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子夜呓语之方钊小语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3-09-01 20:42:12 人气:
编辑按:
    §宫§

    宫冷春寒,笼小鸟多,不是无情,亦非薄幸,只是人一生中会遇上很多人,真正能停留驻足的又有几个?生命是终将荒芜的渡口,或许连自己都是过客。

    离非离。原来,需等到风住尘香花已尽,才可以看到最后的风清月朗,至死不渝。无论你在哪里,待走完沧桑人世,我们终会相聚。浮花浪蕊的人生,哪那么容易就断了呢?

    冥冥中,毅然绝决,可是,思念依旧清冷如霜雪。如果天明日光照耀,你我手里依然一无所有,也请你不要绝望,为我珍重。即使,告别爱情的时候,也希望你一切都好;我不再爱你的时候,也许不是我不爱你,只是,我已不能再爱你。

    §商§

    琴台春早,思君催人老。百年修得同船渡,可是,还要千世才可修到共枕眠。突然,没有欲望再等待了。爱的错手,只是个瞬间。然后我们黯淡下去,在彼此的眼底看见沉沦。可是,我看见你来,仍是忍不住淡淡的惊喜。你没有来迟,对不对?有一个人,你来了,就好了。遇上那个人时——似露珠在花叶上,轻轻颤抖的喜悦卑微。这样的轻佻,我们,无人幸免。

    轻轻地,爱是易碎品。爱,需要宽容,但不是纵容。所以,一旦变了心就放手吧,若有那个气度还可以敝帚自扫,扫干净自家大门,真诚地请,永远地——莫再光临。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不再见,才会记起。

    原来,童话里王子只爱公主一人,还真是个童话。现实是,公主和王子都已经慢慢长大,人和人之间会渐行渐远。城堡已经凋敝,粉红的玫瑰早已开始褪色。

    §角§

    王的美人啊,悲剧的开始往往毫无征兆。命运伸出手来,把种子埋下,幽秘地笑着,等待开花结果的一天。“温泉水滑洗凝脂,夜半无人私语时。”大明宫韶华极盛时,谁会料到,结局竟是马嵬坡前“一抔黄土收艳骨,数丈白绫掩风流”?命运伸出手来,我们无能为力。有些爱要用一生去忘记,恨,一样会模糊时间。若,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他仍是他的旷世君王,她仍做她的绝代佳人,江山美人两不相侵。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

    丹心沥血,只为爱情。只是爱情,更像是邂逅一场盛景后,摆出的失血的苍凉手势。

    丹书铁劵,镌刻爱情传奇。“文君。”他用尽最后的声音呼唤,轻谧得好似当年,进入她心房时,春风与春草的轻微触碰。那一年,春草重生。“长卿。”她看见他闭了眼睛,知道他,永远不能再回来。可以,从他的身上看透生死,因他的死获得重生的安宁,可是,你确认,不能与他相绝。“长卿,请等待我。”凄美谢幕。

    §徵§

    静夜幽远,三千繁华落尽。人生的旅程深邃幽长,我们对未来一无所知,亦未尝是什么坏事。如果我们一早确知结局,还有多少人敢去赴那茫茫的前路?

    凤凰于飞,无名上邪。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有时候,爱只是输给了欲望、时间,以及生命。当我们回归心海深处,那片幽蓝深静中,我依然会为你落泪成珠。爱是沧海遗珠。

    §羽§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在人海中苦苦寻觅,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寻找和等待的一方都需要同样的耐心和默契,这坚定毕竟太难得,有谁会用十年的耐心去等待一个人,有谁在十年之后回头,还能看见等在身后的那个人?我们最常看见的结果是:终于——明白要寻找的那个人是谁时,灯火阑珊处,已经空无一人。

    洁来还洁去,身陷泥淖中。为了爱的圣洁,爱,只有一次,一次之后,宁愿荒芜。后来的人,只能眼睁睁看它荒芜死去。何必可惜?昙花一现的惊艳,只要出现一次已经可以。荒芜的本身就是一种保留。因为静默,你永远不会了解它蕴藏了怎样深沉如海的情缘。烟花不会让我懂得,我化做的尘埃是怎样的温暖。宁可留下一地冰冷的幻象,一地破碎。如果你哀伤,你可以为我悼念,却无法改变我的坚持。

    子夜。

    皓星灿月,爱或许只是斑斓星河里的一个传说,可是我希望她是真的存在过。爱是一种需要不断被人证明的虚妄,就像烟花需要被点燃才能看到辉煌一样。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