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男人的童话(之十五)

——与修竹的纯真时光

作者: 风尘布衣  发表时间 2016-06-02 08:42:23 人气:
编辑按:
    九十五 不敢忘却的纪念

    昨日的明媚倏然不见,天空黯淡下来,风也有些呜咽。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微信圈里,所有人都在双手合什,祭奠或是祈祷。八年前的一场自然强赐给人类的殇,是注定要痛彻一段光阴的。痛则痛矣,而在自然与人类纠缠不清割舍不开的因果关系里,活着的人仍醒者寥寥,明眼无多。

    当痛成为一种符号或是习惯,那些远去的生命就真的远去了,那些消逝的文明也就真的消逝了。父亲自然也不算醒着的人,更不是什么明眼的人,但却可以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属于自己的纪念。请修竹儿记取下面两段文字,文字里一个是给了父亲第二次生命的阿姨,一个是就快要在历史光阴里耗尽血气的古老文明。

    给我二次生命的阿姨 母亲让我这一生

    都记着你 而今你遗世的名字

    落成我心里的碑 这碑

    正好是当年那一袋氧气和

    另一个生命的重量

    从此 我干净的活着

    是为这碑 一尘不染

    ——2008年5月20日组诗《安魂曲 从此我们固守的心伤》第三小节第一段。

    草地丢失了牧童 牧童丢失了羊群

    一夜白头的草地上抱头痛哭的羊群

    躺着不动的鞭鞘还在等待它的小主人

    这不是童话 是灾难写下的绝笔

    顶帕子的男人走了 脚下穿着云云鞋

    包帕子的女人走了 手中绣着云云鞋

    失巢的倦鸟 咯血的哀歌

    把天空拉得很低 阴霾似铁

    云云鞋 你如何抵达信仰之上的地址

    羌笛已嘶 弥留废墟中的守望

    羊皮鼓黯哑 低回亡灵的余温

    那些篝火中幸福颤栗的爱情

    那些捣衣棒抖落饱满的日子

    汶水呵 自此 你一径苦水的蜿蜒

    是唱给生者断肠的离歌

    ——2008年6月9日组诗《离歌》第三小节。

    孩子,人这一生,需要铭记的其实不多。此文,且为不敢忘却的纪念吧。

    九十六 卑微的烟民

    此刻,父亲手中夹着烟,不远处的茶几上,煮茶器里来自湖北羊楼洞的青砖茶色泽橙黄。这是忙碌过后一段安静的时光。

    这办公室的屋子里,每天来来往往的人,不同的长相,不同的表情,不同的身份,不同的目的。而父亲也总是回应着不同的情绪,不同的语气,不同的姿态,不同的角色。这一切仿佛都与我密切有关,也都仿佛与我漠然无关,往往在一支烟的时间距离,父亲本能惯性地就完成了一场又一场入戏和出戏。到最后,仿佛只有烟缸里的烟头和烟烬是曾经唯一真实的存在。

    是的,三十多年的烟龄,父亲算是一个十足的老烟鬼了。在无数次烟雾弥散,无数次烟丝明灭,无数次心情起伏之后,父亲的眼神不再清澈,眼袋却似乎在一夜之间倏然而至且日益加深;黑发不再浓密,发际线早被迫退守在荒漠之外;笑靥不再明朗,迷失在皱纹的深渊里,身姿也不再挺拔,不是因为生活的负载太沉,而是终于懂得放下就必须学会弯下腰来。激情不再豪迈,不是因为患得患失,而是明白了敬畏就必须低下头来。呵呵,这三十年的烟烬可不白给,孩子,在悲壮的失去与无奈的获得间,父亲并不想知道时间都去哪儿了,只想着,还能有多少这样烟火的明灭闪烁留给父亲,可以清晰地见证和陪伴你的成长。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抽烟,就像我从来不愿去清醒面对他们说的抽烟的种种危险,当然我也绝不会去蛊惑无辜者说抽烟的诸多好处妙处。仿佛就是与生俱来的一种习惯,不知所以起,也无所谓终,甚至记不清到底什么时候在一念闪回中就拿起一支烟并把它夹在了中指和食指之间,最后放进了嘴里,以一种云遮雾罩的虚无对抗内心坚壁块垒的狰狞,再将人生的苦难与挫折,雾化成烟,直至消弭无痕。这一抽,抽灭了三十年的光阴。

    在文明的词典里,在日益崇尚健康的人们眼中,对烟民是充满敌意的;在恪守、遵从公序良俗的环境里,烟民也是不受欢迎的。由此一来,烟民地位堪忧且每况愈下。而其实,自你住进娘胎,父亲这个老烟民的地位就已经很悲催的不行不行的,以前客厅、卧室无处不可的快意淋漓嘎然终止,换而代之的是走廊、楼梯、阳台、甚至卫生间等远离了你存在的犄角旮旯,常常是贪婪猛吸几口就赶紧掐灭,没了了半丝以前的从容、优雅与享受,卑微若此。修竹肯定会说,戒了吧,这分明是一种受罪。如果父亲说,抽烟是为了让自己无处安放的灵魂能够自由呼吸,在修竹听来,这是一种巧舌如簧的狡黠,还是巧妙应对的智慧呢?嘿嘿。

    身边有很多幡然醒悟的资深老烟民,一个个都高调宣布戒烟或是壮士断腕般正在竭力戒着烟,而实际的情形是,早上宣布戒,晚上就再次原谅没挺住的不少;或是戒了一段时间,复吸时因为补偿性自我慰藉而烟瘾暴增的也不少。当然,也有意志如铁,决心如虹的,彻底放弃恶习,回归良善的,但似乎这样的情况并不多。父亲曾说过这样一段“混账”话:一个几十年吸烟成瘾的人,能够彻底戒断,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这个人什么坏事都可以干了。哈哈,这自然是父亲的荒唐谬论,但多少有些道理,待修竹长大以后,看看是否能够想明白。坦白说,父亲从来没想过戒烟,更没有尝试着要把烟戒掉,不是冥顽不化,拒绝改造;也不是因为缺少了信心毅力。在父亲看来,抽烟这回事,既然已经融入生命过程如此之深,那就让它随着生命的规律自生自灭吧,总有一天,父亲到了想抽都抽不动的时候,那就真正彻底地戒了吧,哈哈。写到此,父亲赶紧拭净掉落的烟灰,这些文字方能清晰呈现。 (2016年5月19日)

    九十七

    案上一本《凡人雅韵》诗集,是不久前全国著名人力资源管理大师汪大正先生快递给父亲的。

    封面上,六十二岁的大正先生,精神矍铄,神采飞扬。智慧犀利的眼神仿佛要穿透镜片直抵你的内心。竖着领子的白色衬衣上套了件深色运动型的背心,双手随意地插在裤兜里,似笑非笑的表情里带着探寻的意味,探寻什么呢?前尘往事,世道人心,还是生命真髓,宇宙万象。

    这活力中的光芒,这光芒中的活力,让人不由感叹,这是一枚多么睿智,多么深刻,多么醇厚,多么精彩,多么让人敬仰倾慕的老炮儿!

    算起来,应该是四年前,参加成都理工大的一次管理提升培训,有幸聆听了大正先生关于管理的正知正见。不敢说经这一次点化,父亲就脱胎换骨,立地成佛。但至少是大正先生给出的方向,让我从此无怨无悔地沧桑正道。

    记得,刚走进教室,伏案低头专注手提电脑的大正先生,留给人的初略印象有些严厉,教室里的气氛也有些凝重和肃穆。果不其然,开讲之前,大正先生便约法我们:不得看手表,不得接听手机且手机不能发出任何声响,不得有任何与听课无关的行为。先生的道理很简单,你们不听看手表,说明我讲的不好,那我只好下来听你们讲;而你们来到课堂,便与工作无干,别总把自己想得那么重要,拿单位工作非你不行说事,讲课期间,你们的任何异动,都会影响我授课的质量,所以请保持循规蹈矩。既然来到了课堂,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认真听课、用心听课,全神贯注地听课。乍一听,这约法有点过了,如果真讲得不好,又不允许别人走神,开小差,好像霸道了点;再说,对于一群混迹职场多年,且大小“官位”加身,在单位扮演“中流砥柱”的学生而言,这要求多少有些严苛了。由此可见,这先生的谱儿可是有点大咯。但接下来的实事是,本来想着听不进去还能靠手机游戏、互发短信或偷看小视频解解闷儿的学生们,居然很快进入状态,以至忘了身边还有手机这玩意儿。所有耳朵被统一了方向,所有目光也被集中了视点,此起彼伏的掌声响彻整个课堂。现在想来,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摆出来的谱儿,它其实是一种知识和智慧的光芒以及个性人格魅力演化出的气场,这种气场在给人精神挈领、思维拓展,智识激励的同时,也专治各种不服。不管别人服不服,反正我是服了。

    人生就是这样,苦苦寻觅而不得,偶然的一点机缘,却能够深刻地改变你一生。与大正先生的缘分便是如此。

    现在回忆起来,大正先生的授课风格,一如其名,大且正。大格局,大气象,大能量,大视野,正知正见正智正解正能量。时间过去四年多,至今仍有不少参训者,每每忆及大正先生的授课,还回味无穷,意犹未尽。遗憾的是,短短两天的授课,于大正先生而言,有意倾囊而不得,有心普度而不能;于我们而言,也只能是浮光掠影似地惊鸿一瞥。而就是这一瞥的所见所闻所得所获,却让我们大受补益,尤是在我们所处因为垄断性强而封闭排他性也很强的行业里,他传递分享给我们的充满智性和人文光芒的管理语汇,是怎样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管理者本身和管理的现状,以及对未来管理生涯的启示和引领。在此,深鞠一躬,以谢以敬大正先生。

    有意思的是,大正先生在授课过程中,会巧妙利用时机跟我们分享他多面的才艺。譬如朗诵。先生磁性低沉,浑厚饱满,情感充沛、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很快将人带入情景,浑然忘我。尤其是女生们,双目放光,啧啧赞叹不止,敬慕的表情流露无遗。譬如诗歌。大正先生由于职业的原因,经常要奔赴外地,四处讲课。而这种多半时间人在旅途的状态,让他养成了且行且吟的习惯,将一路上的感悟体察用朴实生动的语言写成了诗歌,读起来朗朗上口,而玩味起来又启人心智,牧人心肠。印象最深的有两首。一首是:人生在世度光阴,不劳筋骨必劳心,天道酬勤终有日,岁月澄清沙与金。另一首是:物有本末,事有始终,知所先后,则尽道矣。这样的诗歌,文字和语言都很朴实,仿佛是我们拉家常或者闲谈时信手拈来一般的轻松随意,可这样的信手与脱口不是谁都能做到。字里行间浓缩和折射了大正先生赤诚浓郁的人生情怀和对生活生命本真的思索与探察。所谓大道至简,而这样的至简本身即是境界。其中,有一首诗,表达的是大正先生与青城山脚下一家农庄和农庄主人结下不解深厚情缘的感怀,我亦感其惜缘的平民情怀,趁兴将其写成书法作品,寄给大正先生,先生及时回应并给予了肯定和鼓励。由此,算是结下了与大正先生交往的缘起,后又将聆听大正先生授课的一些粗浅体会写成管理文章,通过邮箱发送给大正先生请其指正,大正先生则以他独特的方式回复如下:

    致逐非

    -读后感

    逐非有识笔下行,

    感悟至深字间中。

    涅槃蜕变逢绝处。

    物竞天择适者生。

    道术分清本与末,

    管理最忌假大空。

    修己治人明先后

    知行合一贯始终。

    这便是睿智深刻而又从容洒脱,独特有趣而又亲和达观的大正先生。工作得闲,常常捧起先生寄来的《凡人雅韵》,在字里行间与先生意会神交,在先生平和旷达的诗意里放牧心肠,绝对是职场难得的快意之事。

    最令人感奋的是,天命之后先生,毅然决绝地放弃本已十分优厚的工作和生活环境,选择再次运命,重新出发,艰辛付出之后最终成就了今天的国内著名人力资源管理大师,这份勇气,这份自信、这份智慧、这份坚持,实在让人钦佩敬服!比照刚过天命不久,却苟且庸碌地过着四平八稳,也无风雨也无晴日子的自己,额头上,后脑勺、脊背上顿时有冷汗涔涔而下。

    所幸,先生不日即将莅蓉,能再一次面聆先生教会,幸何如哉!只不知大正先生酒后的笑容是否也是52度。 (2016年5月19日)

    九十八 父亲的作业

    这是父亲在聆听大正先生授课以后,写的管理方面的心得体会,当初作为学习成果汇报给大正先生,今也与修竹儿再次分享:

    管理者重塑之故事情景演绎与启示

    一 关于鹰之涅槃与蝶变的演绎与启示

    在我的笔下,鹰曾是抓起一座座山头飞行只在高处言语的精灵。这当然是从诗意的角度外化并放大了鹰的形象。而当我在迈入四十人生后的今天,这个精灵关于自我生命修炼的事实却让我再一次心神震馈,血脉涌沸!

    当我们敬慕地仰望,苍穹里已然没了它的踪影。且让我们把目光转向并凝驻在悬崖与绝壁……

    自残近乎自杀似地用又弯又长的喙撞击坚硬的岩石,并非以此证明岩石与喙谁更坚硬,而是以死士般的决心重塑生命;等待新喙重新长出的日子,饥饿并不是最致命的威胁,因为对新生莅临的期冀已无限放大和凸显了生命的韧性与张力。新喙终于长出来了,炼狱般的修炼却远没有结束:用新啄去衰朽退化又老又厚的指甲,再等待重新长出;继又啄去沉冗无力浓密繁复的羽毛。这,就是鹰在四十岁作出决绝且悲壮的决定,一个关于涅槃重生、续写鸟类七十年生命奇迹的智决;一个把四十年的光阴重新分解组合再换取三十年蝶变新生,告诉我们尘埃并不那么轻易落定的取舍;一个让我们掩面深思、躬身自省,敬慕而又难以企及的抉择。

    如此。鹰之重生对于管理和管理者的启示和意义何在呢?

    启示一:作为管理者,当我们的管理走进低谷、误区或是瓶颈的时候,我们有鹰一样及时反思、自我审视和重新定位的智慧吗?作为鸟类,能活四十年,已然难能可贵,生命就此终结,鹰一样是我们眼中书写生命与生存传奇的精灵。人生四十正值不惑,我们真的不惑了吗?当有人以此为界把职场人生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四十后的下半场我们更多考虑的是继续一往无前的奋斗、拼搏、进取还是收缩意志与斗志,悠然安适地享受成果与收获并以此慰籍人生苦短呢?作为一级管理者,我们是该享受名利、地位带来的快感还是经验、资历赐予的满足?我们还有对员工希冀和诉求的自觉背负以及企业生存发展的强烈使命感吗?我们还能以空杯的心态继续不断学习、提升、完善管理之道以更好地适应管理角色的需要吗?我们还能打破本我、固我的桎梏与束缚,以重塑的决心更加靠近我们的职业角色,更好得履行管理者的职责与职能吗?

    启示二:即使有了正确但痛苦的抉择后,我们还有置之死地而后生、自我重塑的勇气和决心吗?作为管理者,当我们发现了在管理过程中的缺失、不足甚至是错误,也下定了决心要去改变的时候,我们是否清醒的意识到,改变和变革本身所蕴涵的颠覆与阵痛呢?是否清醒的意识到变革对于我们的精神意志、思想观念以至价值取向的巨大考验呢?我们真有鹰一样死地求生,脱胎换骨的大决心大勇气吗?栖身悬崖,停止飞翔,忍受饥饿和自残身体,这是鹰让生命和生存增值的惟一途径。破与立,传承与创新,颠覆与重塑,摈弃的隐忍与破茧的创痛,这也是管理竞争力与活力无限延时增值的必由历程。

    二 关于盗亦有道的演绎与启示

    《庄子?肢箧》:“故跖之徒问于跖曰:‘盗亦有道乎?’跖曰:‘何适而无有道邪!’夫妄意室中之藏;圣也 ;入先;勇也;出后;义也;知可否;知(智)也;分均;仁也。五者不备而能成大盗者;天下未之有也。”

    这是一个我们耳熟能详但多有理解歧义的成语典故。如果我们深究其义,带给我们的却是管理之道的深刻启示。

    贼也好,盗也罢,都是我们不屑与深恶的,也是见不得光的,然正是龌龊如贼盗之道,却从另外的角度告诉我们作为一个管理者应该遵循和谨守的管理之道:

    夫妄意室中之藏。这个“意”字不简单,可不是随心随性,信手一拈的“意”。试想,能在偌大一片人居区判断甄别出何家有可盗之物,其物藏于家中何处,可不是任何一个盗贼都能做到的。要知道如果没有事前大量艰苦细致的摸索、踩点,判断与取舍,能做到这样的“意断”是很难的。锁定目标并制定实施方案后,行动是关键。而行动成败的关键可不是靠发号施令,而是“入先”,这也便是我们管理中常说的“以身作则、身先士卒”。要知道,第一个入室者也是承受风险最大者,毕竟不知室内是否有人,布局如何,或家中是否蛰伏有猛犬恶兽或暗道机关。因此,我们说这样的时候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作为贼首尚能犯险先入,跟随的喽罗自然无话可说。“入先”的勇气也不是任何一个盗贼都有的,生活中有贼心没贼胆的可是多了去了。行动得手后,“入先”的贼首还能一样也“出先”吗?答案是否定的。这个时候必须要经受“义”的考量。倘第一个溜出来,置属从不顾,义气不在,难以服众。而等跟随者们都离开后,最后一个出来,既有了义,也因为从容与淡定,处险不惊的气度折服于人。我们说仅以权利强制施压于人,那叫屈从或者屈服,然能以智慧、勇气和义气等人格魅力感染感动于人,那叫跟随与追随,这二者体现在管理境界上是有高下之分,云泥之别的。有人戏言,当初共产党之所以打败国民党,不在战略战术,更不在军事实力和战斗力,而是在于共产党的指挥员振臂一呼:同志们,跟我上!国民党的指挥官们就说错了关键的一个字:兄弟们,给我上!这跟与给的区别就注定了人心向背和天下的归属。呵呵,虽是戏侃,但其间蕴涵的管理之道却值得我们深思。知可否,知(智)也,行动前的缜密筹谋,过程中的指挥若定,行动结束的善后,能一贯始终做到“知己知彼”此“知”即为“智”。分均,这里的“均”,不单纯是字义上的平均分配,见人有份的意思,而是组织带领者根据做活多少,功劳大小,按劳分配,论功行赏。至此,圣、勇、义、知、仁皆有,此盗之道,不是管理者必备之道吗?

    启示一:当我们津津乐道西方管理之道如何科学如何先进如何值得学习借鉴的时候,我们似乎忘了,其实我们的先贤先知们早已深谙管理之道并以各种方式不断昭告启示后人。不夸张的说,几乎所有的西方管理大师的管理哲学和思想都能够在我们先哲的思想里找到对应和印证。我们的《孙子兵法》不也被国外奉为军事和管理的经典吗?究管理学的本质,其实就是“人学”。而在识人用人治人驭人上,我们的先贤们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和大师,只是社会发展到今天:当机器越来越像人的时候,我们人却不能越来越像机器。作为管理者,尤是要深思这个问题。

    启示二:作为管理,是一门“功夫在诗外”的艺术。而我们在管理实践中,往往把这个实质表面化和概念化了。我们往往过分强调或者强化职权的作用,而忽略了非权力的影响。从盗亦有道的故事中,我们不难看出,只有“入先”和“出后”的贼首是很难服众起到领导和带领作用的,而必须辅以“圣、知、仁”等人格化和个性魅力。如果说“入先”和“出后”是权力角色使然,那么“圣、知、仁”就是非权力角色的作用。折射在我们管理实际中,如果仅仅是“入先”、“出后”的榜样示范,其作用也仅仅是一时一事,如果能再加上“圣、知、仁”等个人魅力与影响,就能起到长远的思想引领和精神导向作用。

    启示三:所谓管理,首先是懂得如何自我管理。自己尚且管理不好又如何去管理别人呢!一个贼首尚且要具备“圣、勇、义、知、仁”,五者缺一不可,那么要做一个合格甚至优秀的管理者,其需要修炼的内功自毋庸赘言。我们说,一个管理者的思想水平决定其管理水平,性格特征决定其管理风格,这里的思想水平和性格特征的修炼过程也即是“启示二”里提到的“功夫在诗外”。如今,机场党委在总结这些年机场管理实践得失成败经验的基础上,审时度势地提出了“精细管理”的思路和方向,我认为,精细管理推进的关键和核心还是在我们的各级管理者,管理者精细了,员工自然精细,管理者和员工都精细了,整个机场集团也就精细了。因此,如何在这个精细的过程中扮演好管理者的角色,是当前我们每个管理者需要用心斟酌并躬身实践的大功课。

    “鹰之重生”和“盗亦有道”的故事,带给我们有益且深刻的启示。 (此文已于2012年4月发表于且听风吟文学网站)

    九十九破相

    到现在,父亲仍不太愿意提起这个话题,更不愿回想当时的场景。一切都凝固在你的小额头与锋利的门沿碰撞的那一瞬:惊呼、哭嚎、眼泪、鲜血、纷乱的脚步、急促的身影……

    当姥姥抱着你,从二楼急速奔上三楼外科手术室,父亲像丢了魂魄,踉踉跄跄跟在后面,走廊里,楼道上,鲜红怵目的血滴,差点让父亲双腿发软跪倒在地。一向自诩从容淡定的父亲,当时大脑竟然一片空白。

    现在想来,医生征求手术意见时,六神无主的妈妈泣不成声地四处在电话里向友人寻求帮助,父亲最后也是凭着本能做出缝合伤口的决定。

    请原谅我的女儿,父亲实在没有勇气直面你手术的过程,没有在你最疼痛最煎熬的时候陪着你。惶惶然等在手术室外,距离你不到二十米的休息区,父亲的耳朵里充斥着你因为疼痛,因为恐惧,因为气急,就快接不上气的哭声,父亲甚至能想象小小的你用尽身体里每一分力气在手术台上挣扎的情景。恍惚中的窒息,窒息里的恍惚,父亲的精神和心理承受也已频临崩溃边缘,而清晰地感受却是,医生手中的一针一线都穿梭在我的心里,却没有了半丝的痛感。

    不想在回忆这一段黑色的时光片段了,父亲的心到现在仍隐隐作痛。所幸的是,短短数日,你的伤口就已经愈合得很好了。父亲相信,时光魔幻的手,可以制造如皱纹和白发的深渊,也可以抚平所有我们肉体和心灵的伤痕。孩子,感恩自己顽强的生命力吧,并由此记住:这一生,以后的每一步,都要走稳咯!

    聪明如你,此后每每嗅到医院的气息,看见头戴护士帽,白大褂,甚至是其他职业特征明显的陌生人,你都会保持高度戒备,立即做出情绪和行为反应。哈哈,孩子,必须向你坦白,父亲就是一个讳疾忌医的主儿,对于医院和医生永远保持敬畏,但绝不亲近,一靠近医院就情绪低落抑郁。估计,这一次“痛不欲生”的经历之后,小修竹又多了一份随父的秉性了。但是,孩子,星月有泪,生命有痛,除非你保证一生健康无疾,快乐无虞,否则,从现在起就要向妈妈学习,一边腆着大肚子,带上肚子里的你,一边主动热情地和护士医生交朋友,这才为你争取到了一出生就住进了免费VIP奢侈待遇。

    一直为你摔伤郁结于心的父亲,在你拆线的头一天,接到晚报副刊马小兵主编的电话,邀约父亲一起商量关于集结出版写给你的文字一事。父亲和母亲匆匆赶往约会地点,落座不久,见父亲情绪不高,问起原由,说出你摔伤的事。小兵主编一句:好事。让父亲差点被嘴里的菜噎了个汤气回肠。接下来,小兵主编说起一段完全类似的育儿经历,让父亲恍然得悟,明白了这好事的深刻内涵。

    但凡每个父母亲的眼中,自己的儿女都是完美无缺,无可挑剔的。而这种存在于所有父母心里臆想的完美,其实是极度虚拟的,就像一个美丽的肥皂泡泡,任我们主观上如何细心呵护、竭力保持,爆裂和消失都是迟早和必然的。在每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又有谁能做到让自己孩子的成长始终处于不受任何外力和外界的干扰甚至侵害的真空状态呢。所以,跌倒摔伤,生病问诊,这是每个生命成长无可回避的实事,人类如此,动物如此,自然界更是如此。因而,我们所有的父母都需要度过这样一个玄关,打破心里底线,接受孩子真实的成长环境和状态,如果过不了这关,说要育好孩子,也便成了痴人说梦的愚顽了。

    而破了这一心理和情感底线,释然而至客观,从容而具忖度,才有了做合格父母的前提。对于孩子本身来说,经历病患伤痛磨砺的成长,也才算得是真实的完美。

    修竹,破相之后,你其实更靠近了生命的完美。父亲也因此释怀也。 (2016年5月24日)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