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窗外之梅

作者: 品茗碎语  发表时间 2017-04-21 08:01:28 人气:
编辑按:
    窗外的红梅开了,开的那样的不经意。每天从她的傍边走过,感觉一树红的花蕾挂了很长时间,从冬至挂到现在。竟然没有介意花儿什么时候就全开了。

    只知道这是一棵红梅,她长在花坛中间,在红花檵木的环围中,也并不显眼。枝干不过1米来高,从根部向上20公分处分成三根小枝干,在往上,又分成若干更细的枝干,依次再向上细细的枝干约有30来根。冬天树干树枝通体无叶,从分枝处可以看得出生长的年轮,顶部的细枝条,是今年长出的,和下面的枝条颜色有着较明显的差异,越往底部色度越深,也显得粗糙,平添了一些沧桑的感觉。而那些顶部的细枝,或粗或细,枝枝向上。每一根细枝条上,裹着青绿色,和下面的枝条相比,多了几分稚气,也多了几分活力。

    提及梅花,潜意识总会浮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似乎梅花就只有腊梅一个品种,一定都是傲雪凝霜的花期,或者是耳边萦绕那“红岩上,红梅开”歌声那样的,觉得红梅一定得开在高山岩石之中。所以,对于梅花,内心总免不了还有一种敬意,梅花当是花中的英烈。古代文人墨客对于花的赞赏,总会和人的品德、节操等想联系,赋予花卉更多的精神意向,大多亦是和高洁相联系。周敦颐的爱莲,还得铺垫出陶渊明之爱菊,和世人之爱牡丹。自然“出淤泥而不染”显然比起荷花的姿态清香更加重要了。陶渊明之所以爱菊,大概也是菊花当秋,傲凌风露,梅花的品种很多,咏梅的诗文更是灿若星河,倒是很喜欢“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两句诗句。

    虽然,窗外并没有水清浅的婆娑弄影,也很难闻得到浮动的暗香。显然,诗句应不了窗外之梅,窗外之梅也没有遇上林和靖那样的妙笔。然对于诗句的喜爱和对窗外之梅的喜爱,却实实在在,由衷而生。闲暇之时,可以依窗而立,仔细观察,这树梅花,没有开放的时候,花蕾集中在树的中部,向下的40公分左右,无论是主干还是旁枝,找不到一朵花蕾,今年的新枝也没有一朵花蕾,仿佛在这样一棵小小的树上,祖孙三代集聚一堂,树的底部托着中部和底部,俨然一种守护、一种承载。顶部的新枝,像孩童,带着几分顽皮,虽说是张扬开来,却仍然依偎在这个家庭的怀抱里。至于,那满枝的花蕾,自然是树的精华,是树的灿烂。花蕾多不胜数,有的上下站立,成串相依;有的横向列队,点点弄姿;或密或疏,疏者远不足分,宛若静子对弈;密者或三两相聚,或五六成群,似闺语絮絮,促膝厮磨。观其神笑靥含晕,若听低吟浅唱,嘻嘻然而如少女踏青无拘无束。

    现在,花淡然地开着,开得舒展,忽然间成熟了似的,完全没有花蕾的那样顽皮。向外的花瓣红里透粉,向里的花瓣粉里透红,一树花站在花池的中央,阳光静静地笼罩着,花儿显得恬静,自然,没有喧闹,给人的感觉就是略带一点羞涩。传说,有人闲问苏东坡,“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为什么一定得写的是梅花,桃花、杏花不也可以?苏学士笑曰:“此写桃杏诚亦可,但恐桃杏不敢当耳”。我想梅花固然有许多的品种,但其固有的品质和人们对梅花风骨的认同,总是有相同之处。

    周末,径往天柱山脚下的梅园一游。早听说天柱山脚下有一梅园,自觉懒惰,一直没有去过。看窗外之梅开得动人,不免心动,始觉得应该前往,也算不辜负梅花满园的情趣。走进梅园,满山梅花树,大的树干围盈二尺,树冠丈余,树龄估计起码得有十几年以上,虽是移栽,在这儿亦是生长旺盛。小的一米多高。顺着山势,大树在下,小树在上,倒也是层次分明。各种品种的梅花,济济一山,花期自然错开。腊梅已过了花期,树上尚有少许花朵,耐心地任凭山风绕来绕去,空气中间或飘过一缕幽香。向阳面,一树一树的梅花梯次漫上山顶,有红的、白的,大多是本地的梅花品种。花开得灿烂,阳光铺在山上,恰恰和山的背面形成鲜明对比,那边腊梅零星,凌风浴寒;这边红梅锦簇,暖阳和煦。一山之上,景致差异甚大。

    梅园花开犹胜,善墨者自然可以妙笔生辉,撒泼情怀。踏青赏花,赏心悦目之时,仍不能忘却窗外之梅。这或许,一园的梅花,可赏;终没有那安安静静独自绽放的窗外之梅那样可亲吧。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