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念去去@天涯路远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5-01-06 11:00:32 人气:
编辑按:
    一次邂逅,扰了时光,一场寒风,皱了往事,不去问,天涯何处,转身,已成陌路,转身,便是荒芜。红尘逆旅,聚散浮萍,终究,只是一程风景,一本故事。

    最近很喜欢一句话,天涯海角,过树穿花。想是每个人都是一片叶子,无根无蒂,只是随风漂泊于世间,每个人都渴望,等穿梭过那一座座陌生的城市,依然会有一个身影能找到自己。然而 ,不是每一场遇见,都在花开的季节,不是每一场遇见, 都有欣喜的眼泪。至今还记得那一句话:“开始的开始,是美丽的相遇,后来的后来,是悲伤的分离。”

    不是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感念着每一场相遇,珍惜着这世间来之不易的缘,世界那么大,隔着人山人海的距离,相识即使匆匆一眼,依然心心念念着,铭记着。只是这样一份纯粹的认为,也像一件衣服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变了色,怎么都看不破,这世间的情谊,就像空中的泡沫,其实是那么脆弱。

    谨湖的小说有这么一句话,每个人都有一个国,做着自己的小国王。那么多的城池,你不曾一一去过我的每个城,你不知道那些城里居住着的我是怎样清冷,你说我是不识人间烟火的,也许你只是路过,看到荒无人烟,便觉得萧索,其实你不曾懂过叶子的心事,就像我一直不懂云的漂泊。你来我往,都是一处风景,我想过了很多种可能,却想不到曾经分享过心事的人会默默变成过客,那种感觉是怎样的悲凉,无法说出口。

    “有些伤痕,像场大火。”想不到的人,不知何时说了再见,不经历过人情世故的变迁,怎么会懂,回忆那么长,那么短,时光那么深,那么浅,只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坐着一个白色的秋千架,穿过风,越过知了的欢声,还能听到那无所顾忌的大笑,夹着年华淡淡的味道。梦里花落知多少,只是秋天一过,便泛了黄,脱离了树枝,风一吹,就散了。

    花已逝,香如故。可人情呢?是否能经得起时间的衡量,永远弥久留香,像酒,时间越久越醇香。多少人安慰过自己,我很好,日光倾城,世界还是最初的明媚如霞,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变得那么卑微,卑微到尘埃里,连平凡清淡的日子,都变成了一种奢望。原来,有些人,在生命中只是充当了一位客串的角色,一些戏份,到此为止,一些故事,还在上演。

    在每个午夜时分,幻想着童话里的世界,如果懂得画画,拿起画板去描绘青春的眉角,依着记忆里的线条,下笔不轻不重,怕轻了,画不出她美丽的轮廓,怕重了,又显得过份艳俗,等时光的篱笆爬满青藤,我还在这里,临风眠,等花开。你呢?会不会忽然有一天就悄悄湮沒人海,天涯太远,那就各自相安。

    感谢生命中那些曾经给过你一颗糖,后来又给你一杯毒药的人,如果不是那些人,你可能现在还是傻傻地不自知,光怪陆离的社会,生活是最高的统治者,而我们只是一名小丑,雾里看花,花非花雾非雾,岁月似一场迷局,不经意间总会陷入那深不见底的牢。

    人生的道路,从没有捷径可走,似乎每个人的青春,都曾迷茫过,混着苦涩的泪水,交织着欢喜的辛酸,一路跌倒,一路坚强,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自己的心情只有自己懂得,走累了,睡一觉,相信明天又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也许你在远方,也许你正在回家的路上,不怕遇见就擦肩而过,即使从此毫无交集,生命中总有一些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我们都无法去挽留任何一个要走的人,不管于哪个时空遇见,天涯海角,都各自带去一声问候,冬天来了,各自安暖。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