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彼岸行@锁心语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3-09-26 10:09:02 人气:
编辑按:
    偶尔一个人,看云舒卷花开落,听秋虫暗夜声鸣。我们的一生,是踏上了就回不了头的征程。一生的道路上,要经历无数的挫折和忐忑,会有郁郁不得志,理想的破灭,事业的黯淡,爱情的决绝,会有无数的失败。但是,我们不能向命运屈服,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而当我们历经过这一切时,彼岸繁花定然会别样艳丽。

    曾经,执着于一份美好,不去想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花会开,花也终会凋谢;曾经,沉溺于那些似是而非的呓语,却不去想现实终将一切俘获,无法挣脱,也无力挣脱。

    站在时光深处,回望似水流年,一些嫣然处的欢笑,一些凝眉处的生动,终是南柯一梦,烟云成空……

    剩下秋的落寞,等待冬的冷漠。

    一个人,一座城,流浪;一颗心,一扇门,追寻。霓虹曼妙,流光溢彩,却终是过眼云烟的浮华,走不进我平淡如水的生活,不愿靠近,亦不会靠近。于是,依旧喜欢漫步于人海,依旧喜欢穿梭于街巷。熟悉而陌生的小城,我犹如一株飘零的落叶,忘却了来路,忘却了归途,游离于梦与非梦之间,灵魂早已被现实掏空,无所求,无所念,无所依。一个孤独的流亡者纵然有了坚硬的外壳,又怎能抵挡内心无尽的彷徨?

    心若没有停息的地方,到哪儿都是流浪。

    于是,伪装成为了生活的常态。哪怕不堪一击,却伪装得坚不可摧;哪怕痛心刺骨,却伪装得若无其事。忧愁,并不一定代表伤心,欢笑,并不代表难过。开心时,微笑是真心的表达,委屈时,微笑却又是累人的面具,始终无法摘取那虚假的面具。光阴荏苒,怎奈何迷离了虚无与真实。真真假假,是是非非,本就没有一成不变的分界,只看是否愿意相信。喜欢黑夜的岑寂,它可以让我蜕下一切伪装的面具,可以纵情,可以放肆,可以喜,可以悲。 无人理解伤痛,便无人知晓脆弱。蜷缩于那些似是而非,终于忘记了自己是谁,我已然不是我。

    放弃此生最大的梦想,做出此世最难的选择,放手此生最真的情谊。该失去的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也失去了,该坚持的放手了,该放手的也放手了。人生最大的伤痛不是从未有过梦想,而是清晰可及的梦想破灭;最难的不是如何选择,而是没有选择;最伤的不是没有朋友,而是苦心经营着尔虞我诈的友谊。如果一切都没有希望,也许永远不会感觉到痛楚。

    时光里;我们都或许曾为一段故事、某个人,爬山涉水,不畏艰险,就算前面一念天涯,都会奋不顾身的去追逐一段成就。当突然之间发现,这一切坚持的执着,就是那么的不值得时;于是,懂了,面对痛苦的感觉,总想对自己说“一直学着爱别人”,殊不知,却忘记了对自己好一点。

    当你失去一个你懂的人,如果能换来一个能读懂你的人,你就是幸运的。失去时,你会心痛,心痛过后,你会发现,原来失去的只是心中的依赖,当你学会孤独的坚强,一切又会再次美好起来。珍惜那个读懂你的人,好好去珍爱,无论友情爱情,无论男人女人。

    几乎用尽整个夜晚,却始终走不出悠长的泥泞,一路行吟,一路回望,忆念不息,悲伤不止。只愿沉沉睡去,待下一世的晨曦,将我轻轻唤醒。今生,可否允我尘埃落定,还我素心如简,温润如墨,恰若初见时的笔锋轻盈。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