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梅花冻疮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16-11-01 08:53:22 人气:
编辑按:
    没有因为呼吸困难而感到大地的压迫与生命的负重,亦没有羞耻的穷途和轮回

    ——琉璃姬

    段落A:失恋的尸体

    选择在秋天死亡,仿佛是为了逃离冬寒的苦,一个明星自杀了,在网络和微信新闻覆盖前,很多人都不知道乔任梁是谁,没过多久一个90后诗人也自杀了,同样在网络和微信新闻覆盖前,我们也不知道凯歌是谁,如果用死亡承认了一个明星和一个诗人的价值,那么他们的死亡有个共同点,年轻,不再忍受也不再爱这个世界。可从他们的音乐作品和诗歌作品里,我听到和读到的,只有美丽和痛苦的爱

    死亡,是一种对逃离的信仰,佛经上说,自我毁灭肉体因果存在的,灵将陷入地狱,受刑无期,绝望者并不懦弱

    段落B:极乐世界

    我们都受过应试教育的欺骗,但时至今日,小学生课本里的每一篇文,也并未教会我们如何驾驭异性的肉体,汽车的齿轮,房屋的壁漆,股票的线条,钞票和物质也不能对我们的基因产生磁力,我们正在找回原始的动物本能和复杂的高级动物本性,肉体,精神,神经,血管,还有强健弹跳又不堪一击的心脏,这是一个无比富足泛滥又饥饿贫穷的时代,就像一根健康勃起的大屌,不断插入电脑,手机,电视,荧屏和人群的深穴

    段落C:梅花冻疮

    诗人,特殊的失业群体,在每个历史阶段格格不入又超越肉体的存在和生存着,这个没有收入和安置的难民群体何去何从

    我也是个写诗的人,因为有精神追求,至今我的生活很不圆满,感受力强于常人,生活中作出与多数人不同的选择和坚守,活得常常比正常的人痛苦,承受来自神经末梢和肾上腺素的折磨,这些由灵体发出的诱惑和警戒,企图释放冲破障碍的自由和情感,这是一种灵魂疾病,并且伴有人格分裂和精神洁癖,与我们存在的感官世界,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和痛苦,我亲近佛教,源于此

    其实诗歌应是物质的贵族来消遣的,遗憾的是,诗歌又源于顺其自然的苦难和对爱的感知,我感同身受的理解每一个中国诗人的痛苦和自杀诗人肉体的苦难和想法

    我曾说,诗歌的最后成就,和宗教的最终成就是一样的,殊途同归,修天人之道,说士大夫精神,那是从政的诗人,真正的诗者注定是要回归活着的苦暖和精神的超脱与自由

    诗人,还有七情六欲,还有对功名和欢喜的欲望,中国的诗人,在商业市侩的大环境下,怨气,傲娇,膨胀狭我,无法超越肉体和欲望的苦难,是真正的小时代

    这个时代没有大师,如果那些挂牌的职业口碑者算大师,那我这个做买卖的,浑身刺青的,不按套路活着的另类流氓也是大师,我们都没有真正的去修诗人的果位和灵魂的编制,仍受爱于俗欲,追求名誉和繁华,仍懦弱牵挂权势的强大,那些自杀的,反倒是殉诗涅槃

    诗性如佛性,藏于每个人灵魂的本能,慈悲者吟唱,就是诗人,大爱者吟唱,就是诗人,苦难者吟唱,就是诗人

    活着忍受苦难和失望,谋于生还的诗人,并不比毁灭因果和死去的诗人少痛苦,也许存在和残喘的,该留下更多感人善心的诗篇

    这是一个活着的诗人向另一个世界的诗人的对白与灵交,我是琉璃姬,我是诗人,我彻夜读了你的诗,我亲近和理解你的灵魂

    ——致凯歌

    2016.10.13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