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彼岸行@花无痕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3-08-22 22:26:53 人气:
编辑按:
    栅栏里的秋海棠再一轮开放的时候,美人蕉已然谢尽。

    满目的青绿,满目的生机,却无法涨满心头。一些必然逝去的嫣然,一些必然莅临的凄怆,都不是诗情的安排。

    时节总是太匆匆,繁华过后,尘香依稀。

    似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跟内心预约,或者说没有写过几行文字。内心深处那些蛰伏着的悲凉相关的点滴,并非真的可以被省略到不作任何的涉及,只是真的有些怕了,于是,绕山绕水地蛇行,不过是想借一缕清凉的风卷起一片晴空,了作岁月的遮蔽罢了。而真正蛰居深处的,入骨的,却是那些斑驳陆离的旧痕,还在敲打着碎片轻吟浅唱。

    栀子花开便是夏天,儿时的季节洁白无暇,单纯的奢侈,仅仅只是信手拈来一朵琐碎的花。美好的回忆里总是花开的热闹,而纷扬的落花里,惊慌失措的却是一场浩浩荡荡的坠毁。于是,沧桑便成为了一种年华,无法剥落。于是,便开始喜欢上花谢的凄迷,荒芜的执着。

    微恙的日子,努力让自己安歇,偶尔停留花开的小园,总会夸张地默默微笑,以为可以幸福无边与季节齐肩而站。当收拢幻想,歇于一隅的空寂,才发现那些轻描淡写的低落正悄然生长成宿命的屏障,就如花落的岑寂才是永恒一般,没有谁可以在时光的年轮里永远芬芳,不是吗?

    自然也知道此季花落,定有另一季的花开,满园的绿肥红瘦,满目的郁郁葱葱,只是我情愿闭上眼,在独自的伤悲里描摹着斑驳的痕迹,以奠祭一场山雨欲来罢了。

    走出小园,天到底是暗了。月色如水,不再喧嚣的北方小城,灯火微明,明暗深处的夜色阑珊里,几多动情的抒怀?月光泠泠,沐浴着一片安然的光影,或飘缈或静默。凝眸细听风声低吟,任一缕又一缕的思绪纠结成网,将这一世的喜与悲,哀与愁,梦与幻,都结成了霜凝成了冰,尘封或者湮灭,不等下一世陌上花开。

    月微明,风轻轻,梦若尘,花无痕。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