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梅花暗暗香

—岁寒随笔

作者: 谢开成  发表时间 2017-01-06 23:24:03 人气:
编辑按:
    一

    从去年上半年到现在,这一年多过去,照了许多好看的照片,其中有几张获奖,也和别人一起印刷了一本影集。

    去年上半年是父亲胃癌手术,恢复,然后是脚上手术,医生说,时间不会很多。今年上半年,外侄的女儿夭折,又生了一个男孩,一悲一喜,算是扯平,不过欢喜总大于失望;同时,达州的亲戚又几个小孩儿出生,单位上也出生了几个小孩,前不久,老家院子上的一个年纪不大的大婶去世,一女同学的儿子不幸心脏骤停而去,来来去去,生命,原来就是这样

    平安夜,是may的新婚夜。

    圣诞节过后,要送妻子去广州。元旦前,要送小朋友去参加福州同学的婚礼。元旦过后,市上要来验收。验收过后,就去那一片梅林。

    昨天早上下乡,从院子里出来,闻到暗暗的香气,原来梅花就要开了。

    每次最寒冷的时间里,只有梅花,如约开放,无言,无语,暗暗的香。

    也只有梅花,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前几天体检报告出来,血脂高了,尿酸高了,在中医院拿了几幅中药喝,苦不堪言,身体是不是大不如从前?昨天傍晚在篮球场上,出出汗水,很舒坦。寒冷冬日,圣诞节的灯饰在夜总会的门口闪亮,穿圣诞白绒红衣的女子冷得打颤。坐夜班公交回去,新世纪商圈的门口,人群不再熙攘,晦暗的傍晚,牛排店靠窗的卡座上,坐着的是哪两个人?

    恍惚间,时空倒转,隔着车窗玻璃,隔着牛排店玻璃,隔着远远的时空,那两人,有说有笑,声音恍惚从远远的岁月深处传来,一时间,我竟不知身在何处。

    圣诞节这天下午,我打印了几张过去的照片,打印是黑白的,没有色彩,有love字样,有MIP 字样,有巫溪大宁河的烟雨,还有那一段诗句,名字叫《宁厂之恋》:

            从大宁河边

            把盐背到长安

            在这里,把你遇见

            是不是他们说的轮转

            这一次

            我慢慢把你深爱

            从迷蒙烟雨

            直到心潮澎拜

            定格,魂断

            梦,再不愿醒来

       ......

    原来从开始,结局就很清晰。

    梅花又要开了,仿佛是约好的一样,我对自己说好每年必去那一片梅林,每次独去,仿佛是一种诺言,尽管许多的话都无法实现,许多的事都已成往事。梅花依旧在,傲寒独自开。梅花会静静伴我,梅香会沁人心扉,梅花不会离去。

    每年,去照几张相片,算是一种恋想。

                                                                   二

    昨天傍晚,徒弟来电问我在哪儿,说元旦去万源了。

    这一年多来,放下了笔,拿起了相机,去了一些地方,见过了一些绝美的风景,在寒冷的雪宝山,在迷蒙的光雾山,在桂林,在龙脊,在那一片片田园和一座座高山,看陌生的人们在炊烟里度过时日,忙碌着他们的人生,我用相机记录风光,有时饥饿,有时疲惫,有时一个人独行,在陌生的城市,感受到莫名的空旷。

    幸运的是,这一路走来,有苍山,有稻田,有秋林,有白雪,更幸的是有时候徒弟有空也能跟在身边。

    值得一提的是麻柳镇那田园,阡陌交错,村庄静默,人们在田园里无声地劳作,刚插完秧苗的水田,反射着天光,袅袅炊烟在斜阳下悠悠飘散,天色渐晚,田园里扛着锄头的农人牵着水牛归去,倦鸟单飞,我站在那山坡,看金黄的太阳向西落去,迷蒙的田园渐渐暗淡,这一刻,时光静止,尘世空濛,人生旅途,归途慢慢。

    去光雾山的时候,已是深秋,还下了一场雪,本以为是晴天,到的时候却是满天的云层。好的是天老爷不会辜负勤劳的人们,我们向山上去的时候,雾从山下升腾上来,有秋色,有云雾,有若隐若现的远山,站在山巅,看风云变幻,尽管雪在融化,寒风袭人,站在风口,听见岁月萧萧希声,听秋林哗然,再寂静,听雪化成水暗自滴落,在秋山上,在云雾中,望白雪,听落叶。

        然后, 画一个秋,给你,再没有什么了,连思念都变得似有似无,比云雾还淡。

      这一年,还去过一些地方。

    古镇上,人们剃头,编竹,在贞洁牌坊下办着喜事。 

    金石梯田,人们在秋天收割,喝着大碗的稀饭,摄影的人们在山顶,俯瞰一层层梯田,眺望远处沟壑里升起晨雾。

    还有那万亩莲花,清晨的女摄影师委婉的身姿,和一群惊飞的白鹭,莲花世界里,一座佛塔,一座金色大佛在夕阳下放射着光芒。

    还有那城口锦绣河山,板栗叶在阳光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光芒下秀美的小伙伴,这一章,得另外书写。

                                    三

            

    2016年的最后一天,收到了徒弟寄来的书籍,甚是欣慰,算是新年礼物,而我没有什么回馈,所知,尽力传授,能悟多少就不知了,而我毕竟要更努力,不然没有什么可以教的了。

    徒弟说,明天生日。

    有些人,有些情义,值得去珍惜。

    2017,新的一年即将到来,注定有一些事情要忘却,有些事情要画上句号,不管余音多久,再美妙的歌声,都将归于静寂。

    而唯有静寂,才能让人想起,曾经有一段声音,如诗如泣。 

    明天,元旦节,去为父亲买点补品,去给徒弟买个礼物,给远方的妻子打电话,去为爱的人做一点事情,去打打球,照几张相片。

    要从2017年开始,善良地生活,放下,转身,心远高山,心存感激。

    父母在看电视,电视里有跨年烟火,逐渐恢复的父亲声音还是那么洪亮,尽管医生的断语暗暗让人落泪,生命,毕竟都是有限的。

    爱的人都将离去,唯有珍惜。

    而梅花,在院子里静静开放,在墙角,在深处,在未落完的黄叶里面。梅花的香气在夜晚最香,看不到她,却知道她一定就在那里,暗暗散发着香气,不管天气如何寒冷,不管岁月如何静寂。

    到最后,爱,都是对自己的一种承诺,对生活的一种真诚。那是一种初心,那是一种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情怀。到某一个时候,去某一个地方;或是在某一个地方,再端起殷虹的酒杯;再或是,喝下去那酒,再想起。

    长江之水天际流,说过,陪你去看长江,在今天,我还在这里,独自站立,冬天里的雾霾让远处的船显得渺茫,唯有呜咽一般的汽笛犹如从前,灯火还那么红红绿绿。

    我院子里的梅花开了,那一片梅林即将迎来华章。在冬日里最冷的时候,我要去那一片梅林。在阳光下眯眼,恍惚,让时空又回到那一个时刻。

    梅花,暗暗香着。

    落笔。掩卷。去新世纪买点鱼虾。等天气好转,带父亲去转转。

    ----2017年元旦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