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城市森林

作者: 韦其江  发表时间 2012-07-15 20:20:51 人气:
编辑按:
    立交桥下,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伫立于风中,他一度哽咽;望着“幸福之地”****之间竟被浇筑成铺满石锥的“城市森林”。此刻,他幡然明白,他将离开这本不该属于他的“家”,再次踏上一条探寻心灵麦加的栖息之地。

    据悉,在广州白云区、天河区多处天桥和高架桥底,浇筑了水泥锥,有的水泥锥阵不仅锥头尖锐、富有杀伤力,而且存在时间已长达五六年之久。只是这些足以让人产生密集恐惧症的水泥锥大阵,目前却没有一个单位出面解释原因。街坊称,这些地方曾经流浪汉聚集,自打有了水泥锥,流浪汉被迫迁走了。有工作人员表示,过去桥底聚集了太多的流浪人员,市政部门为防止安全隐患,在桥底建了水泥锥。(7月4日齐鲁晚报)

    广州作为最先******劭诔鞘校钤缃幽闪送饫此枷耄⑿纬闪艘徽锥**的地域文化。按理说,它应比其他城市更具包容度和宽容心,让每一个站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有尊严地活着,无**醺叩捅**,无**醺还笃肚睢H欢慌排抛莺峤淮淼乃嘧叮肫涿榔涿皇谴恿骼苏叩陌踩悸牵共蝗缢灯湮廴臼腥菔忻哺犹小U庑┛此撇黄鹧鄣摹俺鞘猩帧保∷埔幻娓叽笊系摹鞍亓智健保坪踉诰媪骼苏撸耗忝遣皇粲谡饫铮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基于多种原因,流浪本就是人生的不幸。在这之前,或许有的是遭遇不公的打工者,有的是妻离子散的悲愤者,有的家破人亡的孤独者......他们不愿“衣锦还乡”,不单是因为这里拥有更多的生存资源,而且还有各自不想回去的理由。相对于城市****者来说,流浪者好似其“眼中钉肉中刺”,总欲“除之而后快”,以致于在城市里我们经常能看到“猫捉老鼠”的世态游戏。

    在提倡“以人为本”的今天,看待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如何,从对待流浪者的态度中可窥一斑。流浪者这个**殊群体,并不是“城市牛皮癣”,他们每个人都有选择生存的权利,选择自由的梦想,哪怕这是多么的渺茫,多么的遥不可及。记得2008年颁布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办法》中明确规定:“不授予任何一个****部门对流浪者进行强制驱离,只能是自愿救助。”这种偷梁换柱式的**法,间接**地对流浪者进行强制驱逐,此等浅陋之举只会让城市蒙羞,让文明倒退。更荒唐的是,有的城市****者竟认为这是治理城市的良方,借鉴学习广州模式,在本地推广,在政绩上获得认可。可城市****者忘记了他们面对的是人,是活生生的人,是一群生活在城市里的边缘人。

    “富者田连仟佰,贫者无立锥之地。”作为社会底层的底层,奢望、欲望、希望是如此的遥不可及,而绝望却时刻伴随其左右。正如《论语·雍也第六》**疲骸耙惑焓常黄耙诼铩!被蛐碚獗闶橇骼苏咝闹凶钌莩薜拿蜗搿W魑鞘****者,应有悲天悯人的情怀,至少让他们有一个栖身之所,至少不能用筑水泥锥的带有暴力倾向的手段,**迫流浪者无立锥之地。诚然,一个城市不可能无限地接纳流浪人员,****者很难保证每项措施均达到“帕累托最优”,即保证至少一个人受益,没有任何人受损。但这并不代表城市可以通过浇筑水泥锥来满足****者的“森林洁癖”。

    冰冷锋利的水泥锥,宛如**入流浪者的心脏,引起锥心般的疼痛,放大了城市****者与流浪者间的现实屏障和心理隔阂。当然也会有异议:“城市那么大地方,不拆除水泥锥,也有的是他们睡觉的地方。”即便拆除后解决现实问题的意义有限,但能体现****者的以小见大行政哲学思维,因为这样**能让流浪者知道,他们仍是城市发展不可或缺的螺丝钉,对每一个流浪者不弃不离,正是城市****者不容忽视的工作职责和良心升华。”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倘若有关部门能尽快明确水泥锥****的责任,积极回应、并详解该水泥锥项目的来龙去脉。****公信力建设未尝不可以成为一次政策改良并完善的机会,对流浪者采取多元化的无缝****,灵活多变的衔接模式,不让流浪者心存芥蒂,而是心存希望,并有尊严地活下去。

    但从另一个侧面上来说,城市****和流浪者间的博弈是每个城市不得不面临的艰巨挑战,一些“职业乞丐”和流浪者常伴随和引发一系列违法犯罪问题。尽管有城市救助站,能给予最基本的衣食问题,并能****返乡的车票,但仍有许多流浪者不愿意入住救助站。这里存在多年积淀下来的现实基础:流浪者需要的是自由,无拘无束的生活;****者需要的是发展,有条有序的市容。譬如,在广州水泥锥事件中,有市民就认为很多流浪人**芫佑谔烨诺紫拢唤銎苹登诺椎穆袒垢鞘芯用竦纳钤斐珊艽蟮牟槐悖嘧渡柚煤苡斜匾W魑忻裾庋肷心芾斫猓蛭谡飧鋈禾謇锩挥兴堑那兹耍薰赜诩骸5魑鞘****部门段不可如此行政,修建水泥锥后,流浪者同样能从这里搬到那方,依旧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对待流浪者最合理的政策,不是躯**,而是收留;不是打压,而是保护。正如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先生所言:“对待流浪汉,只要他们没有违法犯罪,****要么给予其福利,要么给予其自由。”这才是治理之道,执政之本。 

    说到此,忽然想到那句铿锵有力的话语:“对待知识分子的态度标志着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对待工人农民的态度,则可考验这个民族的良心。”同理,“对待流浪者的态度标志着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更是考验这个民族的良心。”拆除水泥锥不难,但拆除心理隔阂不易;拆除水泥锥不难,但拆除深埋在心中的“水泥锥”却难上艰难。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许还有下一个“水泥锥现象”的出现,就看执政者的****智慧了。其实,简单与复杂,希望与绝望,就在一念之间,如何让这本不该存在的“城市森林”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这的确是一个问题的问题。

    (2012.07.15于贵州兴仁)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