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长生

作者: 开怀一笑  发表时间 2017-02-26 20:42:17 人气:
编辑按: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后,我家房子的背后是一条贴着窗子通向水塘的土路,路的一边是高出路面一米左右的一片菜地。这块菜地的主人是一位年逾八十的爷爷。他的孙子叫长生,是长子长孙的意思。长生的长应同成长的长读音相同。他年龄和我相仿。说是同学,但我们在学校彼此没见过。我常常看到长生的爷爷如此高龄还挑着粪水打理菜地。上面的蔬菜长势特好。记忆中还种有瓜果。曾在我内心纠结过,好想乘着夜色去偷摘。碍于胆小还有爷爷的辛苦,也只是想想而已。长生和他爷爷以及他家菜地,在我脑海里留有很深的印象。特别记得爷爷在夏日的夕阳下挑水浇菜的身影。

    其后,约是九十年代中期,我已从部队退役回到安庆工作。有一天几个同学欣喜的告诉我长生买了一条大船,停靠在长江边。于是我们就一道登上了那条大船。我又见到了长生,他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和我幼年时印象中的他几乎一样。但从别人嘴里我知道他现在发财了。他先从炒股票开始赚了不少。尔后又做生意,做得很红火。我看他时,一点也没看出有这样变化,没有那种表现着得意的风光。从他谈吐举止上看依然很老实本分。他很热心的向我介绍着这条新船。船上的通信设施很先进,船员们住处特别舒适。庞大的货仓宽敞明亮,让人浮想着财源滚滚。这条船是与别人合伙买的,相关营运手续还在办理中。他的合伙人是从事公路运输的。说航运比陆运更赚钱。诱惑着他筹集六百多万购买了这条船。他看似平淡的介绍,我听罢眼里流露着羡慕,心中甚是敬佩。那时我从部队转业不久,还是租房住的。相形之下,觉得自己无地自容。他爷爷种菜那会,他们家还属于农村,而一路之隔的我们家属于街上人,就县城来说相当于城里人。转眼之间,没法去比。当时的我相当窘迫,常常望着满城灯火,多么希望拥有一间属于自己名下的房子,而不是奢望一套。战友曾让我去他公司上班,犹豫再三,还是丢不下这旱涝保收的工薪。

    一晃又是若干年,其间我一直惦记着长生。每逢遇有知情的熟人,我都要打听他的消息。陆续的得知他的这条船的航运手续很难批下,无奈中他转入海运。所谓"海运"不过是海边短途倒腾。而内河的船跑海运,船的油漆要重新涂刷。这是因为海水盐分太高,对船体腐蚀大。折腾几年,这个本来有钱的主儿开始负债了。他的合伙人也悄然全身而退。再后来听说长生得了中风成了植物人。而在去年又得来信息,长生走了,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在想,他叫长生却没长生。他爷爷叫什么我不知道。但长生告诉我他爷爷活了九十多岁,在地里干完活的那个晚上安详的与世长辞。这爷孙俩显然不同的人生经历,烙上的是时代印痕。倘若长生并没有发财,只是像爷爷那样做个勤劳的农民,也许生活清贫一点,至少他还活着。我呢,也许后悔那年缺乏勇气投身商海。当平庸度过了这些年后,方明白商海沉浮,不是谁人都会成为富豪的。世间,大家在追逐浮华,常常忘却了自己。

    有关长生这个人,像昙花一现。而我觉得他倒如一则故事,只是我了解的肤浅,因而让我不尽的揣摩,猜测着其中的隐秘。他不长的一生跌宕起伏,波澜不惊,但却耐人寻味。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