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念去去@春媚江南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5-03-24 11:42:27 人气:
编辑按:
    江南。春早。

    倏然,一枝花,斜斜挂在墙头。冷艳,寂寞。春色满园,关不住。关不住的满园桃花,也关不住清风流水。

    “人读桃花,桃花读人,字里字外,都是明媚。”

    雨落山川,烟入云天。读着“二月春风似剪刀”,“春风又绿江南岸”,心里一半明媚,一半忧伤。

    在江南云水深处,一个人,独行。采一枝桃花,不知送给谁。临街情更怯,只好偷偷的弃在长亭,只等有缘人,看见那一枝曼妙,两眼一亮,欣喜地捧在掌心。

    街头的春天,总是没有乡下来得痛快,遮遮掩掩,春意也不浓,四季也不分明,甚是无趣。雨中漫步,看来来往往的车,扬起一片又一片的水花。

    许多年没有收到一封信了,想那桃花读信,该是何等浪漫。QQ里,好友偶尔的问候,让孤独的心也增添了温暖的色彩。远远的思念,总让这个春天的滋味,变地绵远而悠长。等待总是漫长的,带着淡淡的烟雨,甜蜜而凄冷。

    剪不断的寂寞,抹不去的闲愁。烟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街头人来人往,烟雨中飘着一把又一把彩色的小伞。春天来了,燕子还没有来,想着,想着,总有点空落落的。风月薄凉了眉心,光阴淡去了过往,每一个缠缠绵绵的故事,总会留下淡淡的痕迹。

    小园的枝头,打着许多羞涩的小蓓蕾,羞答答的惹人爱怜,轻轻地走过去,忍不住轻触那轻颤的美丽。想念那个隔着万水千山的女子,在烟雨里驻足。低眉,一朵花的风雅;回眸,一滴露的清愁。隔空桃花,更加美丽。

    江南的竹篱茅舍,总是湿漉漉的,每一个墙角,似乎都蹲着一卷泛黄的诗词。稍不留神,就抽出了芽,绽出了苞,怯生生,有点羞涩,仿佛一个个小姑娘,豆蔻年华,满满的装的都是心事,那心事不能与人言说,只能说给清风流云听。

责任编辑 浅紫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