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安娜的悲剧想到的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4-10-08 21:23:49
人气:

    托尔斯泰笔下所描写的安娜.卡列尼娜是渺小的,也是悲剧的,安娜最大的人生理想不过于追求自己渴望的爱情和自己想要的幸福,这在今天看来是如此的平凡,而安娜为了这份信仰不得不在贵族世界的束缚肮脏中挣扎,她抛夫离子,爱上年轻的小伙子渥伦斯基,安娜有个性解放的要求和渴望,她的感情,美丽,智慧,品德和意志似乎高出了俄国贵族阶级所默认的标准,所遭受的谴责和审判,是值得深思和同情的,至少我这样以为.

    

    安娜的个性解放在含蓄的东方文化中是难以被理解的,放到西方宗教神学里也是不道德的,她不是一个优秀的母亲,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但从人性的角度来说,她并不是一个坏女人,她的思维和思考方式最终还是局限的,她那份对爱的信仰是平凡而自私的,但她的感情是真挚的,连死亡时那份思考同样真挚.

    

    “家庭是社会发展的产物,在私有制出现以后,一夫一妻制的个体家庭逐渐形成,个体家庭的出现,是人类生活的一个进步,而家庭的性质、智能、形势和结构以及跟他密切相关的道德观念和生活原则,又是随着生活的生产方式的变化而变化的。”

    

    这让我联想到现在的一些社会现象,如果把现在的三恋(早恋、同性恋、婚外恋)和三潮(试婚潮,情人潮,离婚潮)也归为个性解放,或被一些舆论炒作为社会进化和人类进化论必须经过的“程序”那么安娜那份爱情悲剧似乎看上去已经不再那么苍白无力,安娜所处的时间历史背景和社会背景是无法接纳她的行为的,如果安娜虚伪一些,肮脏一些,不那样公开大胆追求自己的爱情,她就不愧为一个合格的贵族,可是她的感情、个性却那样真挚,她无法压抑自己对爱的那份热情,在伦理道德和个性解放的全部斗争中,安娜无怨无悔做了个性解放的祭品,她的爱情观是扭曲的,却不是病态的,而这份扭曲来自于她所处的阶级,社会背景和时代,如果把安娜的行为放到今天三恋三潮的社会现象中,那是不是应该把原因都归罪于社会,不是的,托尔斯泰出身于贵族,他始终把思考和安娜局限于场景社会,就像把一幅画不好的油画归根于风景不够旖旎,而忘了作画者主观的本质,我这样思考似乎又是一种不太合理的个性解放,不是的,我们局限于书本的思考,忘却了思考的本质,如果把安娜的悲剧乃至联想到的现在社会现象不该归罪于社会背景,而时代背景现在看来也如此勉强,那么该归罪于于阶级背景?虽然我不赞同这样的归罪,但根源必须从这里开始深入。

    

    我认为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对于家的思考要比托尔斯泰进步得多,托尔斯泰的家庭观是宗法制的,这也是托尔斯泰唯一的局限,以至于托尔斯泰年老时思想发生巨大转变也没有冲破宗法制的束缚,虽然他晚期的一些言论十分真挚,另我敬佩,但他对于安娜和家的关系链结评论是有局限的,我在前面的段落中曾引用了一段对家的观点很不错的诠释,而在安娜所处的贵族时代里,贵族阶级失去了森林、失去土地,失去特权,陷入混乱,日渐瓦解,资产者在获得森林,获得土地,取代贵族地主在社会生活中的主导地位,路力克王朝的后裔奥布浪斯基向来历来受贵族溅视的犹太籍的大资本家讨生活。而且屈就傲慢的新权贵。俄国农奴制度废除了,封建势力正在没落,资本主义秩序正在形成,俄国城市乡村贵族家庭之间的矛盾、混乱。正是俄国社会变革的产物和表现。安娜的性格,她对个人幸福生活的追求,她的爱情悲剧,归根是由这种社会阶级变革和变革中仍存在的贵族阶级束缚性形成的,托尔斯泰的局限就在于不能在阶级变革中取下宗法制的帽子,体会时代更替和阶级落差中所带来的正负级气流,抵触着安娜这样夹杂在气流中生活;思考的人,这是托尔斯泰想到而没能想通的,也是太多人想到所不能接受的。

    

    托尔斯泰对安娜抛弃丈夫、丢下儿子、离家出走、是不满意的,否定的。而安娜的家庭,如同机械一般的生活,官僚思考毒害下令人厌恶的卡列宁,安娜的青春,安娜的美丽,安娜的幸福,安娜的生活为什么一定要遵从宗法制的框架而做牺牲。这样委曲求全的个性下扼杀的灵魂每个时代都有,造成的根源也有千千万万,所以这样显然已经不能够用阶级背景,社会背景来一一诠释,最后把问题的根源上升到人性,这也是我一直对安娜乃至更多类似不同时间段的事件所想要表达的个人观点,安娜是进步的,她从那样的噩梦中把自己解放出来,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这样的追求对于卡列宁来说也仅仅是面子上和事业上的损失,卡列宁和安娜的婚姻本来就是一桩苦笑不得极不相称的无奈结合,他和安娜的结合是病态的,因为他无法带给安娜想要的幸福,他根本就不了解安娜,这样的结合和家庭本来就是错的,宗法制让太多这样的家庭一错再错下去,实在是一种谋杀人性的捆绑,应该挣扎,应该解脱,而同时托尔斯泰的思想也是矛盾的,他是一个基督教博爱主义者,也认为安娜有享受个人幸福的权利。因此对深受上流社会摧残的安娜,又抱着同情的态度,但仅只是同情,像安娜这样的灵魂,终究还是没有逃脱过悲剧。

    

    安娜是优秀的,在那个风流不宣的上流社会里,安娜大胆公开追求自己真挚的爱情,安娜是进步的,她不委曲求全于别人宗法制审判虚伪的眼光和机械的生活。而安娜也是局限的,她毕竟是贵夫人,远离人民,不能去爱工人,爱农民,只能爱她的同类渥伦斯基这样的人,而握伦斯基毕竟是一个彼得堡的花花公子,在他的灵魂里包藏着许多公子哥的恶德,虽然比卡列宁长点长处,愿意为安娜做一点牺牲,但他最多只能像爱马那样爱着安娜,对安娜的精神世界毫无了解,他只爱安娜的美貌,在安娜身材变差的时候,他的爱也变淡了,他对安娜的爱更多是一种“虚荣心”。安娜真挚的爱着渥伦斯基,并为他不惜牺牲一却,而渥伦斯基心里包藏着许多肮脏的念头,他舍不得功名,舍不得上流社会,淡薄的爱情和比安娜低的情商,使他无法明白安娜的极度痛苦,绝望的处境,渥伦斯基在安娜的悲剧中,扮演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他在事实上成了彼得堡上流社会摧残安娜的一个工具,他唤醒了安娜,又冷落了她,使安娜失掉了活下去的勇气,而安娜也是自私的,他甚至因为和卡列宁的决裂竟无法去爱自己的儿子,丧失了一个母亲应有的感情,后来又给渥伦斯基生了女儿,从这一点上我厌恶安娜,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安娜和卡列宁的感情的确应该冲破宗法制而决裂,但对于动物界都有的母爱,安娜是无知而自私的,任何女人都没有理由因为夫妻的感情而失去对子女的爱,那是不人道和非人性的。安娜最后为自己的感情选择自杀,同情归同情,而留在世上的两个孩子,渥伦斯基已经精神失常,那么对于这份自由解放个性的真爱结局,谁来弥补两个孩子的痛苦呢?就算是小说也可以构思个所以然,这也回到了我一直要表达的人性话题和结合《安娜.卡列尼娜》看到的更多存在的社会现象,在这一高点上,爱情中爱于不爱变得如此渺小和苍白,而人性的冷酷无情是否是潜藏在个性解放下的暗涌,一个悲剧以后,会不会还有悲剧?造成这样的根源是安娜的姑母?渥伦斯基?阶级变革?个性解放?社会背景?还是人性劣根……

    

    从安娜大胆追求自己的幸福而到幻灭的整个悲剧过程,以及联想到的现在整个世界社会中的三恋三潮热现象,我想托尔斯泰活到今天的话,博爱的思想一定会让他改写安娜的结局,但对于文学那就不完美了。

    

    说了几千字的人物、社会、人性、哲学分析的废话,介于几千字的废话基础上,我愿意回到文学的角度上予以安娜艺术形象分析。

    

    安娜的艺术描绘是成功的,她有做悲剧女主角的潜质,托尔斯泰花大量笔墨写安娜的美,不是偶然的,这和作品的主导思想,情节结构都有关系,在塑造安娜形象的过程中,托尔斯泰始终始终非常注意揭示和描绘安娜外形和内在的美,描绘了她深挚的感情和从容的风度,使安娜这个人物成为一个迷人的形象,而往往就是这一类的人物形象,在文学作品中最容易造成悲剧,这也是文学作品中大部分作家擅长使用的手法,用美来烘托悲剧,就如同把红色的颜料抹在白色的纸上才能彻底展现红的质感。

    

    安娜在自杀时的描写非常好,她的心里仅想着怎样才能立刻就死,她绝望了,也麻木了,没有一点对死亡的恐惧,仿佛在做一件很平静而普通的事情,看不到一个女人的成熟和坚强,像一个小女孩般结束自己的生命,这种唯美的死法是不多见的,或许她认为是一种解脱,而就在死亡将至的时候,她似乎清醒了过来,也许那只是一种本能的求生欲望,她还是不懂,火车残忍辗过的一刹那,她居然在深深的自责,那自责里,有不可理喻的迂腐,也有真挚的感情,可却没能看到生命中的那些责任,而不是捆绑,有点遗憾。

    

    一个视爱为信仰的生命就如此残忍简单的结束了,想想安娜实在可笑,这种生命的玩笑可以局限住角色的思维,不知道对读者又会起怎样的效果,欣赏为信仰而自杀的人,但不喜欢把愚笨的爱做信仰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如此有身份,她的死揭示了一些严肃思考的“背景”问题,也没忘了揭示他的愚蠢,所以我喜欢对她自杀的描写,她的生命除了扭曲的爱一无所有,那些华丽体面的背后如此匮乏……

    

    安娜的整个描写是成功的,但对于善于思考的读者,她的整个人生岂不是太可笑了,其实要是在她临死一刹那火车停了,那份让她清醒求生的欲望也许会让她重新审视自己,度过一种前所未有的生活……

  

责任编辑 笑笑眉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