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文人骚客

作者: 秋风秋雨LW  发表时间 2017-01-12 11:02:30 人气:
编辑按:
    过去,人们往往把一些舞文弄墨且有几分成就外加几分好色的文化人称为“骚客”,文人好理解,即文化人是也,文人和骚客联系起来,是否可归类为雅骚?

    敝人一向敬佩文化人,从不敢将之与骚客相提并论。读李白的《清平调》似有所悟,毫无疑问李白是文化人,而且是皇帝供养在翰林院里满腹诗书的大文化人,李白见了“长得君王带笑看”的杨贵妃,也有些把持不住自己,“一枝红艳露凝香”,不但写色,而且写香,不但写天然的美,而且写含蓄的美,比前面的“春风拂槛露华浓”更深一层。诗仙看见皇帝的小三,也只能“云雨巫山枉断肠”,暗地里意淫一番,文人骚客的尾巴自然就露了出来。

    近日,聆听一“大名鼎鼎”且头发稀疏花白的教授讲课,对“骚客”的理解更深了一层。他在开场白中指着自己的下身提出了一个命题:人的生殖器为什么不长在脑袋上,而要长在裤裆里?对这个问题,恕我等愚笨,实在难以回答。我想生殖器官长在什么地方,大概不是我们自己能够说了算的,这是一个漫长的自然进化过程,也是人类文明的必然选择,倘若生殖器长在脑袋上,那种乱可能难以想象,而且不论男女,假如生殖器长在脑袋上,又如何重塑人们的审美观?试想衣冠楚楚的教授脑袋上顶一个蔫里吧几的那玩意,在大雅之堂讲课时看见漂亮的听众突然勃起怎么办?

    近日,聆听另一名教授讲座,上下五千年,东西南北中,历史人伦,社会现象等,天马行空,侃侃而谈,到末了来一句:如果那天穿西服出去讲课,拿不到5000元就不好意思回家。听了“叫兽”半天的海阔天空,始终没有听明白教授讲座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只有最后一句货真价实,“叫兽”半天的唾沫星子值我1.7个月的工资。

    我尤其纳闷的是,教授何以在关于学习的讲坛上提出生殖器这一命题?想来想去,恍然大悟:能将生殖器搬上大雅之堂、半天唾沫星子值5000元的就是“叫兽”(教授),能将生殖器作为潜规则武器的大概是“勃捣”(博导)之类的吧!

    中国文人历来讲究谦恭退让、讲究中庸之道、讲究胸有城府、讲究所谓大智若愚,讲究社会责任,现在的一些“叫兽”的表现却是装B装孙子,捞钱的兴趣空前的不要脸皮。

    如今真是世道变了,那些看见银子、美女眼睛发绿的“叫兽”(教授)直接装起傻逼来了,有句很流行的话叫流氓其实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敝人不才,倘若在人多的地方(且有女性在旁)提生殖器的事,人家肯定会认为是在耍流氓。

    呜呼,之所以本人学问始终做不大,大概因为脸皮厚度不够,命里注定将是个小人物,难成大器,自然也当不了“骚客”的雅号!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