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初访仁和寨

作者: 品茗碎语  发表时间 2017-01-06 23:23:01 人气:
编辑按:
    深秋季节,朋友相约一起远足,便到了仁和寨。

    仁和寨位于潜山和太湖两县交界处,也是从前两县周边几个山区人员往来一条必经之路。现在仁和寨隶属太湖县寺前镇,也是已故佛教领袖赵朴初朴老的故乡。

    是时深秋,气温还不算低。我们一行人上午10点多从潜山水吼镇风光村出发,没走上半个小时,已经是身有微汗。给我们做向导的是本地一个小伙子,他说远足那就走走小道,会更有趣味。穿行在窄窄的茶园小道,漫山遍野的茶树,远远看去一片翠绿,根本分不出空隙。然而在近处,茶园却是一垄一垄的,如同绿色的彩带,把山体一圈圈地圈起来,在阳光的折射中,如若荡漾的波浪。据说水吼镇要将这里的茶园深度开发,既要保持优质的生态茶园,还要引进茶园旅游项目。这倒是颇有创意的设想。试想,置身在这万亩茶山里,品着香茗,或看山景,或休闲娱乐,或动手参与种茶、采茶、制茶,自然别有韵味。茶山小道也是蜿蜒而上,路边看去,茶树修葺得很是平整,一看就是有经验的茶农精心为之,亦有艺术的韵味。大多茶树绿叶浓郁,结有茶籽,偶有茶树尚开一两朵小花,白的花瓣,微黄的花蕊,花瓣四到五片,如同紫云英的花,只是没有紫云英铺成一大片,摇曳起来,很是壮观。而这些茶花,只能是绿的点缀,稍远也就看不到花了。

    每翻越一个山岗,总能有耳目一新的感受。远山葱茏,起伏绵绵,近处松林茂密,各自成趣。据向导说这条小路,过去曾是潜山太湖两县周边乡镇村民通行的要道。传说明清时代,两县村民往来、伐木、商贩都要经过此道,也常常有相互械斗之事,官府便在要冲处设置关卡,加以管控,于是便有了仁和寨。这些现在没有考证,妄自推测,起名仁和,大概还是颇有用心。行至中途,有一石亭,前后上下都是长约2米的石条堆砌而成。基脚是石条、立柱是石条、顶盖也还是石条。亭子不大,可供10来人休息。临路的两根石柱,上面刻有“来同天地,远镇山川”,石梁上隐约可辨建造年代为明万历年间。或许这是后人补刻,不得而知。

    未到仁和寨以前,也偶有听说仁和寨求有子嗣甚是灵验。相传善男信女坐歇石亭,以石子抛向亭顶,看能否落下,已验证生男生女。向导说,原来仁和寨香火旺盛之时,每到初一十五,上山进香的村民络绎不绝,也还有达官贵人远道慕名而至。时过境迁,亦或许是道路难行,在我们上山之时,没有见到进香的村民,也没有其他游客。我

    们行进的山路,愈发狭窄,山道之下,悬崖深谷,虽被树木掩映,但远望下去,深豁悠远,不可测其深度。静听之,亦有溪流弱潺,微风穿林,其声时隐时现。行至两座山梁之间,继续前行则完全没有了路径。向导凭着记忆在前开路,拨开半人深的杂草和芭毛,踩着软软的枯草和落叶,冷不丁还会碰上倒伏横亘的树干。一行人也是边走边打趣和鼓励,终于忐忑地走过约有两公里的路程。停歇下来,回头望望,不禁心有余悸,相互一看也都是满头汗珠。

    向导手指向前方,对面的山顶上就是仁和寨了。循着向导所指望去,只是一座山峰,并没有看见仁和寨的踪影,想必掩映在青松翠竹之中的仁和寨,没有一点虔诚不劳劳筋骨是根本无法得观其真实面容的。山看上去并不很高,也就在前面,然走起来却不是那回事,好在山脚向上已经铺砌了石板台阶,拾级而上,虽气喘吁吁,接近目的地的兴奋,让我们神情还是为之一振的。石阶的坡度较大,一宽敞处,有一50来岁的村民,扛一根不足两尺围两丈有余的杉木,也在此休息。这是我们一路走来碰面的唯一村民。闲聊之余,村民感慨现在基本没有人家做房子还用木质桁条,也就很少有人扛木料了。确实如此,一路走来,沿途望去村庄农户的,都是钢筋混泥土建成的楼房,样式也很新颖,农村住房条件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善。村民也很风趣,一看就知道我们不是进香的香客,打趣地说要我们多给香火钱。

    转过一个山嘴,仁和寨也就到了眼前。一块并不宽敞的场地,前面悬崖般三四米高的挡土石坝,房子依山而建,左边一层青砖瓦房,门框用青石条砌成,高两米有余,颇有祠堂的气势。大门正对一片竹林,或许是地理环境亦或许是多年没有砍伐的缘故,毛竹粗壮挺拔。门对千棵竹,背依万仞山,仁和寨的选址显然也是非常有讲究的。从室内穿行向右,依山势而建的二层木质楼房,一楼是生活用房。二楼便是庵殿。仁和寨成为黄龙庵估计也是时代久远。庵殿设置很是简陋,房屋空间不大,也不高,自然供奉的菩萨塑像也就没有伟岸宏大之气势。庵殿内一张木桌,几条木凳,一只香案,阳光从狭小的窗户射进,映照室内的设置,都显得几分凋零和孤寂,显然这里的香火已不能和过去旺盛之时相比。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竟然还保留了完整的木质刻字签文印版,专供庵里印制签文。印制的签文,显得古朴厚重。

    回看仁和寨,它很巧妙地镶嵌在一个半开放的岩洞之中,当地有狮衔黄龙之传说,多少有应景附会。然则,登临仁和寨后山山顶,视线一下子开阔起来,确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山顶石岩尽裸而平整,西边悬崖宛如刀削,向南,群山绵延而去,一线水带若隐若现,那便是花亭湖的一隅。虽然目光不可及花亭湖水波浩渺,但放眼望去,天地苍茫,群山绵延,雾气升腾,风过松林,听声如狮吼,观云如龙游,此当和仁和寨狮衔黄龙交相应合。

    仁和寨所在的寺前镇也是朴老的故乡,我不敢妄测朴老是否受过故乡山水佛道的启迪,借用启功先生的话“朴翁一生,从青年、中年到老年的心期和工作,无一处不是在’ 博施济众’的目的之下的。我又在朴翁的书房中见到“无尽意斋”的匾额,这虽是《金刚经》中的一个词,对一位具有仁心,还无尽意的朴老来说,岂非’尧舜其犹病诸’,难道还不够一位’仁者’吗”!面对仁和寨的变迁,试想黄龙庵的兴衰,这块土地一定演绎过很多动人的故事。当香客渐渐离去的今天,仁和寨继续着它的生命,在这周边10华里左右没有村落的山上,用它大度、包容的姿态接纳零星的香客,给予进香的人一种希望或者一种精神的寄托,也是善莫大焉。仁和寨这块并不显眼的佛地,狭小而简陋,然能得湖光山色之灵气,几百年来传承佛道,至今在现代文明环围之中,坚守着一份宁静,始终保持谦和博爱的胸怀,同样也彰显了“仁和”的主旨!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