛开的蔷薇和盛开的不知名的蓝色的小花,一季花开的容颜,留住了今生的浪漫和青葱岁月。

    一纸素笺,倾我一世眷恋,我在这纷扰的红尘中,奏一曲离歌,流水物情谙世态,落花生梦恋芳华,再晦涩的日子,因为有了你而变得郁郁生情,可是,长相思夕长别离,今生无缘来世聚,即便消瘦了容颜,也无怨无悔。

    寂寞倚上纸笺,涂抹了一片深蓝,忧伤划过心头,夜色依旧凉如水,寂寞在秋的枝头,若隐若现,一纸素笺,一曲离殇,消瘦了谁的容颜?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