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佚名微语

作者: 吴方钊  发表时间 2016-02-17 21:18:08 人气:
编辑按:
    【一】 月主争喧

    突然觉得,一个人独处,那是一件很难的事,简直就是一种奢望。喜欢一个人的时光,那是对未来的梦想都已死去的时候才会出现的。而更多的时候,也许是想有人陪着,可以一群朋友?最好只有一位。是那个人,静静的只是相视无言,却会欢喜;非那个人,喧闹的假面狂欢,愈发落寞。

    【二】 一刀成念

    思念的距离有多长?如果让我说,思念应该是可以从一颗心的此岸一直延伸到另一颗心的彼岸。有这么一段时光,我总会这么的,静静的念着一个人。时间变迁,红颜不再,我仍会如此的思念,如此的一天天、一天天。然而这长长的一生中,又有谁值得去思念?

    【三】 关耳无愿

    如果爱情多一点、那么单纯是否就会少一点?其实好像这一切都不重要。除了你的笑容,再温暖的阳光也开不出灿烂的花朵。或许,我爱你!也只是爱你吧。没有你的微笑,我的世界,就只是一个人的荒老。而我只是想问:你愿不愿意陪我一起老?

    【四】 人尔忽远

    原本我们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因为这些年意外的偶遇,你不小心搁浅了我的岸,于是你便成了我的船。其实在彼此触碰那一刹那,相交的角度便是那感情的长度。如果你爱我,我也爱着你,我们都想地老天荒的话,那么请尽量的靠紧我,一直到我们重合。如果你喜欢忽远忽近,一旦有了角度,再想回头,就来不及了。

    别指望在无穷远的地方还会遇见我,我也不会再无穷远的地方再邂逅你。而我们最初想要的地老天荒不是没有,那时会是你一个人的地老,我一个人的天荒。

    【四】 爱在何年

    爱情中最让人害怕的往往不是承诺,而是等待。一旦你爱的人对你说:等我回来,那么说明你们的爱情,很可能已经接近苍白。也许有人真的会等,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后呢?便再无心力去等了。当在某个夕阳的黄昏下,看到一对对年轻的恋人相拥着从我们身旁走过,回过头才发现,自己已经错过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了。

    等待的代价太大了,有的人等了一辈子,等到最后无果才知道,原来自己不是等了一辈子,而是囚了一辈子。

    所以,烟火红尘中的恋人啊,不要让爱的人为你等待了。如果真的不能给Ta温暖的港湾,不如送Ta一张寻找幸福的船票。

    【五】 婚姻兑言

    其实婚姻才是最最纯真的感情,幸不幸福是一码事,至少里面可以没有参杂太多的欲望。也许正在热恋爱中的爱侣会为对方承诺了一段婚姻,在彼此换过几张双人床后,你不会再相信那个曾经你深爱的为你承诺婚姻的人。因为时光让你知道,在充满欲望的爱情里,被伤感蒙蔽的眼睛永远不会看到地老天荒。

    当烧完所有青春时,你会找到一个也许只是想履行婚姻义务的人,然后成为Ta的老伴,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在年华的尽头你才明了,如果当时的爱情不停站,那么现在的家庭和幸福,永远都只是一个泡沫而已。

    【六】 梦想吾言

    有人说,只要对任何东西抱有希翼,就会开出永不凋零的花朵。曾经我也相信,我的梦想,我的未来,可以是灿烂的,可以是温暖的。然后路过的人都会对我赞叹,忍不住为我鼓掌。但是,这仅仅只南柯一梦而已。当现实在我面前,我却怯懦到了极点。我想我对梦想已没有任何热情了吧。就如现在,听到任何关于未来的事,都不会再稍有动心。薄凉的心脏敷衍着生和死的交替在胸腔里挣扎着跳动着。

    【七】 微信仰焉

    梦想不沾染尘埃,要为自己勇敢的站出来。几年前,也曾有过信仰,我坚信着只要有梦想,只要相信自己,就能把梦想变成我们想要的。近年来,我对信仰两个字已不再执着,因为我一直坚守的信仰,从来都没有让我把梦想实现。时间久了,我才发现,明不明天都已无所谓了,就算白天有强烈的阳光,也不能把我死去的信仰点燃。

    【八】 夕口莫言

    原来,不管事物怎么的变迁,时光依旧似水奔前。我也想坐在时光里,然后不小心让记忆轮回到以前。多么久远的回忆了呢。与现在的漠然相比,这一切都显得弥足的珍惜。我看到那些倒退的时光,是那么的美好。曾经的轻狂,曾经的张扬,曾经的梦想,如烟花般璀璨。这些年华都在流年中安然淌过。然而在青春的岁末,这一切已都消逝了。记忆与现在已在我光年之外,相距太遥远了。

    【九】失人未安

    我说,长长的一生中,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无奈,就像那无法停留的风啊,注定要离开曾经居住的街道,漂向远方。原来,在人生这场满目疮痍的流浪中,永远都不会有属于我安生的地方。我祈求着某天,也许我会突然喜欢上了这种没方向没目的的生活,我就站在街头中间,对着来来往往的路人没心没肺的傻笑着,然后抬头看一下那片灰得苍凉的天空,摆动我已透支的手,告别我苍白的一站,继续那段未知的旅程。

    【十】 我的彼岸

    故事不说,永远没人会懂。说了,听故事的人未必能真懂。一直以来,也没人对我说,希望你能让我来懂!呵呵。现在的我,依旧是那个角落里蜷缩的影子,只是散发的气息已失去了纯白的味道。

    那些年,那么坚定的信仰和飞起的梦想,以为自己能让现世变得安静美好,殊不知,一路走来,却呼吸不了阳光的味道,纯真和稚嫩变得沧桑煎熬。在渐行渐远的岁月里,我已受不了现世的虚伪肮脏,想回去,却发现自己迷失在欲望的洪流里太久了,回去童真的轨迹被吞噬着……

    原来,这一切只是一场闹剧,戏演完了,落幕了!可演员的日子,还是要过。我演的是我,跑龙套的角色。

    一直以来,都觉得十一月的天空,有悲伤在蔓延。这些都是彼岸吴语里面的只字片言,却在这些不眠的夜里不断重复演练。尽管这样,斑驳的岁月还是不痛不痒,趁着下一个黎明未至,颤抖着再点一颗烟……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