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彼岸行@茶微凉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3-08-22 22:27:36 人气:
编辑按:
    喜欢喝茶,喜欢沸水冲茶时的浓洌,喜欢苦涩后甘醇弥香的茶气。

    一个人写字的时候,常习惯性地沏上一杯茶。

    对茶的喜爱,说不上情有独钟。然,不管何种茶叶,却是要一定先洗茶。洗去表面的浮尘,淡淡的茶香恰好飘出。再沏上,对着茶杯深深吸气,顿觉气定神闲,然后静静看书写字听音乐。

    不喜饮酒,喝茶算是不多的嗜好之一。不过人就是这么奇怪,越是不喜欢的东西就越与生活密不可分。平时朋友同事一起吃饭,酒永远是餐桌的上宾。对于我来说,餐桌之清客的茶才最爱,每次,我都会主动替服务员代劳,为大家沏茶,其实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洗洗茶,然后闻一闻茶香。

    酒桌上觥筹交错,大家推杯换盏之际,我不时悄悄饮一口茶。每逢这时,总有一丝内疚,不是对人内疚,而是对茶内疚。如此清雅之物,却不得不在腹中与烈酒相伴、与饕餮为伍,恰如黛玉嫁薛潘、鲜花插粪土。想想也是情非得已,实属无奈。

    一个如此爱茶之人,却只能在寂静深夜独自邀月相品,不免是孤单些。然,一个茶友,竟在不经意间,倏然闯入了我的茶世界。

    茶友名字叫香片,这样的名字天生就应该品茶。

    茶友只品一种其貌不扬的毫茶,绿茶的一种。这种毫茶看上去样子很普通。我问是什么茶,茶友告诉我这叫“女儿茶”。很普通的名字,普通的竟然让人没有一丝浮想的余地。茶友轻轻的用指尖拈一点放入茶碗中,然后慢慢沏上,一层白毫就漂了上来。我疑惑的问:“不洗茶吗?”“不用洗。茶是清的,把手和嘴洗干净了就行。”

    沏上茶,品一口,茶友让我闻闻。我说闻不到茶香。茶友告诉我,普通花茶的茶香,其实是香料或者花的香味,把茶的天然香色都盖住了。“女儿茶”是绿茶,她的茶香是天然的一种清香,需要用心闻才能闻出来。

    我静下心,再闻,然后无奈的摇摇头,仍然没有闻到清香。

    茶友轻声叹口气,茶是有情物,却遇无情人。

    茶也有情吗?

    “当然”,茶友对我说,茶之情,单纯而挚真。饮茶之人,讲究一个“茶道”的,就已经算是雅士了。而品茶之人,是要讲究一个茶缘的。有了一个“缘”,才有一个“情”。

    茶友接着说,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情”字。最吸引人的“情”莫过于爱情了。可是“爱情”是什么?古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作为一种爱情的典范来传世;近人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做为爱情的完美终结;今人更以“相见鱼水欢,一夜枕边情”作为对前卫爱情的一种诠释。

    也许茶友说的对,茶如爱情,以“茶缘茶情”可以解释不同时期的爱情。古人是爱情顿悟,譬如茶未品先闻香,所以古人更相信一见钟情。今人是茶未饮而先品,品过之后再回味,回味之后而再饮再品。可见,恋爱的过程已经远远超出爱情本身的神圣。所以现代爱情是一种悦己的感觉。未来呢,速度效率是主流,饮茶的目的不是闻香,不是品味,而是更注重效果。说白了,饮茶不过是为了解渴,茶本身只是起到一种提神和象征身份的作用了。

    爱情就是一种美,一种缺憾的美,她普通到每个人都对其渴望,普通到与茶没有什么分别。

    每个人都见过饮过茶,有人喜欢红茶的醇厚、有人喜欢绿茶的清香,有人喜欢乌龙的浓郁,有人喜欢花茶的芬芳。

    而茶友香片喜欢的是这样一种默默无闻的女儿茶。

    也许我终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喝茶的茶者,永远也无法与茶结缘。津津乐于饮茶论道的人不解茶缘,恰如同戏耍风月之人不懂爱情一样,何其悲哀?

    子时已过,茶微凉。幸好今夜沏茶未洗茶,也不曾谈论茶道茶经。只愿,某一天能与女儿茶结缘,能够闻出女儿茶天然的清香。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