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男人的童话(之十九)

——与修竹的纯真时光

作者: 风尘布衣  发表时间 2016-09-23 21:15:25 人气:
编辑按:
    一百一十五 秋天的童话

    道一声秋凉,银杏树的怜惜已然铺满大地裸露的皮肤。在父亲看来,相较于青翠,这个时节飘落后银杏叶呈现的金黄色才是最美的。因为这色彩里饱含了生命的静美、豁亮、丰满与深刻,而其中来自自然的反哺与感恩的情愫,尤让人感怀。

    女儿,这是你生命中的第二个秋天。想来,这个秋天留在你生命里的印记当更清晰。至少,一直喜欢与草木对话的你,已然发现了自己曾经用手轻触、摩挲过的花花草草,此刻生命姿态和色泽的变化。如果说,第一个秋天,你几乎是浑然无觉,那么关于这个秋天,属于你的童话,多少有了些光影声色的依稀感知。多年以后,或许父亲问起你关于秋天的味道,我希望你的回答,是关于一种花木的描述,可好?

    之所以如此煞费心思诱导你亲近花木,热爱自然,是想传递给你一种寄寓:花木单纯而富情感,力争生机而又顺应季候物序,绚烂与芬芳是为忠诚使命,静美与零落是为反哺恩泽。这是多好的生命形态与过程。忘掉我们所谓万物之灵以及主宰的身份吧,像花木一样不争而争,无为而为,单纯而深情地过一生,在父亲看来,那是极美好的事。一如这段时间,父亲喜欢上抽一种叫做“宽窄”牌的香烟,不是这烟品质有多好,而是其烟名寓意深邃:宽处窄行,窄处宽心。宽窄人生,心行合一。这也是父亲不惑人生的一点浅悟,今免费赠予修竹。

    出发之前,父亲就预言,东北之行将深刻影响你的成长。而你归来后的表现,也着实让父亲惊讶。短短十数日,你学会了很多话,能够清晰表达单音节词汇,也喜欢跟着大人牙牙学语。尤其在电话里一声清楚的:“妈妈,我想你了”,弄得你妈妈泪如雨下。最让人惊喜的,是当初只要把你放进水中,就鸡哇乱叫,胡乱挣扎,到现在你开始喜水、恋水,享受水中的状态,作为旱鸭子大半生的父亲,必须向你表达真诚的敬意。你还学会了辨识卡片书上各种蔬菜、动物和自然物象。尤其对于无数次欺负你,带给你痒痒和痛感体验的蚊子,你更是见一次打一次,拍打的时候,小嘴里还嘀咕出声,憎恶的小表情里藏着用尽全力的决心和勇气,父亲仿佛从卡片上蚊子图像里看见了迸溅的血光,哈哈!想来,此后当与恶名恶迹昭彰的蚊子势不两立,终生为敌了。父亲自然不能说蚊子是无辜的,但卡片里的蚊子形象却是无辜的,其实无需那么用力。

    东北之行,你还完成了“奇功”一件:远征期间,由于你的情有独钟,只要出门,全程非姥姥谁也不能抱,甚至包括姥爷,整个行程,你几乎是粘在姥姥身上,并因此成功地把姥姥的腰椎老毛病整犯了,回家后在床上动也不能动地躺了好几天,近日才稍有缓解。

    真的是这次远行激活唤醒了你的自我认知和意识的觉醒吗?

    现在的你,一说要游游,姥爷就得提前用“小半天”时间为你放好水,等你畅快惬意地“游游”完,又得用“小半天”时间你排水,这一放一排,姥爷可就遭罪了。你每吃一口饭或者随意扭动身体(貌似舞蹈),我们就必须全体鼓掌,得意目光扫描之处,小小手所指之处,不能有一人漏网。怕你累着,想抱着你走,你一直嚷嚷“下去”,你要推自己的小车车,把握不了方向,我们却谁都不能援手助力,直至眼睁睁看你撞倒南墙;而当你想要高瞻远瞩,你才一个劲儿地闹着“抱抱”。父亲知道,你这是在向我们传递给你在认知和意识的觉醒,同时更是淋漓充分地表达了你开始于一岁半的反叛和特立独行。而至于偶尔酣然梦醒,睁眼看见“陌生”的父亲,依然会惹得你惊悸而哭,尽管父亲心里难免落寞,但更多是不能伴你入眠的自责。转念想,即使睡眼迷离,你仍有清晰判断,亦足慰凉怀。作为父亲,对于你每一点觉醒,既欣喜,也忧患。

    问你吃不吃饭,你说花花好看;让你慢慢走路,你撒丫子就跑;说脏脏别碰,你立马宝贝一样攥在手里;告诉你该睡觉了,你却要开始练歌了;电话里爸爸、妈妈叫个不停,见面了你却守口如瓶,坚守沉默是金;勺子无论大小,怎么用怎么不顺手,索性扔一边,直接改可口手抓饭……凡此种种叛逆,种种对抗。我知道,你这是在表达、建立和维护自我的意识,只没想到它来得那么快,那么直接,那么强烈,完全不给我们适应的机会,稍有拂逆没顺了你意,轻则一哭二闹,重则撒泼打滚。

    亲爱的女儿,还能不能和我们一起愉快地玩耍了呢?

    (2016年8月29日)

    一百一十六 不说再见

    修竹可还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总是默默离开,不再跟修竹说再见?

    其实父亲也记不得具体日子了。大致应该是你去东北之前,父亲无意中发现,跟你说“再再”的时候,你的小鼻头有了翕张,小嘴有了撇弧,小眼睛里也开始晶莹泛光,这样的微表情,说明你已经对离别有了感知。

    每次下班后,和妈妈一起到姥姥家陪你,等你洗完澡,把你的小衣服洗干净晾好,再待妈妈为你兑好奶粉送入口中,就到了该和你说再见的时候了。每每至此,姥姥总是会关掉或调暗房间里的光源,让你边吃奶边培养睡意。而当爸爸妈妈与你说再见的时候,父亲感觉到你从以前无意识、条件反射一般到后来不情愿、犹疑挥动小手的变化,父亲甚至从你模糊的小脸上看到你不快乐的小表情和不舍的小眼神儿。不知道是因为房间里灯光黯淡造成的错觉;还是不忍与你分开的父亲,黯然的自我情绪暗示。

    此后,父亲选择了在你情绪明亮的时候,悄然退场。

    并非是父亲情感脆弱,相反,半生的蹉跎浮沉证明,父亲是一个意志和情感都可以称之为强悍的人。只是这样的强悍更多用以生存外化的符号和应对现实的表情,而在内心最隐秘最柔软处,那也是不可轻易触碰的。这样的柔软其实每个人都有,以后修竹自然也会有。作为父亲,女儿肯定是这柔软处永远的栖居者。

    与修竹分享两幕人生剧情,当会有助你更好理悟。而这两个场景正好都发生在婚礼现场。

    一次是父亲一位同事女儿出嫁。在圣神庄严,催情催泪的背景音乐渲染中,爱女挽着自己的父亲,缓缓地徐徐地走上了婚礼的T台,当父亲把女儿的手交到女婿的手中,转身离开的那一瞬,我分明看见,这个平时气势凌厉,气场逼人的同事,眼眶里泛起了晶莹的光,那绝对不是冷漠灯光的反射,因为那光是温润、流动、闪烁,直入人心柔软处的。

    这泪光,闪烁自一个属虎且虎威咄咄男人的虎目。

    另一次,出镜扮演同样角色的是父亲的一位书画挚友。这是一位心性淡宁充和如茶,而又人性赤诚纯粹如酒的艺术家。几近骨瘦如柴、个子矮矮小小的他,在这样一个盛大隆重的背景里,我总有点担心,走在T台红毯上的他会随时飘起来。而其实,他走得很沉很稳,也走出了一个艺术家仙风道骨的人生姿态。完成交接的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实在不忍目睹,与璀璨的灯光、炫目的花簇以及鼎沸的欢声笑语形成巨大反差,落寞、孤独、寂寥的背影,一个男人的背影,一个父亲的背影。

    孩子,这便是一个男人只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乍现也或许一生都秘不示人的柔软。无以料想,多年以后,那时那刻、那情那景,鸡皮鹤发、龙钟老态的父亲,还能优雅转身,一路从容吗?

    不说再见,自此。 (2016年9月5日)

    一百一十七 冷凶器时代

    片段一:汽车在道面上匀速行进,只是慢慢偏离正确方向,驶向了公路左侧的绿地,没有刹车减速,也没有跟油提速,仍是那般悠闲自在,不快不慢的行进状态。可河道就在眼前,一两秒钟后,没有任何悬念,汽车非常优雅地一头扎进了河里,终于停了下来。视频看到这里,不由得好奇,这神一般开车的主是在表演什么呢?难道是新型水路两用汽车第一次试水?抑或是驾驶的人想以这种独特的方式给爱车洗个澡?

    片段二:刚过午饭时间,对于行政班制的工作人员来说,这是短暂而又难得的一点午休时间。有人正恹恹欲睡,也有人已经进入梦乡。突然一声刺耳的巨响,T1和T2航站楼的连接桥上,一辆行驶的面包车从十几米的桥上飞驰而下,重重地咂在地上,翻滚着冲毁了隔离的花箱,最后在距离房屋不到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闻声从房间里冲出来的人们,各种惊魂未定,各种狼狈不堪,各种不明所以。人们不知道伴随这一声巨响,到底发生了怎样惊天动地的事。当然,这里不是拍摄现场,这高空飞车表演者也不是特技演员,当看见从严重变形车体爬出来,只是腿部受了点轻伤,并无大碍的奇葩司机,人们才狠狠地松了口气。

    这样的场景其实已不鲜见,发生在上面描述片段里的情节,还属惊险有加,而后果并不严重。因为事主都穿了一件金属的衣服,多少减轻和降低了对生命本身的伤害。但不是谁都这么幸运,生活中,走着走着,就被快速行驶的汽车撞飞了;走着走着,就掉进湍急的河水里,再也找不见:走着走着,突然就消失在窨井或深坑里,再不冒头;睡着睡着,一声爆炸,人就面目全非,致伤致残甚至丢命;玩着玩着,颈椎就不能动了,眼睛也失明了,更有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了。这不不是杜撰,也不是夸张,造成这一切惨剧的罪魁,就是这一只只小小的手机,父亲把它称为勾魂夺命的现代冷凶器。

    这东东不仅疯狂伤身害命,更催生出一种终日低头、拒绝阳光、行踪诡异的僵尸族。他们神思恍惚地游走在另一个维度的空间里,周遭世界的一切似与他们无关。

    说起来,一枚小小的却高度智能化的手机带给我们便捷及时、畅快淋漓的通讯享受。每次,父亲看抗日神剧或谍战片里,因为通讯的落后,导致我们地下工作人员的牺牲甚至战场的失利,我很不得拧着手机就冲进剧情里。呵呵,这自是玩笑,但也由此可知通讯对于人类生活的重要意义和作用。尤其是现在具有独立操作和运行系统的高智能手机,不仅能满足我们通讯的需要,还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生活,提高了我们工作、学习的效率和质量。人们可以用手机上网、用手机实现自我生活和工作管理、聊天交友,看电视电影、玩儿手机游戏,甚至用手机实现移动办公。这几乎无所不能的手机成了我们如影随形的伴侣,深刻地影响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们甚至可以说:手机在造福人类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灾难。真可谓是福兮手机,祸兮手机。

    在父亲看来,工具只是工具,再智能的工具也是工具。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到底是做手机的主人,还是手机的奴隶。

    不幸的是,手机依赖症患者每日剧增,因此而导致的人与人情感关系冷漠的现状也每况愈下。我们彼此仿佛成了互不相关的陌生人,不再邀约见面,不再彼此招呼,不再互动交流。即使需要沟通联系,连电话都不用打,一个短信和微信就搞定。早上一起床,第一件是查看朋友微信圈里的信息,吃饭看手机、走路看手机,甚至上厕所、晚上睡觉的最后一眼,看的也是手机。如果丢失或是忘带手机,比丢了自己的魂儿还紧张着急,手中一旦没了手机,就仿佛丢掉了整个世界。遇到集中学习或开会,会场秩序和纪律绝对空前良好,每个人都低着头,不声不响,聚精会神。别以为是在认真学习做笔记,其实是每个人都在忘我的玩儿着手机。摩肩接踵的商场里,熙来攘往的街道,人流密集的影院、医院、车站、码头、机场,无处不见这些低头族们,他们置身人群,而每个人的心中却都没有人群的概念,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小手机的大世界里。人们从未有的彼此陌生、疏离,从未有的彼此隔膜、冷淡。就这样,小小的手机悄然拉开了朋友、同事、亲人、爱人之间的距离。

    勾魂夺魄且伤身害命,称之为凶器,当不为过。待修竹到了可以使用手机的年纪,手机的智能化程度会不会更高,抑或更先进的替代产品已经问世,做手机的主人还是做奴隶,你当应该有了明智的选择了。

    父亲也向修竹保证:从此文完稿,父亲坚决改掉早上起床如厕抱着手机的坏习惯。嘿嘿。以后你当重点监督一个人,这个人几乎是没白天没黑夜玩儿手机,已经快把眼睛玩儿坏了。

    这个人就是你亲爱的妈妈,一个手机依赖的重症患者。

    (2016年9月6日)

    一百一十八 浅秋艳遇

    中午躺在沙发上,随意翻看手机微信朋友圈里的信息。本来是为了培养倦意,故意选择了一段发在圈里很长、看似很涩的文字。没想到,这竟是一篇让我饱含热泪,好几次热血上头,浑身激灵的好文章。

    很久没读到这样感人的东西了。从来不喜欢引用,更遑论摘录的父亲,破天荒地想着,要重新把文章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存在这里,希望将来有一天你也能读到这篇文章。之所以放弃剪辑、粘贴这样的快捷手段,而选择拙笨辛苦的重新录入,是为表达父亲对作者和文字的敬意和谢意。

    最终父亲还是放弃了录入。倒不是因为怕辛苦,而是基于两点考虑: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实在不宜就这样原文照搬放在给修竹的文字里;再则,父亲本身就是写字的人,何不写出自己的解读,分享给修竹呢?至于原文嘛,如果修竹有心,迟早会与这篇文字有缘的。因为好的文字,永远都有生命和情感的光芒。

    文字其实非常朴实,表达的主题也很朴素。写的是一个成家立业后的女儿,为了回抱父母养育之恩,把只身在农村老家独立生活的老母接到自己生活的地方后发生的故事。文章并没有宏大精巧的架构、设计,也没有浓墨的渲染、铺陈。甚至可以说,初初一看,文章写得近乎随意的从容,笔墨略显粗陋的简约。细读发现,在作者云淡风轻地娓娓叙说中,一个没受过教育、没有文化,一生在田间地头劳作不辍,却在骨子里根植中国传统文化真善美的人性之光与取舍之道,并无声无闻一生践行的农村老妇形象从文字间鲜活地跳脱而出。而这样的人性光辉以及取舍的智慧,正在日益被我们淡忘、漠视甚至遗弃背叛。乍看起来,作者只是平静、平淡、平和地述说,并没有要揭示和宣扬什么。而正是这种看起来没有意识和价值主观导向,却在文字行进间,像烟雾和雨露一般,轻缓柔和洇浸式地渗透我们的情感、思维,让我们在浑然无觉间完成了一次对自己良心、道德、价值的拷问。就是这样一个平凡如草芥,未见过大世面,亦没有读过书,没有受过任何教育,只有一颗舍得爱人之心的农村老妇面前,让我们这些读过书、受过教育、见过大世面,却终日追名逐利、倾轧虞诈,只取不舍,不再爱人之辈,情何以堪,颜何以存。

    现在看来,作者这种声色不露、波澜不惊的文风笔法,其实是智慧且高明的。喜欢这样的文章,无伤谁的尊严,却让你思考什么是尊严;不动你的奶酪,却让你忖度你的奶酪是否已经变质。

    接下来,就和修竹分享文中几个让父亲涕然泪下的片段吧:

    情节一:把钱放在粮食里,是母亲很多年的秘密。十几年前,我刚刚结婚,在郑州租了很小的房子住,正是生活最拮据的时候。那时,我最想要的不是房子,不是一份更有前途的工作,只是一个像样的衣柜。就是那年冬天,母亲托人捎来半袋小米。后来先生将小米倒入米桶时,发现里面藏着500块钱,还有一张小字条,是父亲的笔迹:给梅买个衣柜。出嫁时,母亲给我的嫁妆中已有买衣柜的钱。后来她知道我将这笔钱挪做他用,便又补了过来。那天晚上,我拿着10元一张厚厚的一沓钱,哭了。那些年,母亲就是一次次把她节省下来的钱放在粮食里,让人带给我,带给大姐二姐,在我们都出嫁多年后,仍贴补着我们的生活。但那些钱,她是如何从那几亩田里攒出来的,我们都不得而知。

    或许修竹难以理解,怎么会把钱藏在米口袋里。在受过生活磨难,挨过饥饿的特殊年代,人们心中的粮食往往比金钱更珍贵。尤其是一个终身辛苦操持农事的老人,更知道蕴藏在粮食里付出的不易和艰辛。不珍惜粮食的农人,还是农人吗?在这个村妇老母亲的心里,对孩子最实在,最珍贵的给予,就是钱和粮,生活艰难时,能让人活命的粮食甚至比钱更重要,而把钱藏在米口袋里,既是老人对自己的价值观的坚守,也是老人传递母爱的智慧。一沓厚厚的十元面值的钱,不算什么,可是从一个在几亩地里刨食讨活计的农村老人手中拿出来,就为了给女儿补一个衣柜,谁还能说,这仅仅是一沓面值微不足道的钱呢?这样的情节,让我落泪。而我们的老一辈,就是这样为子女付出,就是这样朴素而深沉地爱自己的女儿。这情景我们很熟悉,也陌生很久了。

    情节二:母亲来后的第三个月,一个周末的下午,有人敲门,是住在对面的女人,端着一盆洗干净的大樱桃。女人 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送给大娘尝尝。我诧异不已,当初搬过来时,因为装修走线的问题,我们和她家闹了点儿矛盾。原本就不熟络,这样一来,关系更冷了下来,住了3年多,没有任何往来。连门前的楼道,都是各扫各的那一小块儿地方。她冷不丁送来刚刚上市的新鲜樱桃,我因摸不着头脑,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好。她的脸就那样红着,有点儿语无伦次,大娘做的点心,孩子可爱吃呢……我才恍然明白过来,是母亲。母亲并不知道我们有点儿过节儿,其实即使知道了,她还是会那么做,在母亲看来,"远亲不如近邻"是句最有道理的话。所以她先敲了人家的门,给人家送小点心,送自己包的粽子,还送自己种的新鲜小蒜苗……诚恳地帮我们打开了邻居家的门。后来,我和那女人成了朋友,她的孩子也经常来我们家,奶奶长奶奶短地跟在母亲身后,亲好得犹如一家人。

    面对这样的情景,谁又能不动容呢?都说红尘繁华,都市冷漠。繁华的红尘里,我们几至冷漠得忘记了我们还有同类。同一栋楼,同一个单元,甚至同一个屋檐下,我们几成门铃相闻却老死不相往来。而这样一个来自农村的老妇,偏要执拗倔强地挑战和打破都市人隐藏于心的处事规则。小点心、自己包的粽子、新鲜小蒜苗换来的哪里仅仅是几枚刚上市的新鲜樱桃,换的是心与心之间温暖的传递,换的是人与人之间爱的播撒。就这么一个来自农村的老妇,硬是在利益壁垒森严、人性设防楚河汉界的都市,用活色生香的糕点、蔬菜做成了情义无价的大生意。让我们这些精明无匹、心机缜密的都市人,面对这样的大情怀、大手笔,我们汗颜,我们羞愧,我们无地自容。而这样的大情怀,本该在我们的骨髓里,命脉里,只是我们日渐把它冷落在了书籍的文字里,冷落在了光阴的长河里,并尘封于我们道德价值体系之外。我们忘了,作为人类,除了体温,我们还需要来自心灵、高于体温的另一种温暖。我们筑牢的情感堤坝或是心灵的藩篱,其实脆弱得经不起一次人心人性温暖的叩访,即便金属铁门也不能,我想,这就是这位老母亲用行动想要告诉我们的。

    情节三:温煦的日子里,我很想带母亲到处走走。可母亲因为天生晕车,坐次车如生场大病,于是常拒绝出门。那个周末,我决定带她去动物园。母亲说,没有见过大象呢。动物园离家不远,几站路的样子。母亲说,走着去吧。我不同意,几站路,对一个70岁的老人,还是太远了。可她又坚决不坐车,我灵机一动,妈,我骑车带你去。母亲笑着同意了。我推出车子,小心地将她抱到前面的横梁上,一只胳膊刚好揽住她。抱的时候,心里一疼,她竟然那么轻,蜷在我身前,像个孩子。途中要经过两个路口,其中一个正好在闹市区。小心地骑到路口,是红灯,我轻轻下车,还未站稳,却有警察从人流中穿过来,走到我面前说,不许带人你不知道吗?还在前面带。说完,低头便开罚单。母亲愣了一下,攥着我的胳膊要下来,我赶忙扶稳她,跟那个年轻的警察说了声对不起,解释说,我母亲晕车,年纪大了,不能坐车,我想带她去动物园看看……警察也愣了一下,这才看清我带的是一位老人,还不等他说什么,母亲责备我,你怎么不告诉我城里骑车不让带人呢?然后坚持要下来。我正不知所措,那个警察伸手一把搀住了母亲,大娘,对不起,是我没有看清楚,城里只是不让骑车带孩子,您坐好。然后他忽然抬起手,向我认认真真地敬了个礼。

    多么机变聪明的交警,我们也给这位可爱的警察叔叔回个礼吧。用自行车带不愿坐汽车的70老母去几站路远的动物园,这该是个孝顺的女儿了,但感人的不是女儿孝顺若何,而是这违规出行延伸出的情节。“抱的时候,心里一疼,她竟然那么轻,蜷在我身前,像个孩子。”再饱满的生命也经不起生存的重负和岁月一点一点的蚕食、榨干,当我们的身体无以承载生命之重,自行车的一根横梁,女儿的一抱,真的便足以承载一个饱经风霜和岁月洗礼老人的身体之轻吗。作为同龄人,我们的父母同样也都已经老了,可是忙碌的我们,又有多少人能够想起或是抽出时间,带着老人看他们没有看过的景象,去他们没有去过的地方,陪他们经历没有机会经历的事情。一辈子,守着几份薄田,躬耕陇亩,恪守清规祖训,把大部分生命都还给了生存的大娘,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都市里,会因为交通违规邂逅和遭遇警察叔叔。而警察叔叔面对这样一个不足150公分,70多岁,瘦弱得像个孩子的大娘的机变处置,也让我们看到了在爱心反哺和人伦孝道的沧桑正道上,铁面无私的警察叔叔也是会开绿灯的。只是我们给警察叔叔这样表现的机会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谁说警察狰狞,法不容情呢?想来,大娘的动物园之行是愉快的,只是不知道园里的大象,是否对慕名而来的老人表示了友好。善解的老人,孝顺的女儿,可爱的警察叔叔,催泪的情节,温暖的场景,这本该是我们活在其中的人性氛围,我们却背道而驰多远多久了?仅仅三年多的时间,老人因病把残剩的最后一点体温也还给了生命。但她却那么赤诚真实,那么快乐无私地温暖了身边很多人。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样的喟叹在多少伪善的口舌中丢失了真味。

    这篇文字,是父亲在这个清凉浅秋的一次艳遇。多年以后,如果修竹还愿意并能找出这篇叫做《舍得》的文字重温,那便是缘了。但愿那时候,父亲还没有还原成小孩。 2016年9月8日)

    一百一十九 昨日是今生的一朵水莲?

    一两个月不听音乐,一年也不学一首新歌,即使偶尔听见一首心动好新,也会因为畏难而放弃学习。只在觥筹交错后的摇曳迷离态,才会跟着KTV的荧屏字幕,貌似深情无限,实则跑音走调、节奏混乱地唱着土得掉渣,老得掉牙的歌。最要命的是,唱完以后,还会意乱情迷、自我陶醉地等待或友情、或礼貌、或逢迎、或调侃的掌声,来满足一个老男人所谓沧海桑田后,脆弱的自尊和虚妄的慰藉。

    这是你可爱的父亲。

    当年,怀抱吉他,留一头长发,告诉父母,不唱歌就活不下去,毅然决然离家,宁愿餐宿无定,颠沛流离,也要执着追寻音乐梦想。即使在灯光暧昧、氛围颓靡的环境里,面对一帮市井无赖、流氓杂皮,也一往情深地在舞台上,倾心演绎青涩小少年纯粹澄静的情怀和梦想。那时候,掌声真诚而带着敬意、真实而充满爱慕;那时候,听三五遍,旋律、节奏、歌词都能记得分毫不差地学会一首新歌;那时候,无时无刻不在寻找、聆听、模仿、学习让自己感动的声音和旋律;那时候,耳朵灵到能分辨齐奏和鸣中某只电声乐器的半音之差,一个人可以调度整支电声乐队情绪的起伏跌宕。

    这也是你可爱的父亲。只不过是光阴需要倒退二十多年的曾经。这前后判若两人的父亲形象,修竹更喜爱哪一个呢?

    答案一定没有悬念。

    是的,一个曾经如此热爱音乐的人,已然在生活的苟且面前,变节若此,夫复何言?人生便是如此,当岁月以不可违逆的意志给我们贴上或臣服或变节或挣扎或苟且的种种标签,我们却喊不出疼,道不得苦,喊不了冤。

    所幸,还可以在文字里完成自我救赎。只是那淡了远了依稀了的音乐梦想,也就成为清醒时刻的殇。

    不再喜欢运动,不再钟情文艺,不再迷恋风花雪月,不再乐意接纳新鲜事物,甚至不再注重形象,胡子拉碴,衣着不振照样示面公众,(至于扣错扣子,穿错袜子,还有那个什么……等等等等,多少有些难为情,就放在括号里,不变公开了)。曾经的小激动小满足小幸福小快乐,现在好像都成了笑谈;曾经的大执着大情怀大目标大理想,都仿佛变得不再有意义,一如眼前的苟且。

    总是容易感到疲惫,开始变得健忘,习惯一个人安静独处,开始满足现状,担心变数。变得贪杯,酒量却大幅倒退,喝醉了还会断篇。断篇出的糗事,被你妈妈无数次深揭狠批。然痛定思痛之后,它还是要断篇。(这里应该有一个哭脸的表情)

    谁在说昨日是今生的一朵水莲?这样的诗意,这样的禅境,只在化外,不在尘世。事实是,尘世里一个老男人的身上,心里落满的,只能是光阴的灰。

    尽管如此,在一天天老去父亲的心里,仍是希望修竹将来是喜欢音乐的。把父亲获奖的一组关于音乐的诗歌送给你,想表达的理由都在里面了,待你自悟吧。这也是父亲送给你的第一个中秋礼物哦。

    心灵语境(组诗)

    ——倘我已不在世,仍能感知的,惟音乐。

    一 天边(草原魅力)

    三两声驼铃 升起宁谧的草原

    这时候 月光俯下身来

    听马头琴诉说

    霞光太艳 轻薄这人间沉香

    以暮蔼为枕吧 躺下

    我就是一颗牧草

    长着单纯的耳朵

    琴声所达 是一粒漾动在草尖

    露珠的幸福 是穿越沧海

    涉过忘川蝴蝶的自由 是草原

    所有生灵感恩的静美与豁亮

    草原随奔跑的马头琴漂泊

    蹄声淌出火焰 照亮的生活

    引诱我骨子里的流浪

    今夜 天边的草原

    我灵魂的鹰穿越天空

    拧出湿漉漉的日头 只为看护

    弥散在马头琴里遥远的心事

    今夜 天边的草原

    我准许一匹噙着热泪的狼

    坐进我内心 心意温软地聆听

    并怀念一只洁白的羊

    它前世的爱人

    二 乱红

    花瓣 自萧孔飘出

    像生命温暖的胎记

    穿行在我凝露的目光里

    该怎么送别这场逝水的赶赴

    把自己打开或是彻底关闭

    从骨殖里捧一些清香的泥

    种植这些余温尤存的花瓣

    种植一场关于秋天的爱恋

    并以此 驱赶活着的倦意

    从音乐里拈出一条瘦巷

    一角雨檐 一把紫伞

    在长满青苔的心情里

    泊一湾江南烟雨 任一名

    从宋代出走的女子

    素手洗净昨日霓裳

    无须削发 更不用落草

    这一场乱红 这涅槃后的光芒

    将我收留于轮回之外

    尽可凭吊 切不能唤醒

    萧声又起 我后世的爱人呵

    你可记得吹响的

    是我哪一根骨头

    三 黄玫瑰

    萧引渐寂 这穿肠蚀骨

    二胡吐露的忧伤

    像是走在灵魂深处的钟表

    刻画分分秒妙的痛楚

    手中的烟燃着 无人在抽

    还有比烟烬更纯粹的祭奠么

    此刻 形骸虚拟

    伤逝 自内心拔节蔓生

    谁的手割尽岁月的蒹葭

    让清纯的花朵过早在爱情里妩媚

    并不是没有芬芳呵

    只是被谎言榨干了水分

    摊开的手掌里 一朵黄玫瑰

    站成伊人的模样 曲终了

    余音将一瓣一瓣萧瑟收容

    我亦坦然这枯萎

    不着一词

    四 冰菊物语

    只是七枚音符之间

    绽开的曼妙世界

    甜蜜和痛楚此起彼伏

    而我 用尽十万词汇

    也写不出一首贴心的好诗

    这是多么适宜心灵安放的调式

    这是多么适宜灵魂归真的语境

    如此 请别在视野里种植冰菊

    让我凄惶于含苞待放的苦难

    我相信 我未曾经历的某段遭遇

    就端坐在这样一首曲子里

    也或许是两枚音符之间

    我即可饮尽生命的腐朽

    亦能畅写爱情的传奇

    自内心飞出的小鸟

    终被这筝的缠绵弄哭

    心河的波光溃决了表情的堤岸

    这时候 无数诗歌意念盘旋

    却迟迟落不到

    我灵魂的天葬台

    五 心灵睡过的地方

    故乡不远 在深蹙的眉梢

    在酒杯和腹夜的边缘 在

    一个写诗男人吞吐的意念之间

    可是 孩子 马蹄落地生根的草原

    你先祖心灵睡过的地方

    脚步 一定要比音符更轻

    孩子请记住 乌鸦或神灵

    看护不了我们的家园

    涛儿河的水以及青草的香

    却可以洗净一代又一代

    红尘的忧伤

    孩子 在时光睡眠的深处

    乡愁是一尊忧伤的瓷器

    回忆愈深 留下的伤痕愈深

    你单薄的行囊装不下疼痛的姓氏

    更装不下 这一只

    忧伤且易碎的瓷器

    回家吧 孩子

    从传奇里返回的老马

    驮着你童年的襁褓

    我已不忍卒听这冷

    孩子 回家吧

    活在这尘世 更多时候

    我们其实只需要

    一点单纯的暖意

    一点家的暖意

    (2016年9月13日)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