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笔魂(一)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4-10-24 21:35:16
人气:

    前言

    在5年前,我就想写一部这样的小说,我想现在有更好的经历和灵感来完成这样一部小说,在写这部小说之前,我反复问自己到底该不该写这样的小说,会不会给我的网络写作带来不好的口碑,或者会不会连在网络上发表的机会都没有,最后我觉得应该写这样一篇小说,小说以一个出生卑微的文学爱好者对理想的热爱和追求到人性的绝望和灵魂的堕落的整个过程艺术表现,来折射一些社会问题和现代文学以及传统文学的一些劣根,当然我没想刻意去批判什么,也没能力和资格说这些得罪大儒的话。

    

    文学是什么,写作又是什么,我认为在艺术学中对于人类做出最大贡献的恰恰不是文学,而是音乐,音乐是很平民化的东西,尤其在今天这个时代,任何人都可以去享受音乐,任何人也都可以去热爱音乐,不因身份,教化,贵贱,学历思想来驳斥一个人的欣赏水平,喜欢爵士和喜欢金属的人,喜欢古典或者喜欢RB的人,无论是学业派还是桀骜的地下乐队,一样能带给同属性人群精神享受,不管热衷于音乐是否能带来物质的回报……

    

    我之所以搬出音乐来和文学做比较,是想说明同是精神文化,音乐似乎进化的要比文学更先进一些,虽然现在玩音乐的人都知道音乐里同样有一些肮脏的社会文化所带来的辐射杂质,那是社会文明的问题,不应该在这里谈,而做为精神粮食的文学,在这个新时代里逐渐失去了本质,无法对人类文明做出促进,也无法给人精神世界普及而有质量的前进,所以我写《笔魂》

    

    我不赞赏传统纯文学的写作,物质时代带给人类的物质享受远远超过了发展懈怠的精神社会,文学在文明时代里作为精神文化中第一个迷失方向的文明,逐渐坠入商业化、娱乐化、低智化、国民阅读率的普遍低下,不得不使在新时代写作的每个中国人重新审视写作,定义文学。

    

    文学区别于其它精神文明其最神圣特征无非是时代的使命感,每个时代写作的人,都有义务面对这个时代的优缺,表现最真实的精神艺术,任何写手乃至作家都不应该用豁达一词巧做借口逃脱写作的义务而求全追求伪文明的个人成功,那么假如一个数学老师是不是看到一个蛮横的高干子弟学生的作业本写着1加1等于10,也要说不招惹问题是一种高尚?豁达?如果一个学校一个省份的学生都被误导为1加1等于10,这个老师仍可以是一个待人宽容的好人?我不知道这样的文化现象为什么一直被许多人乃至一些大儒学者默认促进发展,一些新时代文学爱好者玷污了豁达一词的本意,这不是人与人的交际,人与人闹翻了,豁达是挽回一份友谊,减少一份烦恼,而社会有问题了,文化有疾病了,我们不下药难道等着上帝和谬斯来自动修复?写手们有了啊Q精神,却遗忘了鲁迅精神,即使自己没有也要极力扼杀抨击有的人,实在是阻碍文学与世俱进的贱性和劣性,文学在新时代里,还有很多义务和使命,世界文明并没有进化到精神与物质都共产社会主义化;可以追求唯美纯文学的乌托邦境界,写作不止是私人的雅兴嗜好,也有给阅读者一个真实表现艺术的责任,这是写作者和阅读者的“分工”区别。

    

    说完了现在文坛文学现象中的误导现象,我想《笔魂》会把下一个提出的问题表现的淋漓尽致,即当今文坛的普遍低智化,商业化和娱乐化,不是说这样写彻底不好,现在的一些文学网站和书刊一味倡导写手这样写,形成了一种主流,甚至是一种娱乐,挖掘了很多此类的写手作家,投资大,却不知道花几千万一味培植这一类偶像写手能给中国人的文化生活带来多少充实感,写作毕竟不是音乐和绘画,虽然它们有所联系,音乐人出盘专集不管你爱听不爱听,赞不赞赏音乐人的音乐风格和音乐质量,在音像店里一播放,还是能给所有路人带来艺术氛围,而文学里的属性写作只能狭隘的满足一部分人,同样花钱找精神享受,姑且不论精神文化的升华,更多人宁愿花钱去玩网络游戏、唱歌还能得到对自己更有质量的放松和享受,文学本来就不适合纯娱乐化,这也是国人阅读率下降的一个原因方面,为什么要把文学和哲学及心理学社会学孤立开来倡导文学呢,文学和这几门学科才真正联系精密,只有将文学质量拉到属性相符的领域联系里做主流倡导,才是中国文学真正该走的发展之道,就像如果把姚明拉去当模特,不是说不可以,那么有谁认为这样的现象对T台和篮球行业的发展能起到积极有质量的作用呢?我曾经问一些朋友,如果有一百RMB,你是愿意去娱乐还是买书看,几乎所有人选择前者,这也说明了文学为什么逐渐趋向于娱乐化,但即使文学能成为完整的商业娱乐产物存在,再问同样的问题,别人我不知道,如果是我,我宁愿买盘周杰伦的CD或者去玩《反恐精英》,或者找个朋友到酒吧里喝点啤酒聊点什么。至少一本真实有可取性的书作是有阅读质量的,如果作品有所哲理,将会使阅读者受益。如果把《蜡笔小新》和《那小子真帅》放在一起做娱乐选择,别人我不知道,我肯定选前者,因为娱乐质量更纯粹些,当然我这样说并不是针对白井仪人和可爱淘,文字是不应该有禁锢性的,只是大主流必须放在属性相符的路上,才能带动周边任何属性的同文明真正意义发展,文学不是恐龙化石,它的价值在于与时俱进的艺术表现升级和精神倡导的合理性,“写作应该清澈些,干净些,快乐些……”这些听多了,是不是也应该真实些,有质量些!

    

    我是众多80版网络无名写手其中的一个,却常流浪于80版和90版写手的文学网站,很简单。80版的写手大多喜欢不染世俗的清澈纯文学,这种归真的境界不符合物欲时代里所有的文学作品,文人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像,也得生活,也有喜怒哀愁,也有骄傲和不满,具备完整的人性七宗罪,庄周不错,但那个时代的文学和哲学是建立在低级生产力文明下的,徐志摩动情,但他也得生活,也要吃饭,也有七情六欲,如果饿着肚子,心情混乱,性格卑劣,老庄还能隐居山林与浩瀚宙宇为归?志摩还能写《再别康桥》?现在的读者更关心的作品是能对自身带来效益和质量的笔墨,喜欢智慧的问题思考,而不是神圣高洁的个人品位广告,一些玩音乐的朋友告诉我,音乐中的人才不是那些照着谱弹,琴艺高超的学业派主角,那顶多是一个不错的演奏者,不能算优秀音乐人,因为他们的音乐里没有自己的灵魂,而那些有思考的音乐爱好者才真正可贵。哪怕他学艺不精,思想疯狂,手艺可以后天补来,但天分者不可多得,我想文学中也是这样,说起80版也让人想到韩寒,那本来是一个用灵魂思考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家,可悲的是,我们的民族裂根性在文学世界里清晰可见,那些一心追求清澈文学境界的大儒学者,在看到一个桀骜勇敢的才士提出引起思考的意见时,采取了抨击和扼杀的各种与之追求境界不相符虚伪和肮脏的手段,更误导了不少才跨入写作的文学爱好者,是谁应该得到尊重和支持?人们把韩寒称为个性作家,所谓个性,在研究中表明是只能捧其欢欣而不准惹其怒的我行我素我做主举动,韩寒真是这样的人吗?他喜欢坚持自己的想法来分析事物的错对,一份真挚真实的思考就应该得到尊重,一个不断有问题提出的社会和民族才是进步的,如果谁都不去发现问题,问题还会自行化解?像这样有想法的作家是不可多得的,那是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灵魂,而不像那些躲在大儒的龟壳里写作的躯壳,不肯听取任何与自己想法不同不爽的意见,无耻强做借口无中生有,我想个性一词更应该给这些人,一粒疾病不被发现只有传播的可能,而没听说过会自行分泌抗体,自行痊愈,那么医生都有错了,韩寒有个性解放的举动,文坛可以包容春树选择的自由的生命状态,这些大儒却无法对韩寒选择的生命状态做出他们所谓的豁达,中国13亿人,就会有13亿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和生命信仰,那些以纯文学标榜学识的些许贤士,有的就像算命先生一样,即使现在的韩寒进了红河车队,写起了武侠……我想在《笔魂》前言里对韩寒这位80版前辈致与我的敬意。

    

    徘徊于90网络文学的时候,不得不被更多强烈的娱乐气息所排斥,90写手成熟的要比80写手更快,也有很多敏感而有才华的网络写手,但所倡导的偶像娱乐文学和商业文学,是否把天真而不具备完整思考的孩子们诱导到一个大的艺术退化主题中,脱离了本质发展的主流,等到20、21时代的中国文学,恐怕连80文学都赶不上了,我想如果我生在90的话,一定去学计算机做网络游戏了,看到大量90年代的网络写手出现,不知道是好是坏,孩子们的写作是快乐的,这是好的,写作并没有影响他们的年龄生活,可当一些孩子做出深刻思考的时候,娱乐和商业化文学已经深如了他们的骨髓,扼杀了他们的思考和更强的灵感创造,可悲的是很多80写手也一味为这样的写作付出超支的创作时间和激情。肉体滥交的爱情成人文化越来越多,使90文学失去了灵性,这样的现象是社会还是文学错流倡导造成的。

    

    最后说一说我自己的问题,也许我不该选择写作,在文学系里,我是每次补考都有名字的差生,在网络写作里,我的作品通常是点击最少的那种,偶尔有人没看完发了帖子,问我后半部分说的很详细的那些问题,或者批判很垃圾之类的评价,大多数时候是一些网友发了聊天的帖子给我,不懂文学的我却在13岁热衷起写作,敏感而骄傲,写不出像样的东西却时而羡慕而后妒忌成功的写手,性格不好,习惯孤独但不爱封闭,所以千万不要把我说的东西认为是对的,而这些观点也仅代表我个人的思考,《笔魂》里塑造的人物能找到一些我不好的影子存在,不可否认我的性格和水平会让《笔魂》这样的作品质量大打折扣,但没有人写这样的作品,所以我就写了。

    

    《笔魂》——给视写作为信仰和独立思考的人。

    

    琉璃姬

    2004-10-17

  

责任编辑 笑笑眉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