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说说身边这点事

作者: 魏风  发表时间 2017-05-08 14:24:48 人气:
编辑按:
    在基层工作时间长了,年岁也大了,看到的事情见怪不怪应是明智之举,可今天我用了这么个题目,个中原委实是无奈之枉举,请各位看官谅解吧!

    今天上班刚到机关大院,就被一个不够吃低保条件却多次要吃低保的人拦了下来,他曾经多次找我要吃低保,我无法答应他,可他一直找我们一把手,一把手不好拒绝他,就违心地答应他,可办理在我这,我很无奈。

    我们县一直推行“民主评定低保户”,这个政策,也就是“谁来吃低保,群众说了算”,可是总有那么一些人,抓住了各级LD怕上访的软肋,不管群众有什么诉求,也不管诉求合不合理,总是满面笑容地虚以委蛇,与之周旋,甚至满口答应之,殊不知,天下事均有章法,都有规矩,为什么要求干部做事要把规矩挺在前面,而其他人的无理要求就不用要规矩了呢?

    几年来我一直坚持民主评定低保户的原则,我们县的低保治理环境大大改观,GJ的民生资金相对安全,但是也不排除因为LD怕上访硬压下来让我违心办理的不合规低保,这个死结谁来解?

    根究“干部怕上访”的原因,无非就是有些群众想办成某些(不合理)事,平时不敢说、没脸说,到了LH召开期间就到ZF部门漫天要价,ZF部门LD不好拒绝他,只得违心地答应他的要求,就出现了一级压一的“传导式办事”,什么条件规则统统在怕上访的压力下被束之高阁了,社会上的一些机会主义分子就成了享受高待遇而不感谢D和ZF的优等公民了,他们欺负了干部而到处夸海口,招摇意淫,煽动一些好的群众跟着他们游走,社会的安定局面每况愈下。

    为什么一个地区一例赴省访就得市、县一把手在上一级大会上作检查?封建社会还有秦香莲告驸马悔婚呢,我们的综合治理难道“好”到不用民诉、民访了吗?民诉民访这种正常的历史现象为什么被GJ硬性规定为与处理LD联系起来呢,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告状的少,那是因为群众没有觉悟,那是因为有儒教等封建礼教在束缚着群众,群众一般能忍则忍,不愿意打官司告状,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呀,谁在不知不觉中剥夺了百姓申诉的权利呢?

    大禹治水的成功之处就在于“疏”而不是“堵”,什么时候我们治理GJ的手段到了这么低下的层次呢?为什么群众就不能上访了?上访就处理干部那是用纸去包火,是掩耳盗铃之举。

    信访作为一种社会转型和改革时期的制度是不是该反思了?百姓申诉有公检法等诸衙门,每一例申诉的案子不是急于分发到各个地区,而更应当是追究个案的办结情况,到底是当事人的无理访还是我们各级干部不作为?到底是文件出台是太草率还是基层不落实,不落实是基层财力问题还是不重视这项工作而故意不落实,要一级一级厘清责任,切不可一切问题都是基层的错,一有问题就处理基层GB。

    不合理、不随民意而随少数官意的信访制度该改改了,毕竟社会要进步、发展、和谐,人民要幸福、安康。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